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的幸福——纪念周吉士诞辰百年
日期: 2010-11-30 16:50:27
新闻主题:




                                                老爸的幸福——纪念周吉士诞辰百年


      看到这个命题,熟悉他的人,一定会感到对不上号。
     是的,老爸的命运多舛,坎坷不平。他赶上战争和动乱年代,经历了流亡之苦,几次在炮火中逃生。他多次蒙受不白之冤,因借债饱受过冷眼,知晓贫困之无奈,品尝过失业的焦急,忍受过荒年的饥饿,遭遇过白发人送黑发人之痛,患过中风痴呆,曾卧床不起……如此多磨多难的人何谈幸福?是有点滑天下之大稽!
      然而,我还是觉得他是幸福的!因幸福有不同的注释。
      幸福从何而来?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受过大难,才容易满足。我很少见他发愁而闷闷不乐。父亲是个知足常乐的人。
      当年离开家乡武进,去贵州宣传抗战,搞街头抗日漫画展,读进步书报,拒入三青团,倾向革命,被疑为共产党而被驱逐。可他常说,那里的同事、同学待我都很好。走时众人相送,依依不舍。40年后还能旧地重聚。他感到格外欣慰。
      父母的结合,经历挫折和风波,从黔西到花溪,由善缘到喜结良缘。从西到东,走南闯北,虽有磕磕绊绊,却是同甘共苦,风雨相随。养育二男二女,子孙满堂。尽享天伦之乐。
      父亲自幼喜欢绘画,一度以爱好为职业,是难得之福。
      能到卫生部工作,并与中央领导人合影,参加解放一周年天安门国庆观礼,亦是幸运。
      困难时期,响应号召到寒冷的边疆,他没有为离开首都而遗憾,却为能到未去过的东北而兴奋,专心糊纸碎布箱,兴致勃勃地赶赴北大荒。他舍去省城、舍去地级市报社的工作,情愿到边远艰苦的小县城。被降了工资,无怨无悔。他认为既是这样比领导还高,应该多干点。让他改行搞财务、总务,既便清洁工的活,同样乐此不疲。人们以为,从京城中央部门到边陲小镇,一定是来改造的。我们都有所感,他却木然不知!文革动乱,他又被疑为国民党而遭批斗,自己无限上纲。打倒四人帮后,所谓的历史问题被平反。文件指出:按“特嫌”等罪名揪斗,是完全错误的。父亲并未记恨所受的屈辱,而是感恩戴德,还要求加入共产党。老爸其实很傻。
      高官厚禄,成名成家,是幸福?我以为是!父亲既无官运(从不想),也未成名;只是,认认真真做事,清清白白做人,兢兢业业工作,实实在在一辈子,正可谓平平淡淡才是福。在贵州他编绘出版一批美术书;在北京搞一批卫生宣传的书画图案问世;在黑龙江有书法入选省美展;在常州有画作入编书画集……大多做些默默无闻的事。虽然比我有成就,却留下许多遗憾。父亲拟在武进故乡塘桥筹办“纪念周嘉鼎图书馆”,服务乡邻,写信四处募捐;日以继夜编撰四体的《新座佑铭》,以书法篆刻的形式宣扬真善美,各处联系出版。均未如願!这难道也是福?尽管未达到预期的效果,尽管人们往往看的是结果,但他享受到这个过程,其中有美好的希望憧憬,有多方寻觅的乐趣,有创作设计的自我陶醉,有精神世界的满足……这难道不是福?我做梦都没想过自己能出书,当看到出版物时,毫无兴奋,却是痛悔,结果并不好,自己缺乏老爸的知足心理,但想到酸甜苦辣的曲折过程,倒是回味无穷。体会到,有时过程比结果更重要。
锦衣足食,荣华富贵,是幸福?我以为幸福需要钱!钱就一定能买来幸福?协和的心理医生说:“有位富翁,想去的地方都去了,人间的福都享尽了,觉得活着没意思。几次三番想自杀!”
      路边的枯枝,常人不屑一顾。他却捡了起来。回到家,琢磨一番造型,在枝条粘上花朵,又找来废弃的水泥盆。经他一番折腾,花盛开枝刚劲,有山有水的盆景出现了。不仅他自我得意,我们也很欣赏。薛婶还在花旁照了相。在废物利用中融进艺术,没花一分钱,他却得到创造美的享受。父亲没有什么大抱负,为一个个小目标,在不断地奋斗!其乐无穷!
     老爸喜欢运动。小时在家乡游泳跳水。读书时打排球。在苏州教书时,到镇江学国术。待业时在家乡打篮球。记得我小时侯,看到爸爸在京北海滑冰。到东北,我把他的冰鞋改成爬犁。晚年在故乡,他带着孙女跑步。组织乡友搞太极拳活动。到常州,我曾随父亲到省常中,打过网球,一睹古稀老骥挥拍不减当年的风采。生命在于运动,体育给人好心情。这也是他长寿的基础。
    父亲真诚地对待每一个人,甚至包括对不起他的人。热情地与周围的人点头打招呼。我感觉有点过度,有点虚,那么大年纪一点架子都不会端;其实,这是他与人为善的习惯。尽管乐善好施中丧失了许多家藏,如主动借书给人,结果石沉大海,但他确有很多朋友,上到百岁老人,下至弱冠青年。他的通讯录记着山南海北许许多多的人名。朋友遍天下岂不亦乐乎?
     按年龄经历,该是饱经风霜,老谋深算。然而,我们觉得他净做些蠢事,同事也认为他单纯幼稚。父亲热衷于公益事业。为乡间孩子办学习班,为故乡修复古塔,为郊区诊所搞宣传,为文化站写牌,为邻居取报纸,为老友制作医疗器具,为新人画《鸳鸯戏水花好月圆》……尽管到了古稀耄耋之年,还是像陀螺一样,不停地奔波忙碌着,有时挑灯忙到凌晨,一辈子痴心不改!他孜孜不倦地追求“真善美”的境界。我们看起来,愚不可耐,吃力不讨好!而在他心里真是“助人为乐”。为了帮老人寻医,引发脑梗住院,好转后丝毫不悔,他认为不过是小中风,似乎是伤风感冒。响应党的号召支边,受尽苦难,到了人老多病时却无医保,卫生部置若罔闻。对此我抱不平,父亲倒无所谓。在他身上可以体现,“吃亏既是福”。现在我如梦方醒地悟到:难得是糊涂,“傻”倒是福源。
      我为父亲未能超过九旬而遗憾!他一定会反驳:活到89,我非常满足了!生前他还要捐献遗体。一个人到头来,变成一捧灰融进大地。10多年了,后人还能从这一捧灰中挖掘闪光点,是否算是老爸百年的幸运?
      老爸:我们又把您的《百鹤献寿图》(此画入选《当代书画家福寿作品大观》),挂到新居的厅堂。当年您画上红日照山川,潺潺长流水,100只白鹤在苍松间翱翔,又请百岁老人汤时斋先生题字。还有20年前,您为纪念祖父百岁诞辰画的《幽谷虎啸》,缘于阿公属虎,恰好如今是虎年。现在,您也是百岁了!二图作为纪念。若天上有灵,您会感到幸福吗?
      幸福是什么?我以为是愉悦的心境,是满足的心态。这些老爸都不缺!
     普希金说,幸福的特征就是心灵的平静。心灵怎样才会平静?无非是满足自己的心灵需要。那么,所谓的幸福无非是内心的一种需要,世间万物都有可能给人带来幸福,即使是刚刚从额间拂过的一阵风。
综上所述,老爸可谓幸福?
                                                        
周国鼎2010.06.18






本文章来自 中国会馆
http://huiguan.org.cn

这份报导的永久网址是:
http://huiguan.org.cn/modules.php?name=News&file=article&sid=2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