欢迎莅临参观! 欢迎【 免费注册为新会员 】 一般访客请将鼠标指针移动到〔主要选单〕即可显示下拉式选单,点选您要参观之选项,即可进入本站参观!会员请先登入。  
 帐 号  密 码
 
欢迎参观 中国会馆
站内搜寻
登入 | 注册 首页会馆新闻资料下载会馆文化会馆之家会馆政务会馆图片排行榜

当前位置: 首 页 >> 会馆资料分类 >> 会馆历史

 会馆历史: 回忆芜湖沦陷前后的一段经历



回忆芜湖沦陷前后的一段经历
作者:翟其寅
发布日期:2013-01-28    发布者:学习和文史委员会
http://www.wuhuzx.gov.cn/NewsDetail.aspx?pSysID=2710
回忆半个多世纪以前的往事,最使我难忘的是,芜湖沦陷前夕,在敌机连续三天轰炸市商业区的漫天大火中,我们乘坐一只漏水的乌篷船(小划子),连夜出江逃离乡梓的坎坷经历。
1937年,继七七事变之后,8月13日日军又在上海登陆,一场全面的抗日战争爆发了。那年我13岁,在芜湖西门詹家巷商会小学念六年级。在如火如荼的抗日救亡宣传运动的影响下,“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忧患意识,在我幼小的心灵上萌发。从那时起,读报纸,听广播,便成为我的习惯。我的床头放有一台收音机,是舅父陈家琮送的。每天早晚,我都要定时打开收听新闻广播。晚间,家母陈家督促我们姐弟温习完功课,我便迫不及待地扭开开关,一面洗脚,一面收听当天消息,钻进被窝里继续默默地听,经常听得睡着了,忘记关上机子。
当时,我家住在韦家大院,据说是韦昌辉建立的韦氏宗词,后改为居民住宅。此屋系我祖父肇周先生租赁的,每月租金达40块大洋,与十里长街上耸立的上海银行大楼隔河相望。韦家大院门前,是一条东西向的、与青弋江平行的石板路,名曰“库子街”。横跨过门前的石板,紧挨着河沿是一片空场,长不足15米,宽约2米多,是我童年玩耍的地方。站在这里,便可以把沿河两岸的风光一览无余。9月,淞沪战火方炽,有一天我放学回家,抛下书包,唤着小狗到门外玩。我扶着路边的电灯杆,任随狗儿在空场上撒欢,眺望下首的洋桥上(原名利涉桥,今名中山桥)人来车往,听着上首河对面的徽州会馆的码头上,搬运工人们的号子声,好一派热闹景象。忽然,我隐约听到了飞机声,一瞬间,便有4架飞机出现在河北商业区上空(青弋江贯穿芜湖市区中央,将芜湖一分为二,与长江汇合,俗称青弋江北岸市区为河北,南岸为河南)。此刻,紧急警报的汽笛才仓促拉响。只见飞机朝我头顶袭来,头一架飞得特低,像是擦着上海银行的楼顶滑下,机上飞行员的头盔和机翼上的膏药旗标志,都能看得清楚。当它飞临青弋江上空时,大概它已看清了此处是两江的汇合处,于是便转了个90度的急弯,向青弋江上游飞去,后面的3架敌机尾随它向东飞去。因为敌机是首次侵入芜湖领空,我想起来并不后怕,反倒有点纳闷:为什么此次敌机没扔炸弹,也未扫射?当晚,我收听广播后才明白,当天南京附近上空发生过激烈空战,那么,这4架敌机一定是被国民党空军打懵了,逃窜到芜湖来的。难怪它们队形紊乱,慌里慌张地逃命呢!由此,芜湖谣言四起,妄传什么芜湖有黄鳝精,口吐烟雾,遮住了鬼子飞行员的眼睛,不敢轰炸芜湖,所以幸免于难。
正当谣言不胫而走,越传越奇的时候,10月的一天(农历九月十七日),敌机偷袭芜湖飞机场,炸毁了跑道上的4架国民党飞机。这一炸,芜湖人反倒清醒多了。
家父本槐和二叔梦熊一直忙于公务,无暇顾及家中的事。自1933年祖父肇周逝世后,在漕酱坊世交长辈的敦邀下,家父辞掉了芜湖泾县公学校长的职务,承袭了祖父的遗缺,继任了芜湖商会执行委员、漕酱公会主席的职位。抗战军兴,又代表商会兼任芜湖各界抗战后援会财务组负责人。二叔任商会小学五年级的级任。他两人公务都十分繁忙,尤其是家父经常忙到深更半夜才回家。这时,他俩也不得不坐下来,连夜商量家务了。
当时,他俩达成两项共识:一是将古董装箱待运,二是送妇孺出城躲避空袭。无疑,上述两件事皆为我们家庭的当务之急。看得出,我家的这两位主事者,已洞察出当时战局的趋向,觉得不容乐观,所以从最坏处开始着手准备。
我祖父肇周先生服务商界,以收藏古董文物为其业余爱好,他将一生的积蓄几乎全花在这上面了,这些古玩,大都从芜湖败落的大家子弟手中流散出来的。祖父收藏品以各朝名家书画为大宗,此外还有青铜器、名贵瓷器、玉器等,其中多为珍贵的真品。祖父总是将那些最珍贵的画卷珍藏在自己书房的橱柜内,便于随时取出观赏,爱不释手。另外大部分古玩书画都收藏在前后两座楼上,祖父每天一有空闲,便爬上梯子,到楼上翻箱倒柜,找出他想看的画卷,带下楼来,挂在前厅的墙上,一边晾晒,一边欣赏。然后,把小包樟脑粉末,夹在画卷边上,用手拧紧卷轴,直到发出“吱…吱…”的响声为止。再不厌其烦地扛上楼去,细心地把它们收藏起来。祖父逝世后,这项工作便留给二叔完成,但减少到每年只拿出来集中晾晒两次,二叔总是叫我做他的帮手,一干就得十天半月。有一次,二叔不慎踩滑了脚,险些掉下楼来,实在吓人!
据毓芬大姐(现改名翟玲)回忆:日本驻芜领事曾打过祖父收藏品的主意。1932年,祖父还在人世,汉奸陶惜芬(当时为日本领事馆一秘)陪同日本领事坐车来韦家大院,以欣赏祖父肇周先生收藏的名画为名,威胁利诱,出大洋8万元,企图买走全部收藏品。祖父肇周先生是位爱国者,他本来就对日军强占我东北三省义愤填膺,如今又妄图强夺自己的心爱之物,更加不堪忍受,暗下决心:此次决不让小鬼子如愿以偿!他不卑不亢地说道:“领事先生,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君子不夺人之所爱’。更何况,中华民族文化源远流长,民族的尊严,是不能用金钱做交易的!”婉言谢绝。
1933年冬,祖父肇周先生患脑溢血逝世。1936年夏,祖母翟陈氏亦相继去世。因为两位老人都是在战前病逝的,街坊邻里都称道我家的先祖父母为有福之人。可是,有谁能预卜先知,先祖父母遗留下大批古董文物,对于身居乱世的子孙来说,其负担又是多么的沉重!
战事越紧,家父公务就越忙。如今,他和二叔决意要将祖宗的遗物,运回祖籍泾县茂林附近的翟村山区藏匿起来,不让日本鬼子染指。这必须马上动手清理,装箱待运。家父首先叫张运楼大师傅拿着自己的名片,出去购买装卷烟的空木箱,张师傅一下便买了二三十只空烟箱回来,每只烟箱足有中堂上摆的八仙桌那么大。剩余的装箱事宜,家父实在无暇过问了,只得交给二叔。清理、搬抬、晾晒、掸灰、擦洗、包扎、装箱、登记等诸多琐事,既费力,又费时,除张师傅帮着干之外,两位姐姐和我自然也派上了用场。干上一天下来,个个都像刚从煤炭堆里钻出来的灰鼠似的。
过了几天,我们便下乡躲空袭了。几辆人力车拉着家母陈家、婶娘王玉珍和妇女、孩童一行10余人,来到距芜湖城20公里的三山镇。当时是个小镇,只有一条不长的街,但是,小镇中的街道、房屋都很整洁。下车后,将我们安置在街另一头的财主家里,石条砌的门楼,朱漆的大门,宽敞的大瓦房,气势不凡。在这兵荒马乱的年头,乡镇上并不安宁,经常有盗匪和散兵游勇出没,财主家的朱漆大门总是紧闭着。我们到这里来,为了防止发生意外,女人们一律不准出门,到街上抛头露面是绝对禁止的。纵然是我们孩童,也只让在院内玩耍,不准越朱门半步,与外面世界全然隔绝,音讯杳无,只有在芜湖来人探望时,才能听到点滴消息。在这里,一住便是几十天,比软禁的日子还难熬!
国民党军队在淞沪进行了消耗性的抵抗,坚持了3个月,11月11日上海失陷。随后,日军分四路进攻国民党政府所在地南京,局势更加混乱。在杭州湾登陆的日军,为了切断国民党政府的退路,沿公路线西进,经杭州、广德,直逼芜湖。这时,上海、苏州、无锡一带的难民,分水陆两路成批向后方逃亡,同时,敌机亦加紧了对难民的狂轰滥炸。当时,长江里的10多艘大轮成为运输的主要工具。11月下旬,英商怡和轮悬挂“米”字旗,载着满仓的难民,前往武汉,当它驶抵芜湖码头时,遭到4架日军飞机的轰炸,客轮上1000多难民幸存无几,惨不忍睹。
就在怡和轮遇难之后,从12月5日起,敌机连续3天,分批轮番地轰炸芜湖市区、长街、二街、车站、码头,损失极为严重。
当时长街的店家,门墙梁柱都为木结构的,加之,又是长长的深宅大院,街北的店,从长街一直延伸到二街;街南的店,从长街一直延伸到河沿。一旦遇到火灾,却很难救灭。因此,当敌机连续3天轰炸芜湖市区时,扔下了大量的燃烧弹,眨眼间,整个长街立即成了一片火海,火龙像疯魔似的吞噬着长街上的一切。据史料记载:李鸿章家族在长街陡门巷口开设的大典铺,存当衣物,悉数被烧毁。有百余年历史的张恒春国药店,向以库存各种药材充足著称,燕窝、人参、银耳、鹿茸、羚羊角,应有尽有。1937年12月初,“日机狂炸芜湖,张恒春店面被焚烧一半,库屋全毁,所存底货价值达六七万元,欠外债40余万元。”这些历史资料虽然是点滴的记叙,也可见一斑。
敌机轮番轰炸芜湖,不时引起三山镇大地的震颤。家母坐在屋内,暗暗流泪,坐立不安。那天下午,她毅然地抱起襁褓中的其内弟,牵着我的手,坐上人力车进城。已读芜湖女中的毓芬大姐,看见我们上了车,像受惊的鸟儿哭叫着扑过来:“妈,我求求你,带我进城看爸爸!”大姐的话,像针尖扎在母亲的心上,她心里明白,大女儿聪明好学,家父特别喜欢她。家母只得叫车夫停下,将大姐拉到车内。当我回过头去,看见温顺文静的毓华二姐,牵着不懂事的毓蕃妹,还伫立在门口向我们招手。
在朔风中,车夫吃力地拉着我们跑,寒风刺疼着我们的小脸,母亲将我们三个孩子紧紧地搂在怀中。大家都沉默着,只见公路两旁熙熙攘攘的难民潮,逆我们而行,滚滚向南。路上,唯独我们这一辆车向北,难民们都用惊异的眼光,向我们车上投来一瞥。从芜湖逃出的熟人,好心地拦住车,关切地说:“敌机还在轰炸芜湖,大火冲天,人跑空了,你们回去干什么?”他们哪晓得家父仍留守在芜湖。
车到库子街,天已尽黑。偌大的一座城市,不见灯光,不见人影,隔河的火焰,随风呼啸,热浪翻腾,不时发出阵阵噼噼啪啪的燃烧声,有时夹杂着轰隆的爆炸声。
走进家门,一眼便看见家父、二叔们端坐堂前,家母才放下心来,大姐扑向父亲身边,但是,父亲用责备的眼神注视着母亲,帮忙看家的姨奶奶(先祖母的亲妹杨陈氏),手捧着水烟袋,忙站起身让家母进屋休息。堂前那盏暗淡的煤油灯火花,在玻璃罩下跳荡。环顾四周,我好像发现这是个陌生的家,这里,已经失却了昔日的生机、亲昵和欢乐,一切都陷入恐慌和不安之中。房里屋外,杂乱无章,厅堂内、屋檐下、过道里,大木箱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这些箱内装着祖父遗留下的书画文物。装箱之后,正临深秋,河浅水枯,到处联系船家运输,终因这批木箱大而重,小船不负重载,大船吃水又深,无法溯青弋江上行泾县。敌机对芜湖的几天轰炸,预示着敌军已逼近芜湖。此时此刻,眼看着先祖父心爱的书画古玩将要落入敌手,家里人个个心急如焚。
晚9点多钟,舅父陈家琮突然出现在我家堂前。他原先是国民党迫击炮团的一名排长,曾参加过淞沪前线的战斗,随后该团被打散,才回到芜湖。今晚我一家人正愁眉不展时,舅父意外地站在我们面前,真像观世音下凡救苦救难来了。他说:“要走就马上动身,船还能有办法!”从他嘴里才知道,芜湖江、河内所有大小船只,都给国民党军队派差拉走了。当时唯有一线希望是,芜湖师管区的张健连长答应解决一只船。舅父同家父匆忙商量了一会,便径自奔师管区去了。不料,张健连长的船已经开拔了,于是,他又急忙下河沿搜索,碰巧遇上一只小划子,船老板正要载自家的妻儿出逃。舅父再三求船老板开恩,只要愿意另带上四五个人,芜湖师管区的这张封条归他。舅父告诉船老板:“这张封条只要贴在船头的桅杆上,就谁也不敢上你的船,保准在大江之上畅行无阻,平安无事。”船老板估摸此招保险,欣然同意。舅父立即返回,接家母和我们三个孩子连夜登舟。
此刻已是午夜时分,刚一出门,对河的大火,像在我眼前燃烧,一股汹涌滚烫的热浪,劈头盖脸地迎面扑来,吓得我倒吸一口气,打了一个寒战,向后退了一步。我定了定神,瞥见对岸沿河的水中,从东头到西端,全然是一条火龙的倒影,随着江水不停的摇晃。我再眺望陡门巷口的李家当铺,那高高竖起的白底黑字大“当”字牌匾,正被烈火烧得摇摇欲坠。
小划子隐藏在距洋桥不远的水巷子下面。这巷道仅一米多宽,十几级台阶窄而滑,我们就着火光,小心翼翼地顺石级而下,依次登舟,挤进芦席篷的底舱。家父低声叮嘱了舅父几句话,把母亲和3个孩子托付给舅父,便上岸同我们挥手告别。我们都很伤心,骨肉的生离死别总是很痛苦的!
小划子启动了,船老板掌住舵,舅父低着头吃力地从船舱底一盆盆的往外舀水,这时,我才明白这是一只漏水的小划子。因为船老板为了保住它,故意将船底凿穿了一个洞,才躲过了国民党驻军的封用。不一会,小划子从洋桥底下钻过,驶至两江汇合处的江口,住左一拐,扯起白帆,顺江颠簸而上。
家母掀开篷后的布帘,我趴在她的腿上远眺,惊讶极了!
芜湖码头一带焚烧的火焰,乘着江上的风势,燃烧得格外猛
烈,将这浩瀚的江面映照得如同白昼一般。从码头到江北的
裕溪口,整个大江的上空,都笼罩在光彩耀眼的红色天幕中。
在幕帐下边,水波起伏,恰似无数条彩色缎带在抖动,点点帆影漂浮,一派百舸争流的梦幻世界。尤其是,江风席卷着南岸焚烧的灰烬洒落下来,闪闪烁烁,如泪珠喷涌,又如血雨纷扬,把这巨幅的纱幕,映衬得是那样的深邃,那样的空旷,那样的恐怖!掌舵的船老板哀叹地说:“烧吧!烧吧!我们芜湖是在劫难逃啊!”
火光,渐渐地退远了,直至在船尾消失。
翌晨,我被一阵粗野的喊声惊醒。舅父连忙从船头站起身来,操起山东口音(他曾在山东驻扎过),向江心大船上的军人答话。少顷,张健连长忽然从大船舱内钻出来,向舅父询问究竟。当他明白了我们的情况后,便命令他的大船向我们的小划子靠拢,然后调拨给我们一条稍大的木船,并留给我们几天的米粮和蔬菜,便匆促告别离去。张连长留下的酱菜中,有小缸装的安庆胡玉美豆腐乳,像酥糖一样一小块一小块的,味美喷香,毓芬大姐特别爱吃。现今她谈起这件事,仍然津津有味。
一天傍晚,船驶抵贵池,天色有变,风大浪急,舅父便决定让大家上岸休息,找了一家小客栈,将我们安顿下来。的确,连续几天挤在船舱里,鞍马劳顿,蜷曲着腿,大人小孩都已疲惫不堪,当时能有个伸开腿睡觉的地方,真太够味了。深夜,暴风骤雨大作,我脑子里马上闪过一个念头:“长江无风三尺浪”,我们庆幸躲过了这场天灾!我们第二天登船继续西行时,却看到江面上有许多漂浮物,方知道昨夜的风浪,击毁了多少难民的舟船,又有多少无辜的百姓葬身鱼腹!老天爷睁开眼看一看,这场天灾加人祸的劫难,实在惨绝人寰。
又一天,船过马当要塞,我亲眼目睹了国民党军队紧张堵江的场景,他们企图用堵江的措施阻止敌舰通过。我低头看到下沉的船何止千万?有的桅杆伸出水面,有的船尾翘得
多高,好像它们还在倔强地挣扎!大江之上,只留有一狭窄的水道,让逃难的船只临时通过。要塞岸畔,停靠着一排排待沉的木船,军人们正朝木船上一锹一锨地抛石子,填满一船,就命令小轮拖带到指定位置,再向船舱放上两枪,江水便从枪眼灌进舱内,打着气泡,徐徐下沉。这是一项劳民伤财、毫无效应的浩繁军事工程。
我们木船驶抵江西省九江,听说有大轮直达武汉,便告别木船登岸。舅父去轮船码头买票,我们母子4人偷闲逛大街。九江的沿江马路,是一条宽阔的柏油大道,路旁的店面鳞次栉比,货架上摆着著名瓷都景德镇的产品,琳琅满目,美不胜收。昔日这条街像是专做过往旅客生意似的,但是当时,光顾的人少,买卖不景气,显然这里已经受到战争的影响。我们走了一家又一家店铺,兴致不减,流连忘返。家母对这些精美的瓷器,更是爱不释手,她选中了一套细瓷盖碗,买下了,并给大姐和我各买了一对画了龙边的小碗,以资纪念。
舅父买到了大轮票,当天,我们一行5人便登轮直驶武汉了。
1937年12月中旬,我们安然抵达武汉,当时,武汉已成为战时的政治中心。一登上汉口的江汉关,立即便能感受到这点。报纸、广播、标语、口号、宣传队等救亡宣传活动搞得热火朝天,给人以莫大的鼓舞。
汉口,毕竟是座大城市,租界又多,所以,马路上奔驶的汽车、马车特多。在江南的城市里,马并不多见,更谈不上有马车了。马车,能坐人,能带行李,马跑得又快,因此,舅父雇了一辆马车。我们小孩子觉得非常新奇,于是,我不愿坐在车内,硬要站立在车旁的搭板上。马在柏油马路上有节奏地奔驰,马蹄的响声特别好听,我听得出了神,不知不觉地松开了手,我的身体便向外倾斜了,摔在马路中间,大家都惊呆了!我却像没事似的,爬起来,拍打掉衣裤上的灰土,重新上了马车。
我们落脚在怡庆里。这里有两排相对的二层楼房,两边各开6扇大门,每扇门内又分楼上和楼下。怡庆里是李师长的私产,他是我舅父的上司。我们住在李师长夫人隔壁的楼上,楼下住着国民党阵亡将领刘师长的遗孀和女儿,她们
母女都很和蔼可亲。刘师长的女儿,当时已是个中学生,我经常走过她的房门,总见她俯首桌案,埋头用功,从来听不到她的声音。
我们在汉口暂时安定下来,简单地度过了第一个流浪年。“每逢佳节倍思亲”,芜湖沦陷已有时日,仍然没有家父消息,无法知道他身在何方?母亲和我们都沉浸在思念和惆
怅之中,因此,这个年,大家均无心过它。家母仅有的一点
精神安慰,就是大姐和我都在汉口考取了学校。毓芬大姐插班在一所女中,我录取在上智中学读初一。上智中学在大智门外球场路,距怡庆里足有一二十里路,只有住在校中,开始独立生活。不过,李师长儿子与我同校,他年纪稍长,年级高,我在校中,时常得到他的关照,我们每周回家一次,往返坐车当然是沾他的光了。在这期间,舅父陈家琮也参加了无线电学校的学习,后来重新走上抗日前线。
一个周末,家母领着大姐和我到一家著名的电影院观看美国影片《出水芙蓉》。正片开演之前,先加演新闻短片(当时武汉各家影院均如此),那天加演的是八路军表演操练大刀英勇杀敌的场面。在“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的歌声中,战士们精神抖擞,动作整齐,博得全场观众的热烈掌声。 电影散场后,机灵的大姐毓芬,意外地看见两位芜湖同乡,领着他们的眷属也在看电影。家母高兴地上前招呼,原
来他们都是家父的知交,在异乡相遇,喜出望外。他们告知家母:“本槐先生一路上都在找你们,沿途贴了许多寻人启事。现在他们都在桐城,住在张师傅家里。”我们回怡庆里后,大姐即刻以家母的名义,给父亲写了信,不多久,果然收到来自桐城的回信,几个月来,家母心内压着的一块石头,此时此刻才算落下地,在她的面颊上头一回绽出了笑容。
又过了一两个月,家父、二叔一行人,经过长途跋涉,平安地来到汉口,与亲人团聚。家母望着久别重逢的丈夫和两个女儿(二姐毓华和大妹毓蕃),长时间讲不出一句话来,最后她感慨地说:“这几个月真是度日如年啊!”
其实,家父一行人的逃难经历,更可谓历尽千难万险、颠沛流离之苦。
芜湖比南京早三天沦陷,上海撤退仅一个月,芜湖即陷入敌手。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前一天夜晚,家父才带领家人,随专员等政府留守官员三四十人,最后一批撤离芜湖的。遗憾的是,祖宗所遗留下来的书画古董已无法运走。临行前,只得悉数托付孤寡老人杨陈氏照管,这本是个不得已而为之的无望措施。
一路上,难民像潮水流向远方。他们拖儿带女,饥寒交迫,喝不上一口水,吃不到一顿饱饭,机械地挪动着两条腿,没有止境地走向后方。尤其险恶的是,难民潮经常处于前有土匪骚扰,后有日军追击,上有敌机轰炸的境况下,他们经历的艰险程度,实非常人所能想象。二叔一家人,途中不但遭遇过土匪的抢劫,随身携带的活命钱被抢掠一空,而且,由于敌机在沿途狂轰滥炸,二叔的一个儿子就被炸得血肉横飞,死于非命。家父、二叔一行人,就是这样逃亡到皖西桐城农村栖身。
在滞留桐城期间,家父得知一件不幸的消息:日军侵占芜湖后,就将韦家大院变成了马厩,野蛮地把我的姨奶奶杨陈氏赶出家门,在抢走那几十箱书画古玩的同时,还把厅堂、房间内的地板撬开,掘地三尺,就连后院祖父肇周先生亲手栽种的石榴树下,女人们埋藏的一些银元和金银首饰,也不能逃脱这场灾难。
家父逃亡到武汉后,局势日趋紧张。敌机对武汉的空袭越来越频繁,几乎每晚必至,每次敌机来袭,也只不过那一两架,竟敢飞临武汉上空耀武扬威,搅得居民们半夜不得安睡。等大姐和我学期考试一结束,便于1938年8月,由家父率领我们再一次踏上流亡的征程,逃亡到湖南省常德沅江之畔的一座小镇陬市镇。
这期间,国民党当局步步退让,在马当采取沉船堵江的措施,也未能阻止敌人前进,1938年10月25日,放弃了武汉。在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内,国民党军队从北平、天津、
上海、广州和武汉一直败退到四川峨眉山上,致使大半个中
国的土地上,到处升腾起烽火狼烟。在此后的岁月里,我们全家逃亡大后方,浪迹湘、黔、滇、川诸省,直到抗战胜利,方才返回魂牵梦绕的家乡芜湖。


本文章来自 中国会馆http://huiguan.org.cn

这份报导的永久网址是: http://huiguan.org.cn/modules.php?name=Tang&file=article&sid=3404


贴出者为 Anonymous    贴出时间为 2013-02-14 23:50:08
[ 选择新的主题 | 添加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相关分类文章相关主题文章
·南北朝侨郡
·中国各省省名之由来和历史变化
·创新潮中思先贤——纪念 赵翼诞辰280周年
·中国文物学会会馆专业委员会完成审核换照工作
·川滇(滇川)公路为抗战作出巨大贡献
·《当涂县志》第二节“翟本槐介绍”
·汤氏文化论坛正式成立
·临川大文化协会章程
·临川大文化协会简介
·临川大文化协会第四届理事会名录
·百年苍桑大王庙
·《临川大文化》编辑部征稿通知


Re: 回忆芜湖沦陷前后的一段经历 (分数: 1)
由 WQ123 与 2017-07-04 17:19:12
(使用者资讯 | 寄出讯息)
baseball jerseys [www.cheapjerseys.us.org], polo ralph lauren outlet [www.polos-outlets.com], mcm handbags [www.mcmhandbags.com.co], oakley sunglasses cheap [www.oakleys-sunglasses.com.co], salvatore ferragamo [www.salvatore-ferragamos.com], levis outlet store [www.levisjeans.com.co], jerseys from china [www.jerseys-store.com], nike free run [www.nikefree5.net], oakley outlet online [www.oakleys-2017.in.net], ralph lauren outlet online [www.polos-ralphlauren.com.co], kanye west shoes [www.air-yeezys.com], suns jerseys [suns.nba-jersey.com], nfl azcardinals [azcardinals.nfljersey.us.com], burberry sale [www.burberry-outlets.org.uk], ralph lauren shirts [www.ralph-laurenpolos.co.uk], burberry outlet online [www.burberrys-outlet.in.net], nfl packers [packers.nfljersey.us.com], asics gel [www.asicsoutlet.net], nike huaraches [www.air-huaracheshoes.co.uk], barbour women jackets [www.barbours.us.com], oakley outlet [www.ok-em.com], christian louboutin [www.christian-louboutinshoes.in.net], ray ban outlet [www.rayban-sunglasses.co], timberland homme [www.timberlandspaschere.fr], coach bags [www.coach-factory.com.co], mbt shoes outlet [www.mbt-outlet.com], red bottoms [www.christianlouboutin-shoes.ca], ralph lauren black friday [ralphlauren.blackofriday.com], kate spade outlet online [www.kate-spades.com.co], swarovski [www.swarovski-online-shop.de], philipp plein clothes [www.philipp-plein.us.com], kevin durant shoeskobe bryant shoes [www.nba-shoes.com], replica watches [www.cheap-watches.in.net], nike.se [www.nike-skors.com.se], michael kors [www.michaelkors-canadaoutlet.ca], burberry outlet online [www.burberrybags.com.co], barbour

阅览本评论的其余部份...


相关的链结
· 更多相关的
· 文章来源为 Anonymous


相关报道-- :
· 《东方龙》全集汇编完成,将正式出版
· 凤凰——图腾的产生与五彩的寓意 · 福建四座清真寺 · 川滇(滇川)公路为抗战作出巨大贡献 · 抚州商帮 · 北京粤东新馆与革命家 · 清真之国的枪与枪城
文章评分
平均分数: 0
投票: 0

请花一秒钟给这篇文章一个分数:

完美
非常好
好
一般
差

选项

 友善列印格式 友善列印格式




Copyright © 2011 www.huiguan.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会馆网 |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You can syndicate our news using the file backend.php or ultramode.txt

HuiGuan Copyright © 2007 by TT. 本页产生时间: 0.0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