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莅临参观! 欢迎【 免费注册为新会员 】 一般访客请将鼠标指针移动到〔主要选单〕即可显示下拉式选单,点选您要参观之选项,即可进入本站参观!会员请先登入。  
 帐 号  密 码
 
欢迎参观 中国会馆
站内搜寻
登入 | 注册 首页会馆新闻资料下载会馆文化会馆之家会馆政务会馆图片排行榜

当前位置: 首 页 >> 会馆新闻 >> 会馆文化

 会馆文化: 访泰随笔



访泰随笔 

作者:汤德胜
 

今年4月初,我应泰国摄影艺术研究会的邀请,随中国华侨摄影艺术代表团(一行四人)赴泰国和香港进行访问。按国家规定,我们四人于4月6日前分别从各地前往广州集中学习,然后于4月10日乘中国国际航班大型客机,由广州直飞泰国首都曼谷市。约飞行四个半小时后,到达曼谷国际机场。当我走出机仓时,只感至一股热浪猛袭而来;此时,空中小姐告诉我们曼谷市的地面温度已达三十八度,是泰国一年四季中最热的时候。而这时,我们江南虽是春末,但还有料稍寒气。突然进入这酷热的“夏季”,浑身上下还真有点难受。在机场,泰国摄影艺术研究会举行了颇有泰国特色的欢迎仪式;然后,驱车前往距曼谷国际机场约25公里的曼谷市。 
一个难以忘怀的国家 
泰国,全称“泰王国”,旧名“暹罗”,已有800多年的历史,位于东南亚中南半岛中部,面积52万平方公里,人口5700多万,其中泰人占一半,老挝人约35%,还有不少中国血统泰国籍人和华侨及马来人、高棉人等。居民90%以上信佛教,南部有不少伊斯兰教徒,泰语为国语。1987年人均牧入超过850美元,现已成为东南亚四虎之一,是国际贸易中心和国际旅游中心。首都曼谷市这颗镶嵌在东南亚地区的明珠,更是风姿绰约、独具异彩。 
曼谷街道上车如流水、难见行人,疾驰而过的小轿车大都是私人轿车。到曼谷的第一印象,就是觉得它漂亮而繁华,市区高速公路两旁的绿化带中,百花盛开、争艳斗奇;市中心人民广场大而多姿,有花木、有花坛、有大型佛像、也有许多移动商店。这里不许任何车辆进入,草坪上干干净净,踩在脚下疏松柔软。当艳阳普照的时候,广场上掌着一把把大花伞,远远望去,就象广场上长起了一簇簇彩色的蘑菇,美不胜收,令人目不暇接。每年12月5日,国王的生日庆祝仪式就在这里举行。届时,皇帝和皇后来到广场接见各界代表和各界人士亲切交谈。 
到达曼谷后,泰国摄影学会副会长陈达瑜先生和太太驱车专程送我们访皇宫、拜寺庙、逛商场、看“选美”、穿市郊、走古巷,几乎跑遍了整个曼谷市。一路上,曼谷那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古香古色的佛殿寺庙、豪华舒适的私人洋房尽收眼底,好一派异国风光!我被那景色秀美的热带风光、异国风味的风土人情所陶醉了,那一阵阵泰国所特有的新鲜空气扑面而来,一次次激发了我的创作灵感。陈先生向我们介绍的同时,时常把车驰向停车场,让我们采访创作。只要车子一停下,我们四人的相机几乎不停地发出了“嚓嚓嚓”的响声,谁都不肯先上车,唯恐把这美好的一瞬间失之交臂。陈太太总是风趣地说:“少拍一点,还有更好的呢!” 
泰国,还是一个独特的旅游王国。4月16日上午,我们驱车前往世界上最大的鳄鱼湖创作,鳄鱼湖动物园占地面积约500亩左右,花红柳绿,青草池塘,草棚凉亭,是一个极其自然之美的夏宫。这里集中了世界各地各种各类的鳄鱼,目前该湖共有鳄鱼三万余条,最小的有三至四两重,最大的达1300多公斤。整个动物园分幼鱼湖、成鱼湖、大鳄湖。大小相隔、幼老“分居”。这里还保存着古老的人鳄相斗习俗,人骑在鳄鱼背上表演各种动作,人鳄亲如一家人,这一幅幅画面,无不收进我的镜头。鳄鱼湖还有大象戏舞、灵猴扮戏、大蟒盘身、猛虎伴影等节目。那凉爽的草棚餐厅,送客观游的古老马车,穿插湖中的迷你火车,无不令人留恋往返。 
佛历新年的泼水节 
前几年的三、四月份,我到云南西双版纳创作时,曾赶上泼水节。这一传统节日,我一直认为是我国的“土特产”,谁知到了泰国后,也赶上了泰国的泼水节。后经了解才知,泰国的泼水节和缅甸的泼水节,以及云南的泼水节内容也是大同小异,只不过是传说中的故事与时间有些不同而已。 
每年的4月13日至16日为泰国的宋干泼水节(“宋干”在泰语中是“求雨”的意思),这几天也就是泰国的佛历新年之际。因为这个月份正是酷热季节,气候干燥少雨,农物急需雨水。泼水节的前一天,全国上下都要举行隆重的“浴佛”盛典。在这一天清晨,善男信女都得提着食物、鲜花和蜡烛到各地寺庙里去祈祷,许多大小和尚均用桃枝把浸着花瓣的香水洒到人们头上。然后,把佛像从宝座上搬到外面,用香水淋洒佛像周身,这叫“浴佛”。当各地寺庙的大小佛像都洒浴后,各地群众方可相互拜年,拜年的方式即相互泼水祝福。有趣的是不少青年男女身着节日盛装,相互之间是用白粉浆水泼洒在对方的脸上。据说,男青年多次洒中那位姑娘,他们之间就有可能产生爱情,这叫泼水相爱、情比海深,不过现在在大城市已难以见到。在泼水节的第二、第三天,家家户户大门口都备有大桶清水,洒泼过路的行人,即使是过路的汽车,也要泼洒。 
在泰国摄影研究会秘书长陈汉洲先生的陪同下,我们来到泼水现场。为了能拍到泼水镜头,我们偷偷摇下汽车玻璃,把镜头伸出去抢几个场面,可只要一被发现,一盈盈清水就会泼过来。有一次,我们四人的相机全被泼得水淋淋的,无奈只好离得远远的,装上望远镜头来拍摄。 
佛国的和尚 
泰国素有“佛国”之称,是世界上著名的佛教中心之一。在这个国度里,几乎人人都信佛教,寺庙也到处可见,仅曼谷市就有四百多所。 
使我们惊异的是:该国规定,凡是男子都必须削发当和尚,接受禅师的说谒教化,长则终身,短则数月,但至少不得少于三个月。人们也都有这一愿望与要求,认为这是必经之途、必修之课,社会上也形成了不当和尚称不上好男人的风尚,认为当了和尚就是接受了佛祖“以善为本”的教诲,经受了人的本性的锻炼与考验,今后将会象镀金的菩萨一样更受到人们的尊重。 
在陈汉洲先生的陪同下,我们参观了大城省汤玛该爱寺庙。该寺有二千多个小和尚,最小的才七岁,最大的也只有十多岁。寺内每天二课,内容以佛经为主,兼学文化,学制一年。除在室内坐禅学习外,还要到野外去“拉练”,每次要求赤着脚跑七天七夜,不管泥泞小道,还是宽敞马路,也不管是晴天烈日,还是雾晨雨夜。如果有谁逃学,不要说寺规不准,就是家长也不允许。因为他们认为:经受了这一段正规、严格、艰苦的教育,会对自己的一生打下道德修养和文化知识的基础,今后无论工作、学习、生活、交际、处世等,都会有一根精神支柱,有—条善恶好丑的标准。所以,孩子出家前,大人们都郑重其事地给他们削发剃头,制作袈裟,备齐蚊帐、雨伞等生活用品,全心全意支持孩子当好和尚。在中学、大学里的青年学生,每年暑假都会到寺庙里去举行夏令营,而且再次剃光头。夏令营时,主要活动是忏悔,据说泰国的一些终生和尚可以结婚成家,还有根据道行的深浅,进行分室级别的规定,就象我们评定职称那样。有些德高望重的和尚,连国王都会去参谒他们。 
有和尚当然就有尼姑。对于尼姑,在此就不赘述了。总之,泰国上下官民对佛教重视信仰的程度,从以上介绍中可见一斑。 
两位陈先生 
赴泰访问的所有日子里,泰国摄影研究会艺术顾问陈少瑜和秘书长陈汉洲两位先生自始至终陪伴着我们,他们俩的热情使我们感动,但两位先生的摄影艺术却象迷一般地吸引着我们,就象陈年的老酒一样,他们藏之愈深,我们一睹而后快的感觉则愈深。在我们的一再要求下,终于如愿以偿。 
走进陈少瑜先生别墅的时候,已是当地时间晚上八点多钟了,华灯已在城市轻柔氤氲的夜幕下泛起一片璀灿。陈先生的热情爽朗,很快打消了我们的拘束,把我们带到一个绚丽多姿的艺术神境,但他充满睿智的谈吐却显示着一种惊人的宏智和在摄影艺术上的才气和功力。在一幅幅精湛的艺术品面前,陈先生不厌其烦地向我们慷慨论释、传经,几十年在摄影艺术上的追求在我们面前一览无余。在他讲述拍摄的一幅幅作品过程的同时,我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与快慰,被深深地折服了。我不禁想起了几天前同去海滩拍摄海鸥的情景,拍摄海上飞翔中的海鸥是较难拍的,少瑜先生特地从曼谷市买了五、六斤油楂撒向海面,那时正值中午,海面上波光粼粼,一只只精灵在海面穿梭翱翔,拉成了诺大的珠网。不一会,却见一只只海鸥飞落海面竞食油植,我们|迅猛地举起相机抢下了这些珍贵的镜头,也深深地折服于陈先生的有心……。 
跨进陈汉洲先生别墅则又是一种情境。虽然事先我们就知道汉洲先生事业上颇有建树,但面对他的荣誉还是大吃一惊。在他的荣誉室里,国际性的奖牌、奖杯琳琅满目、充塞其间,我简直不相信这样平易近人的学者,竟是一个如此垄断艺术才华的智人。可看到室内的一切陈式,又知道他应是当之无愧。在他的别墅中布置着影棚和各种古老的民间工具(如:纺纱机)等道具。陈先生很有兴致地向我们介绍了曾在国际上获奖、也是他得意之作之一的《舞蹈明星》的拍摄过程:在岩洞中燃起木柴,让舞蹈演员置身其中,按要求摆出动作,最后反复拍摄,直至满意。他还毫不保留地介绍了摄影艺术的技术性问题,使我们受益非浅。第二天凌晨五点多钟,他还亲自开车送我们到佛寺拍摄小和尚化缘的镜头,他奔忙着选择地点、按排人物,尽可能让我们实地多拍摄一些作品,得以实习补充。当我们一个个满载而归的时候,陈先生却已大汗淋漓、疲惫不堪了。我们刚要道谢,他却给了我们一个道地而含蓄的微笑。 
仿制品·童工·红灯区 
泰国给我的印象是漂亮而又繁华的,但在漂亮繁华之下却掩盖不住由此而暴露出来的种种社会弊端。泰国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经营作风不够正常?冒牌产品也较多。据说国际上只要有新产品问世,泰国就能马上模仿,并打入国际市场。如:我们去参观的一家照相器材厂,它分别从日本、美国进口一些高档照相器件,把另件拆开后进行仿造。不过话得说回来:仿造产晶确实很精制,基本上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经济的发展带来了泰国的两极分化;因此,有些工厂童工偏多,他们都是从偏僻遥远的农村而来,大都只有十三、四岁,由于长期长在热带,因此他们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更矮、更小。上文所说的泰国重视教育,实际上对于一些贫苦人家的孩子,特别是偏僻农村的孩子是不能付诸实施的,他们不得不为生计而早早外出谋生。 
在曼谷市,还专门辟有一条红灯街(当地人称“色情街”),街上有按摩室、舞厅(专跳脱衣舞)、妓院;每当华灯初上,这里的姑娘们便站在门口接客。红灯区的姑娘大多来自各地的偏僻农村,来这儿逛的主要是西方国家的财主,泰国本地人很少到这个地方来;因为那儿非常容易上当,门口与室内收费,往往有天壤之别。曼谷市有几个大海港,每当外国军队来此训练之时,红灯区的生意便是最好之机。据介绍,在泰国宪法上是不允许设立红灯区的,但国家辟出这样一条街是为了一些迫于生机的少女。据说泰国有“孝敬”父母的风尚,这些少女在红灯区赚了一票后,便销声匿迹了。不过据我看来,这种“孝敬”方式未免太“那个”了些,其中原委也只有天知、地知了,也未尝不是某种方面的遁辞。 
恍恍惚惚之中,不觉到了分别的日子,别情依依、去意连连。飞机场上,执手相看泪眼,彼此无语凝噎。神往已久的泰国之行,竞如此这般穿梭而过,毕竟有几丝遗憾。但泰国的人、泰国的情、泰国的风土,以及泰国同仁的谆谆教诲,已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中,也装进了我手中的相机里。艺术是没有过渡的,我这样想。 


(作者:江苏武进县文化局副局长、副研究员) 


本文发表于《东方龙》1990年8月第7期


本文章来自 中国会馆http://huiguan.org.cn

这份报导的永久网址是: http://huiguan.org.cn/modules.php?name=News&file=article&sid=694


贴出者为 Anonymous    贴出时间为 2008-05-11 16:27:04
[ 选择新的主题 | 添加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相关分类文章相关主题文章
·关帝信仰与道德崇拜
·北京的会馆文化
·浅议群文调研人员的基本素质
·弘扬民间文化艺术意义深远
·杨州朝圣
·绛州澄泥砚与蔺氏父子
·南汇特色的民间塑雕技艺
·来自民间的曲艺新花一一上海市郊农村锣鼓书
·关于中原文化与闽台文化关系的思考
·阳燧点圣火
·练功问题之我见
·会同馆

相关的链结
· 更多相关的
· 新闻来源为 Anonymous


相关报道-- :
· 《东方龙》全集汇编完成,将正式出版
· 凤凰——图腾的产生与五彩的寓意 · 福建四座清真寺 · 川滇(滇川)公路为抗战作出巨大贡献 · 抚州商帮 · 北京粤东新馆与革命家 · 清真之国的枪与枪城
文章评分
平均分数: 0
投票: 0

请花一秒钟给这篇文章一个分数:

完美
非常好
好
一般
差

选项

 友善列印格式 友善列印格式




Copyright © 2011 www.huiguan.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会馆网 |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You can syndicate our news using the file backend.php or ultramode.txt

HuiGuan Copyright © 2007 by TT. 本页产生时间: 0.0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