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莅临参观! 欢迎【 免费注册为新会员 】 一般访客请将鼠标指针移动到〔主要选单〕即可显示下拉式选单,点选您要参观之选项,即可进入本站参观!会员请先登入。  
 帐 号  密 码
 
欢迎参观 中国会馆
站内搜寻
登入 | 注册 首页会馆新闻资料下载会馆文化会馆之家会馆政务会馆图片排行榜

当前位置: 首 页 >> 会馆新闻 >> 会馆旅游

 会馆旅游: 大漠奇观



大漠奇观


作者:翟其寅

    作为新华通讯社的记者,我曾在甘肃进行采访活动十多年,翻开中国地图,甘肃象一只“哑铃”夹在西北五省中间。从“哑铃”主轴部位——天祝藏族自治县境内的乌鞘岭向西,至甘新边境的疏勒河下游,全长一千多公里,便是古丝绸之路上的“河西走廊”。它的南沿,为白雪皑皑的祁连山;它的北沿,为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所覆盖,中间形成一条狭长的走廊地带,又因位于黄河以西而得名。在本文中,我不想谈大漠中保存千年的千佛洞、堪称世界之最的敦煌壁画;也不写被大漠湮没的丝绸路上的古城堡,而是谈我亲身经历、亲眼所见的大漠自然奇观。
一  大漠明镜月牙泉
    在中国西部,北有天山的天池,南有云南的洱海,如今都成了旅游胜地。更奇特地是,敦煌内的月牙泉,它们皆为大自然对于我们人类的一种美好赐予。
    在甘肃西南角上的敦煌,是大漠中的一块绿洲。全国大放“卫星”的年代,甘肃也抛出一颗“卫星”,即:所谓粮棉“双千斤”的敦煌县。当年,我曾千里迢迢去该县转了两趟,县委刘付书记陪同我到田间地头参观,给我看的那些棉田麦地无疑是全县的姣姣者。可是,我蹲在田头仔细估算下来,却无法得出“双千斤”县的结论。但是,在书记的面前又不好露出声色,亦难开口恭维他。翌日,我便坐着县委的小吉普车到城东南20公里外的千佛洞观光去了。
    汽车在大漠里奔驰,路途颠簸难行,车尾卷起一串长长的黄烟。当年,这里并不存在象样的公路,只不过是由老牛拖的铁轮大车辗出来的畸岖小路。这种轱辘有一人多高的大车,早在一千年前的敦煌壁画中便有了;至今,人们之所以还在使用它,就因为它适于沙漠运行而不颠复的交通工具。途中“嗄吱”一声,小吉普车停了下来,司机指着右边的沙丘客气地招呼我上去看看。我有点吃力的爬上沙丘,沙粒早灌满了皮鞋筒,我顾不上脱鞋倒沙,俯瞰沙窝下面的月牙泉,令人耳目一新。我不禁喊出声来,“不妄此行也!”我在敦煌绿洲上,没有找到“双千斤”县,却在茫茫大漠深处,看到了千古奇观的月牙泉。
    我站在沙丘上,居高临下饱览了整个月牙泉的全貌,只见四周沙丘环绕,月牙泉象一面明镜一样,平静地躺在沙窝底部的中间,足足有一个足球场的面积那么大;环抱在它周围的沙丘,呈四十五度向上倾斜,很象足球场四周的看台。在月缺的对岸,紧挨着泉水的边缘有一块小小的沙坝,绿荫下掩映着一座古旧的寺庙显得分外恬静。
    月牙泉的形状酷似每月初在半空中的月牙而得名,这样的一潭碧水未经任何人工雕凿修饰,便如此逼真形象,不能不说是大自然巧夺天工的杰作,怎不令人称奇拍案叫绝!
    古诗云:“西出阳关两眼泪不干。”可见古人对于大漠上的风沙是何等的恐惧?正因为大漠上风沙漫天、干燥少雨;所以,在这大漠深外才保存下一座宏伟宫殿——“千佛洞”,在数百个洞窟中,保存了四世纪至十四世纪的大量壁画,成为世界之最的敦煌画艺术宝库。著名绘画大师常书鸿夫妇为此奉献了毕生精力。
    谁能料想到,距千佛洞不远外竟有一个月牙泉;在这里,沙与水千载共存、互不侵扰,任凭大漠上的狂风骤起、飞沙走石,月牙泉却绐终安然无恙,保持着她青春抚媚的面孔,使大漠更显出神秘的色采。月牙泉与千佛洞遥遥相望,她们象两颗璀灿的明珠镶嵌在敦煌绿洲的边沿上,游人无不惊叹大自然造化之奇!
祖国改革开放以来,一座崭新的现代化城市矗立在敦煌的沙漠绿洲之上,飞机场、星级宾馆、水库、电站……等等,把这里点缀得格外美丽妖娆,张开双臂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车至月牙泉,游人便会骑上号称“沙漠之舟”的骆驼,“钉铃咚咚”的领略大漠中的无限风光去了。
二 “火焰山”与“世界风库”。
    生长在江南的人,偶而从电视上看到驼队穿过沙漠、戈壁的情景,对于“沙山”就更陌生了;通常人们只晓得土山、石山,何曾见过什么“沙山”,大漠在许多人们的心目中总是抹上一层隐秘的色彩。我初次乘兰新铁路火车出嘉峪关西行,从车窗内朝外看,在大漠的尽头有一条淡淡的山峦,隐隐约约象水墨画中的远山。某报的同行告诉我,那是沙漠里的“沙山”;我半信半疑,不知所以!
    在柳园下了火车后,又坐大娇车向南直驶敦煌。车过安西境内,几座山峰被太阳烧得通红,金光闪烁。我呆呆地看着那些山头,渐觉热气蒸人、口干舌燥,我擦擦脸上的汗水端起茶缸喝一口水,顺口吟道:“此地热气蒸人,想必到日落之处也。”坐在我身旁的同行笑迷迷地斯文哼着:“敝地唤做火焰山也!”我心中好生奇怪:《西游记》中的“火焰山”应在新疆的吐鲁番境内。我调转头来向同行微笑说:“不论怎么说,吴承恩对于‘火焰山’的绝妙描写,此时此地正好用得上。”我的同行马上遥晃着脑袋吟唱起来:“火焰山遥八百里,火光大地有声名。火煎五漏丹难熟,火燎三光道不清……。”
    我说:“《西游记》里‘老者’与‘三藏’的一段对白,更是吴承恩的精采之笔。”
    吴承恩在书中写道:“……三藏闻名,起身称谢道:‘敢问公公,贵处遇秋,何返炎热?’老者道:‘敝地唤做火焰山,无春无秋,四季皆热。’三藏道:‘火焰山却在那边?可阻西去之路?’老者道:“西方却去不得,那山离此有六十里远,正是西方必由之路,却有八百里火焰,四周围寸草不生。若过此山,就是铜脑盖、铁身驱,也要化成汁哩……。三藏闻言,大惊失色,不敢问。”
    我故意和同行逗趣地说:“这里离吐鲁番不远,也许是孙大圣制服了牛魔王,借得纯阴宝扇,扇息燥火遥山,得意忘形,顾头不顾尾,忘了扇息这几座山上的火焰吧!”逗得车内轰堂大笑!谈笑之间,汽车早巳开过了“火焰山”。朋友!你大概明白了作者的意思,那几座“火焰山”,也就是前面说的“沙山”。
    “安西”位于甘肃的最西端,面对新疆进入甘肃的风口上,俗谚曰:“一年一场风,从春吹到冬。”意思是说,安西地区终年刮风不止,而且面临风沙线上的风口之上,风力强劲,所以古人把这里喻为“世界风库”。
    “播土扬尘天地暗,飞砂走石鬼神藏。”这便是所谓“世界风库”的真实写照。历史上,来这里的人们简直是谈“风”变色,有多少逃荒入疆的人,饥寒难忍,冻死在风口上。当年,红四方面军西征时,这里不也是红军入疆的一道栏路虎吗?正因为这里的风力强劲,沙漠上才堆砌起座座“沙山”。建在半山腰上的安西县城,砂石竟然爬上了城西的墙头。
    我到敦煌去,返往几次途经安西,都遇上这样的景象,汽车快过安西时,司机便会招呼旅客“关好车窗”。汽车越向前开进,风就越刮越大,真可谓“云迷世界,雾罩乾坤,飒飒阴风砂石滚。”只听得一阵阵风声,夹带着豆大的砂石,“啪……啪……”不停地扑打着车窗的玻璃。旅客都凝视着窗外,初来昨到的人,不免现出惊恐的神色。我在想,过去传说安西的风能把羊羔、孩童抛向空中的故事,也许并非“天方夜谭!”此时,司机已打开车前的灯,顶风前进。从车灯照射的两道光柱望去,在车前飞舞的砂石,象密集的蚊虫似的,上蹿下跳、迷雾茫茫,遮挡着司机的视线。由于能见度很低,汽车减速开行;汽车大白天开灯行驶亦看不清公路的现象,在我的采访经历中并不多见。
    现在,兰新铁路双轨复线电气化工程业已竣工,甘新边境上的风口已不再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鬼门关了。安西,已经成为欧亚大陆桥的前沿要冲,河西走廊上的“绿色长城”矗立在千里风沙线上,其正逐渐改变着这里的自然生态,兰州的白兰瓜(注:原名为“华莱士瓜”)如今已在安西安家。
三 沙暴一奇特的经历
    近两年,电视台报道了黑色沙暴侵袭甘肃西部的消息,那黑沙翻滚的镜头,令人心惊胆颤!使我联想起,1952年河西走廊上一场破坏力极大黑色沙暴,连张掖大佛寺屋顶上镶嵌的数百公斤重的铜鼎也被黑色沙暴拨起掷在场地上。
    在河西走廊,每年春天总会发生一两次大的沙暴。不过,这种威力极大的黑色沙暴却较少发生,一般多是黄色沙暴。沙暴一起,象万马奔腾,“轰……轰……”然,从头顶越过,连孩童也不敢放声哭泣,大地一片黑漆,室内灯光也呈昏黄色。沙暴过后,尽管门窗紧闭,室内的桌椅上,被褥上和地上,却象铺着黄色军毯一样,留下一层厚厚的沙土。在那科学不发达的年代里,群众以为这里是“黄龙”显威!1972年春,我亲眼目睹了一场黄色沙暴生成、发展、结束的全过程,这是一次奇特而又难忘的经历。
    5月的一个傍晚,我与两位友人出西城漫步,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从北面的沙漠深处,突然传来两声“噼啪”的爆炸声,象鞭炮的响声,也象远方的枪声。我立刻定睛眺望:一道雪亮的火光从沙窝内腾起,在它周围马上出现一团红焰;紧接着,旋转的风暴卷起黄沙,呈螺旋形向高空升腾,有几点深黑的物体从地平线上吹到了天空;一会,又有一片白布,象纸片似的扶遥直上。霎时,远处的红光消失了,也不知是熄灭了,还是被沙暴遮拦住了!眼前,不!是整个北半边天空一片漆黑,而在我的头顶上和两半边的天空仍是星光闪烁。这时,我的身体已感觉风头过来了。当我再向天空眺望时,沙暴的风头正向东疾驰,卷着黄沙、卷着衣物、卷着白布被单,带着风沙的巨大的吼声,象火车一样压顶而过,真是惊心动魄!
    我们顿时被风沙包围,迷迷茫茫,伸手不见五指,眼睛亦无法睁开,人被风暴吹得东倒西歪;我们拉住手,看不见路,跌跌撞撞朝回鼠窜。当我们触摸到一堵墙的时候,心喜若狂;但是摸来摸去,也摸不上门!心里正在焦急,一位同伴喊道:“快过来,这边有窗口!”我们从这个不大的窗口爬进去,谁也不想过问这是什么地方,不声不吭地找个拐角蹲下,将就避避沙暴就成!此时,听不见说话声,各人只顾低头弓腰,双手抱住脑袋,默默地听着外面的沙暴声。
    沙暴的风头已经跑远了!整个世界没有一丝亮光,万籁俱寂,只听得沙暴擦地而过的“沙沙”声。沙暴携带的大量尘埃,象雨点似的击打着我们的脖颈,撒落在我们衣服上,时间一分钟一分钟的过去,身体逐渐感觉到有些沉重,好象脚给沙尘埋住了,后来慢慢又觉着屁股也坐在沙堆上了……。我心想:沙暴再不停息,我们便要被活活地埋在沙里了!
    大约三、四十分钟,才听到脚步声和谈话声由远而近,两个胆大的农民打着手电简,踩着沉重的步履,从我们墙边急匆匆地走过。我吃力地睁开双眼,才意识到沙暴已经过去,空气中仍在纷扬着浓密的黄沙,道路还看不清晰……。
    忽然,我一抬头见到了天空的星星,心中好一阵生疑,再看看身旁的残垣断壁,吃惊地倒抽了一口气,这时我才看清这是个无门、无窗、无顶的半截土墙。我一面笑着,一面叫了一声:“看,这那里是房子!”我两手按在沙尘内,使劲地站起身来便住外跑,大伙也从沙土上爬起来,象醉汉一样一瘸一拐地跑了出来拍打着头颈和衣裤上厚厚的沙土,从嘴巴里吐着沙土的唾沫,你瞧瞧我,我看看你,我望着你笑,你指着我笑!个个都是一付狼狈相。我们一路上嘻笑着跑回了家。
    据当地农民讲,春天的风沙一吹,冻硬的田地开始复苏,冰雪消融,犁耙才能插进士内,划开沟垅,播下种籽,有了好的收成,来年才不会受饥荒!
四 吉祥“鸿鹏”东南飞
    古城张掖,是古丝绸路上的一座军事、贸易重镇。汉武帝时,张骞就是从这一带出使西域的,汉文化随之广泛地传播到遥远的西方。历代,都在这里戍卒屯田,素有“金张掖”、“银武威”的美誉。如今,兰新铁路就穿行在这里。
    兰新铁路,原系解放初期由苏联专家指导修建的,凡是走过这条路的乘客都不难发现:铁路所经的市、县、火车站距城市都相当远,少则数里,多则二、三十里。下了火车,再赶公共汽车方可进城,给旅客带来太多不便。人们对此现象有两种议论:一是苏联人当年出于在中国开拓大轿车销售市场的考虑;二是考虑到城市发展的需要,或许上述两者理由兼而有之。
    张掖火车站,在古城北面约六公里处,我去买票的那一天,正巧晴空万里、春意盎然,远处点缀着两朵白云。所以,我不想去挤交通车,以免破坏我的兴致,便漫步走出东门,然后折向北面一条去火车站的公路。刚走出一公里,遥见北边的大漠里刮起一团黄沙,我以为是起沙暴了,便停住脚步,准备转身回城去。但是,一两分钟后,大漠内的风好象停止了,只剩下这团黄沙在半空中向南飘游。黄沙虽说是“一团”,如果它浮游到古城上空,足可遮蔽全城的阳光。于是,我站在公路旁边,等待着这一奇观的出现。完全出乎意外,这团沙暴疾驰到城北,快速地拉长了队形,变幻成一只大鹏鸟的形状,侧着城西墙头的边沿,向东南方向飞去,消失在祁连山北麓的大坂间。
    我之所以说它象大鹏,是因为我当时看到的形象太逼真,无可置疑它有头、长长的颈脖、强劲有力的双翅,还有那整齐的鸟尾,好象姑娘额前的“流海”。这只“鸿鹏”与世界著名画家毕加索绘画的那幅“和平鸽”极其相象、维妙维肖,过路的人们也都停住脚步观看。
    不知什么时候,运输队赶鸵车的老魏也立在我身旁眺望;然后,他“啪”地一下甩起长鞭吆喝骆驼驾车起跑,他拍拍我的肩膀说:“象只和平鸽!”我转过头来见是老魏,笑着答道:“不!更象只大鹏鸟。”
    “您干吗去?”老魏问我。
    “到火车站买票去,明天回芜湖家乡看看!
    “嗬!大鹏,是大鹏,鹏程万里嘛!祝您好运!”他竖起大拇指,又甩了一下长鞭,笑着跳上驼车跑远了。老魏,是我结交多年的一位工人朋友,他是腾格里沙漠中的民勤县人,年青时逃荒来到张掖的,他对于沙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今天,路遇这一大漠奇观,我心里感到分外欣慰!因为“鸿鹏”象征吉祥,这是一个好兆头。
 

(作者:原新华社、《人民日报》社记者、高级讲师)
 

本文发表于《东方龙》19971月总第十期


本文章来自 中国会馆http://huiguan.org.cn

这份报导的永久网址是: http://huiguan.org.cn/modules.php?name=News&file=article&sid=326


贴出者为 Anonymous    贴出时间为 2007-06-18 09:09:43
[ 选择新的主题 | 添加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相关分类文章相关主题文章
·剥开封尘现真颜——重游石城散记
·龙池与张龙公
·轩辕黄帝与黄山
·重游五老峰
·岭路即今传祭酒
·漫话普救寺
·张英戏题王皮楼
·湘鄂西革命根据地货币史况
·芜湖的会馆
·洪湖汉绣的历程
·深爱才能继承
·剥开封尘现真颜——重游石城散记


Re: 大漠奇观 (分数: 1)
由 WQ123 与 2016-04-01 13:48:18
(使用者资讯 | 寄出讯息)
However, our readers do not baseball jerseys [www.cheapjerseys.us.org] read the north face [www.thenorthface.com.de] the ray ban wayfarer [www.rayban-sunglassesoutlet.co.uk] article, what north face [www.the-northface.net.co] is the reader? Do kate spade outlet [www.kate-spade.in.net] not read juicy couture clothings [www.juicycouture.com.co] the articles to follow someone like cheap eyeglasses [www.eyeglassframes.in.net] rush, like what? lulu lemon [www.lululemonoutlet.gb.net] We read the article read point air jordan retro [www.jordan-shoes.com.co] may place air max 90 [www.air-max.com.de] praise or michael kors purses [www.michael--kors.us.com] defective instyler ionic styler [www.instylers.us.com] insincere mcm backpack outlet [www.mcm-bags.us.com] in replica watches [www.replica-watches.com.co] written comments cheap glasses [www.eyeglassesonline.us.com] to determine wedding dresses uk [www.weddingdressesuk.org.uk] what is encouraged? What ugg [www.ugg-boots-australia.com.au] is virtue? Sincerely air max 2014 [www.airmax-90.org] recommend tory burch sale [www.toryburch-sandals.in.net] to coach outlet sale [coachoutlet.euro-us.net] the reader dismissive or rage, juicy couture [www.juicycoutureoutlet.net.co] what writers? Why timberland homme [www.timberlands-paschere.fr] write articles?   A rich social jimmy choo shoes [www.jimmy-chooshoes.com] welfare gucci belts [www.guccioutlet-sale.in.net] money watches [www.rolexwatches-canada.ca] is ferragamo shoes [www.ferragamoshoes.in.net] not nike air max 2014 [www.nikeair--max.fr] used, coach handbags outlet [www.tocoachoutlet.com] what the rich? A gucci [www.gucci-taschen-outlet.de] person nike free 5.0 [www.nike-free-run.de] entitled coach bags [www.coachoutletstore-online.com.co] to the nike mercurial [www.soccer-shoesoutlet.com] right where canada gooses outlet [www.canadagooses-2016.com] the people do not need, coach factory online [www.coach-factoryoutlet.net.co] what valentino shoes outlet [www.valentino-shoesoutlet.us.com] is cheap oakley [www.oakleyoutlet.ar.com] the person ralph lauren [www.ralphlaurenoutletonline.us.org] entitled adidas.de [www.adidas-schuhe-online.de] to? So why
阅览本评论的其余部份...


相关的链结
· 更多相关的
· 新闻来源为 Anonymous


相关报道-- :
· 《东方龙》全集汇编完成,将正式出版
· 凤凰——图腾的产生与五彩的寓意 · 福建四座清真寺 · 川滇(滇川)公路为抗战作出巨大贡献 · 抚州商帮 · 北京粤东新馆与革命家 · 清真之国的枪与枪城
文章评分
平均分数: 0
投票: 0

请花一秒钟给这篇文章一个分数:

完美
非常好
好
一般
差

选项

 友善列印格式 友善列印格式




Copyright © 2011 www.huiguan.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会馆网 |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You can syndicate our news using the file backend.php or ultramode.txt

HuiGuan Copyright © 2007 by TT. 本页产生时间: 0.0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