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莅临参观! 欢迎【 免费注册为新会员 】 一般访客请将鼠标指针移动到〔主要选单〕即可显示下拉式选单,点选您要参观之选项,即可进入本站参观!会员请先登入。  
 帐 号  密 码
 
欢迎参观 中国会馆
站内搜寻
登入 | 注册 首页会馆新闻资料下载会馆文化会馆之家会馆政务会馆图片排行榜

当前位置: 首 页 >> 会馆资料分类 >> 会馆经济

 会馆经济: 我所知道的“祥泰公木厂”



我所知道的“祥泰公木厂” 

作者:柳栋
 

时代的变迁使木厂早已淡出了兰州经济的舞台,但在老兰州历史上木厂却是重要的支柱产业之一,与水车、羊皮筏子一起构成了老兰州的特有的城市符号。兰州木厂最早主要集中在西稍门外骚泥泉街一带(今西津东路小西湖至文化宫一带),抗战后逐渐发展到吴家园、北园一带,大小约30家,其中历史悠久、实力雄厚、商誉显著、颇具影响的当数我太爷柳兆甲(字鼎臣,陕西韩城人,以字行世)经营的“祥泰公木厂”。 
历史悠久 真乃大字号 
“祥泰公木厂”系兰州“安泰堂”药店(与北京“同仁堂”药店历史一样长)总号较大的分号之一。“安泰堂”药店由清雍正年间皋兰县知县李敦(字睦堂,陕西富平人)卸任后,于雍正8年创建,最初叫“安泰昌”药铺(唐琏题额),道光元年(1821年)更名为“安泰堂”国药号,同治年间由宁夏知府谢威凤(左宗棠幕僚)题额,后在天水、武威、徽县、成县等地设立分号。全盛时期中成药远销到香港、日本、新加坡等地区和国家。“祥泰公木厂”是“安泰堂”药店于清道光中期开设的一个小型木厂,后来逐步发展成为一定规模的大木厂,到光绪31年(1905年)定名为“祥泰公木厂”,一度曾叫“天泰木厂”。清末至公私合营,资房(东家或董事长)为李子宏(复旦大学毕业),劳房(大掌柜或总经理)为柳鼎臣。木厂旧址在西稍门外骚泥泉街9号,现东起文化宫九间楼,西至小西湖公园大门口马路,南起西津东路中轴线以南至黄河边。厂内盖有两幢办公木楼(其中一幢为转角型),还有四合院、望云楼、八角碑亭、“安泰堂”药材库等建筑。木厂岸边有4棵3、4人才能合抱的百年大柳树。木厂前黄河中心有个滩,叫鸡心滩(也叫狮子滚绣球,现水车公园黄河段),按风水先生讲在此处做生意会发财。木厂的银钱来往主要在“宏泰兴”(东家韩云成)、“天福宫”(东家史云西)钱庄。 
义举正名 出任大掌柜 
清末,兰州“安泰堂”药店大掌柜乘李家孤儿寡母势单力薄之际,妄图侵吞财产,不认东家,公开称“安泰堂”为自家所有。为此,李家主事房太夫人(于右任的婶娘)领着年幼的少东家李子宏专程从陕西赴兰与之打官司。在双方僵持过程中,柳鼎臣出于正义,拿出了“安泰堂”与该人的契约等证据,帮助房太夫人打赢了官司,为李家和“安泰堂”正了名。时值“祥泰公木厂”分号生意亏损严重,急需启用人才支撑危局。房太夫人多方考察柳鼎臣的为人处事、经营管理才能后,毅然任命柳鼎臣为“祥泰公木厂”大掌柜,成为木厂半个世纪的实际老板。后来,小柳鼎臣20多岁的少东家李子宏接管李家在兰州经营时,房太夫人特别示儿:“柳鼎臣这个人,人品好,有才华,又能干,你要以兄视之。”源于此,李子宏只要外出回兰,第二天准登门拜望柳鼎臣。柳鼎臣过60大寿时,李子宏特意从杭州用上好的锦缎订做一幅约宽1米、长3米的寿幛,正面绣“患难之交”,后面小字详细记载了李柳两家的家世和交往。逢年过节和柳老太爷的寿诞,就将这幅寿幛挂在上房正厅。后来,李子宏和柳鼎臣为纪念房太夫人的大恩大德,特意在木厂办公楼前立“望云楼”碑石,取意“孝子思亲,望断白云”。柳、李两家过从甚密,相亲相敬,每两年的利润分红一直按“十分帐”记(分八余二,八份对半开,留二份作经营资金),这在当时全国都是少有的(当时通常均按“三七分红”、“四六分红”),足见两家的人品和交情。 
不负厚望 二次兴木厂 
柳鼎臣接手“祥泰公木厂”后,以聪明勤奋、敬业诚信和经营有道,生意日渐兴隆,逐步成为兰州木材行最大的字号,使“祥泰公木厂”二次复兴。 
“祥泰公木厂”的号规大体承袭了“安泰堂”药店的,主要内容:资房与劳房的关系,双方享有的权利和所负的责任;在木厂干事的人不能经营与木厂同样的货;不能营私舞弊,违规者轻则批评,重则解雇;相公学徒期为三年,之后提升为班槽、把式、会计、营销等;相公不能夜不归宿等。 
木料主要由筏客子从黄河上游编练成木筏由水上运输,人员由掌握行情、招揽生意的揽头、负责运输管理木筏的把式、搬运木料的搬手组成。通常揽头负责把采伐的木头组织人扎成木筏,打印木厂的字号(用斧头砍在木头上),由把式负责漂流运输到兰州。从连城、临洮等上游一带放渡,顺流漂至刘家峡、小川一带拆开,从峡口单根放木头,过了峡口再捞上岸编成筏子继续放渡到兰州。待木筏到木厂堤边时,回族汉子把粗绳子一头绑在岸上的大柳树上,一头捆住木筏,人人嘴里喊着振天的号子把木筏拉上岸,拆筏后再由喊着号子的搬手把木头抬到厂区内。“祥泰放木”的场面非常壮观,常常引来众多群众观看,为当时一景。 
经营的木料主要有油松、白松、硬杂木等,成材的木料年存5、6万方(一方木料卖20个大洋)。规模大时,柳鼎臣先后在临夏、临洮(西门外)、卓尼、连城、冶力关和迭部、甘南、合作、夏河、靖远等地开办分厂(号)、设立庄码(即办事处),具体负责采购、伐木、放渡、中转、销售等,形成了产销一条龙。连城是最大的一个,苏志绩为总负责人;临洮的总负责人为王富斋,岷山的总负责人为王增轩;孙仁山(后调“三益兴”金店当大掌柜)负责兰州的销售。木厂发展到5个厂区,资金逾百万。 
1941年左右,随着战局的发展,国民党部队一个辎重团(运输团)侵占木厂一半地方,加之战乱,木厂逐渐衰败(有的文史资料记载木厂资金以此阶段为据,与实际情况相差较大)。在连城、临洮的山林,也被国民党部队侵占,官司打了几年,一直打到南京国民政府监察院才解决。1947年后,柳鼎臣年事已高,木厂除重大事项外,具体事务均由樊子祥经理负责。五十年代公私合营,“祥泰”和“复兴”、“东方”等木厂一起转隶为甘肃省木材公司。相公中有的回陕西老家;有的转为新公司的职工;有的被调往其他行业;还有的后来成长为领导干部。从某种意义上说,木厂也为新中国的兰州培养了一些经济工作方面的人才。 
正因为柳鼎臣对李家和“祥泰公木厂”的功绩,上世纪四十年代,李子宏在木厂东南角修建一座四合院(今九间楼前),院内西南角专门建一座八角碑亭,树碑记之。李子宏撰文,由书法家贵永清(字熏,定西人,时居隍庙,后为省文史馆馆员)书丹,碑文(已毁无存)详细记载了李、柳两家的家世、柳鼎臣帮房太夫人打赢官司和对“祥泰公木厂”的功绩等。碑刻好后,李子宏拓了数十张拓片,分送亲朋好友。亭内还刻有裴建准、刘尔 、范正绪、水梓等陇上名流的书法。 
服务社会 风范传四方 
柳鼎臣虽身处商界,但笃厚尚义,乐善好施,倍受赞誉。按老人们的说法,柳大掌柜那真是个大善人。山西、陕西来兰的乡党没活干,柳鼎臣便拿钱资助他们开个茶行、布行、水烟、百货等小店养家。经常有穷苦百姓偷木头,柳鼎臣告诫手下相公:“下苦人拿走几根木头,就能养家糊口,我们少一根也亏不到哪去,用不着追究。”这种家风一直被柳家人延续下来,到他的孙子柳含润、孙媳王月霞时,仅从柳家门上抚养成人、成家立业的亲戚就有5、6个,至于为亲朋邻里、孤寡老人、年长者,送饭送衣、帮忙干活就难以为计了。这也是为什么柳家在文革动乱年代未受到大的冲击的一个重要原因。最值得一提的是,柳鼎臣慷慨解囊,为张大千赴敦煌临摹壁画提供资助,这在那个旧时代也是非常难得和可贵的,表现了一个旧儒商的眼光、胸怀和气度。 
1952年,75岁高寿的柳鼎臣病故于柏树巷“柳合山堂”旧址,奔丧、送葬人数之多,在当时确为罕见。据还健在的当事老人所述,那场面和电视上的豪门大户人家办丧事一样。 
柳鼎臣虽然以经商为业,但仍以读书为重,和所有有眼光的儒商一样更加重视子女培养。其独子柳舜如为“德兴顺”金店东家,供职于甘肃全省禁烟善后总局,虽然环境优越,身份特殊,但丝毫没有豪门子弟那种骄奢的不良习气,也没有同时代贵公子横行霸道的恶劣行径,口碑甚好,大家评价做人做事很正派,在那个年代赢得了极不容易的“好少爷”雅称(何笑尘等人评价),为老兰州上层社会所羡慕和传颂。受韩城历史文化的传承和熏陶,柳舜如好学上进,喜读文史,精于书画,爱好收藏,亦为名重一时的书画家。由于当时条件所限,就象全国知道唐琏、朱克敏这些大书画家非常有限一样,在甘肃同样很少有人知道另一位才华横溢的书画家,只因为他英年早逝,而被沉寂在历史长河中。《百年中国书画家名录》对他的记载是:书画兼善,擅画山水,犹以蝇头小楷著称,名重一时。书法远追二王,风骨俊美,遒婉有法,秀润灵动,自成面目。惜英年早逝,39岁时患肺病而故。至于柳舜如平生收藏的字画文物、古籍善本,除文化大革命中红卫兵抄走3大卡车及其它受损的外,为免祸端,他十多岁还不懂事的孙子常到天黑,再把各式各样、精美无比的青花、粉彩瓷器、古玩玉器一件一件地砸碎,和字画、书籍一起填到炕洞里焚烧,再当垃圾一样倒掉。现已步入中年的孙子还清晰地记着唐伯虎、郑板桥、于右任、张大千……这一个个我们再也熟悉不过的大家、大师的作品在自己手中付之一炬,一些珍稀的国宝就这样消失在那个特殊年代的浩劫中。 
柳鼎臣的孙子柳含润,与张大千之子张心智、张心钰有旧交。一生主要从事建筑事业,先后在甘肃省建筑工程公司、宁夏回族自治区建筑工程公司、兰州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任技术员、工程师等职。1958年国家从全国抽调建筑专业人员和能工巧匠对故宫进行维修,甘肃省共抽调4人赴京,柳含润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故宫维修结束时,为嘉奖维修人员,国家从景德镇为有关人员定做了一套白釉绿花瓷器茶具(茶壶、6个杯子、方形烟灰缸、牙签筒、托盘),瓷器落两行黑字楷书款“柳含润,1959年9月”。1959年10月1日,柳含润登上天安门观礼台,光荣出席了新中国国庆10周年观礼活动。



本文章来自 中国会馆http://huiguan.org.cn

这份报导的永久网址是: http://huiguan.org.cn/modules.php?name=Tang&file=article&sid=2709


贴出者为 Anonymous    贴出时间为 2011-04-18 10:02:04
[ 选择新的主题 | 添加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相关分类文章相关主题文章
·《60年生活变迁》之三:酱菜、酱坊
·科技导报[期刊]
·历代名人爱树的故事
·弘扬茶文化 振兴茶经济
·朱元璋与临水玉泉(酒史掌故)
·浅谈利用中草药治疗骨髓炎之我见
·世论新语
·历史真的被误读了吗?——透过《蔺相如不曾为相》看历史的真实性
·安徽芜湖市芜关中学
·汤晓芹诗文
·刘娟诗文
·夏云鹏诗文

相关的链结
· 更多相关的
· 文章来源为 Anonymous


相关报道-- :
· 《东方龙》全集汇编完成,将正式出版
· 凤凰——图腾的产生与五彩的寓意 · 福建四座清真寺 · 川滇(滇川)公路为抗战作出巨大贡献 · 抚州商帮 · 北京粤东新馆与革命家 · 清真之国的枪与枪城
文章评分
平均分数: 0
投票: 0

请花一秒钟给这篇文章一个分数:

完美
非常好
好
一般
差

选项

 友善列印格式 友善列印格式




Copyright © 2011 www.huiguan.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会馆网 |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You can syndicate our news using the file backend.php or ultramode.txt

HuiGuan Copyright © 2007 by TT. 本页产生时间: 0.0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