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莅临参观! 欢迎【 免费注册为新会员 】 一般访客请将鼠标指针移动到〔主要选单〕即可显示下拉式选单,点选您要参观之选项,即可进入本站参观!会员请先登入。  
 帐 号  密 码
 
欢迎参观 中国会馆
站内搜寻
登入 | 注册 首页会馆新闻资料下载会馆文化会馆之家会馆政务会馆图片排行榜

当前位置: 首 页 >> 会馆新闻 >> 会馆原创

 会馆原创: 《明宫秘方》传奇



《明宫秘方》传奇

作者:申新意 王培福

引子
1644年,闯王李自成率领起义军攻下北京,明崇祯皇帝自缢身亡、宫内大乱,御医薛祥趁混乱之际,偷携《明宫秘方》药书投奔了李自成,被封为大顺朝太医。不久,清军再破京城,李自成被迫撤军至湖北九宫山;清顺治皇帝派重兵前往围剿,混乱之中,薛太医不幸中箭从悬崖跌下生死不明。至于那部《明宫秘方》下落如何?更是扑朔迷离,三百多来年几成悬案。于是,围绕这部药书的踪迹所在,引出了一串串曲折委婉的故事。
第一回 群痞闹事、野郎中忍辱衔恨
    话说这年春季,河东安邑县城兴国寺里,住下一位外地来的江湖郎中,年约三十来岁,中等个头、眉清目秀、面皮白净,看上去好象文弱书生,只是脾气有些儿古怪,为人诊病从不争论医药费用,给多给少钱都笑而纳下;若遇贫困人家有了病时,其施诊、施药竟分文不取。那年月,正是兵荒马乱之时,人来人往的极少有人问津,况且兴国寺多年已绝香火,仅存一座拱门、纱窗,以及透风漏雨的破殿和一个坍塌欲坠的砖塔,平时人迹罕至;因此,那江湖郎中在这里住了半月有余,倒也相安无扰。
    且说城里有伙痞子,为首的叫“李三孬”,整日聚在—起,惯爱寻泼闹事、胆大妄为、无人敢惹。这伙痞子不知怎么晓得了江湖郎中住在这里,欺他是个外地来的善主,欲要诈上几个钱财,便于这日清早,—伙子闯进兴国寺内,寻觅那江湖郎中。李三孬先来—个下马威,骂咧咧道:“你小子哪来的野种,住到这儿,怎不与爷们缴出地皮钱呢?”江湖郎中情知来者不善,忙陪着笑脸求情道:“弟本是个行医糊口的穷郎中,初到此地,一来不懂规矩;二来手头拘紧,还望几位多多海涵,待些日子有了积攒,一定登门奉送。”
    李三孬哪里肯听,回身对几个痞子吩咐道:“看来这小子还不知咱爷们的厉害;去,把他的东西都给扔出来。”此话发罢,痞子们冲进破殿,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江湖郎中的铺盖卷儿和所有物什都抛在了院外,内中有只药箱被这么一抛,只见里面的瓶儿、罐儿、针儿,勺儿的一齐蹦出撤了一地。蓦的,药箱里边又掉出一本花绫纸儿装订的书本,江湖郎中见之神情骤变,立刻扑上去抢夺,却被李三孬抢先捡起拿到手中翻了一翻,见上面是蝌蚪一样的字儿,哪里认得半个,于是一抬手扔到半空中去。却也凑巧,正赶上一阵风儿刮来,将那书本不偏不倚吹到砖塔三丈高处的一个神龛里边去了。江湖郎中见状,疯了一般,拿头朝李三孬胸前撞去,直把对方撞了个仰面朝天。李三孬恼羞成怒,爬将起来揪住江湖郎中便打,众孬子也围上来拳脚相加,眼看江湖郎中性命危急;正在此时,猛听远处传来—声断喝:“住手!”
第二回 孤胆冲天,仝镖头见义勇为
    却说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来者年约四十左右,凛凛身躯、堂堂相貌,两道卧蚕眉下,一双大眼炯炯有神,此人便是威震晋、陕、豫三省的镖头仝振华。
    李三孬一见是他,心里当时暗暗叫苦,素闻此人武功高强,一向嫉恶如仇,我等今日在这里撒泼,叫他撞着了,岂能袖手旁观。仝振华阔步赶来,冲这伙痞子忿忿斥道:“你们这些无赖,青天白日欺侮人,是何道理?
    李三孬仗着人多势众,自然不会服软,话茬搭得老硬。道:“仝鏢头,这等事儿与你无关,趁早离去为好,免得伤了你我的和气。”
  仝振华冷笑一声道:“路不平有人踩,理不平有人管,若不让我仝某管这等不平事儿,除非日出西山、江河倒流!
    这伙痞子平时耀武扬威惯了,何曾怕过哪个,当下就有两个不知厉害的愣头货,恶狠狠地向仝振华扑了过来。只见仝振华迅疾闪了个身,不知如何动作了一下,两个家伙便被同时抛出了一丈开外,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李三孬毕竟是李三孬,其自知对峙下去凶多吉少,眼珠—转说道:“仝镖头,我今日还有事去办,没工夫与你纠缠,咱们后会有期!”说罢,朝众痞子一摆首,其余的慌忙扯起那两个被打倒的痞子,跟着他灰不溜丢的逃出了兴国寺。
    此情此景,皆被一旁的江湖郎中看在眼里。待这伙痞子走掉之后,他便咬着牙挣扎起来,走到仝振华面前纳头便拜道:“今日幸蒙恩人仗义行侠,方使小弟免遭大难,真不知如何答谢才好!
    仝振华忙用双手将他扶起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不知先生何方人士?因何流落在此?
    江湖郎中长叹一声道:“唉!说来话长,俺本湖北人氏,只因家中不幸,孤身飘零,实指望在这里寻个暂安之地,谁知……。”
    仝振华见他讲得可怜,深感同情,当即言道:“那些家伙必定再找你麻烦,这里不可再呆下去了,我今在德胜镖局当差,先生若不嫌弃的话,可到我那里歇就,如何?
    江湖郎中一听此语甚是欢喜,赶忙去收拾那些被痞子们扔在院里的东西,打点停当,正待与仝振华要走,蓦的想起什么,不禁顿足叫了起来。仝振华有些莫名其妙,遂关切的问道:“先生这是怎么了?
    江湖郎中神色焦急地用手指着砖塔,结结巴巴道:“俺险乎忘了,刚才那贼痞把俺的药……药书本儿,甩到上面去了,如何取得下来啊?这!……。”
    仝振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见砖塔三丈高处的一个神龛里果然搁了个书本儿,虽不知是什么药书,但看江湖郎中那副焦急的样子,想必是个要物。他轻轻一笑,拍着江湖郎中的肩头安慰他道:“先生不用急,待我将他取下来就是了。”
第三回 人前争胜,张郎中初施绝技
    却说仝振华讲完此话,脱掉外衣,往前走了几步,吸了口气,“嗖”的一声,整个身子便腾空跃起直飞塔上,一只手迅疾勾住神龛边棱,另一只手便将那本药书从里边取了出来。那一举一动,让那江湖郎中看的呆了,想不到仝振华那么一副魁伟的身板,一旦动作起来,竟如此轻盈,灵巧似燕。不禁脱口道:“好身手!”霎时,仝振华已从塔上跳下,将那药书递与江湖郎中;那江湖郎中接过药书千恩万谢,揣入怀里,两人遂相伴而行,向镖局走去。
    当他们来至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忽听路旁一家洒店里传出招呼声。“哎!仝师傅。”仝振华觉得声音很熟,抬头一看,只见那家酒店的窗户上出现一个胖乎乎的脑袋,紧接着门帘撩开,走出一位五短身材的汉子,原来却是警察局长徐世雄。这位局长大人,以前曾跟着仝振华学过一段拳脚,故而关系很近乎,多日未见,徐世雄硬要拉着仝振华进去叙旧。盛情难却,仝振华只好同江湖郎中进了酒店。
    三人落座,徐世雄一面招呼上酒上菜,一面与仝振华寒喧。酒菜备齐后,徐世雄在为江湖郎中斟酒的当儿,顺口问道:“这位先生面生的很,不知如何称呼?”
    江湖郎中忙起身回道:“敝人姓张,以行医糊口,初到贵地,人地两生,日后还要多多倚仗局长大人呢。”
  徐世雄打着哈哈道:“好说,好说。”随即话锋一转又道:“你们这些江湖郎中,我可见的多了。什么药到病除、华佗再生啦,吹的扯邪乎,我那姨太太得了老鼠疮,为此我不知请了多少郎中,到头来屁事不顶。”
    张郎中听罢,眼睛突然一亮道:“哦,徐局长,能否让鄙人前去试治一下?
    徐世雄摇摇头道:“那就不必了吧。”
    仝振华却在一旁极力串掇道:“既然张先生有意献技,为何不让他一试?”
    徐世雄碍于仝振华的面子,只好说道:“那我就再上一次当吧!
    三人喝罢酒,一同来到徐世雄家中。且说徐世雄的姨太太原来是个戏班名角,艺名“一品红”,生得婀娜多姿、红粉娇态、楚楚动人,因徐世雄垂诞她的姿色,于两年前花费了五千大洋收为二房,朝暮相伴。无边风雨不消细说,不遂意的是,—年前“一品红”脖颈起了肿块,肺脏染了结核,遍请名医高手精心医治,非但无好转,那肿块反而破溃流脓,肺结核也扩散伤络。“一品红”大口咯血,发烧咳喘,面色苍白,卧床不起,这可难住了徐世雄。
    张郎中审脉观舌,察看气色后,对徐世雄说道:“太太患了痨病,脖颈上的病叫‘鼠疮’,肺上的病叫‘肺痨’,为九死一生的险恶病,无绝方难以凑效。”徐世雄满脸陪笑,夸口许愿,迫切求治。张郎中从药瓶中倒出几粒丹丸投入徐太太口中;又取出一枚药锭置入疮内,外盖一帖膏药,仅数分钟功夫,治疗就完毕了。徐世雄甚感诧异道:“如此雕虫小技,岂能治愈我太太的大病?”但对这久治无效的病,他也只好服从治疗。
第四回 情谊深深,张郎中细说身世
    却说张郎中住进德胜镖局后,因仰慕仝振华的武功,闲时常跟着学点防身之术;仝振华身为武林中人,自然也向郎中讨教些跌打损伤的药方,彼此遂结为至交。于是,张郎中便将自己的身世及遭遇一古脑的倒了出来。
    当年,薛太医自悬崖上跌下后,幸而被半山腰一颗树挡住方未死去。翌日,药工张武采药到此,发现之后,将其解救到家中。虽经凋治,薛太医却终因伤势过重而离开人世,其临终前把自己珍藏的《明宫秘方》交给了张武,嘱他以后能以此造福于黎民百姓。张武将《明宫秘方》视为至宝,一代代传了下去……。
    到了光绪年间,清光绪帝染上痨疾,身体每况愈下,因得不到良方医治,对御医十分恼火,并在御批中写道:“屡吸汤剂,寸效毫无……名医伎俩,仅止如此,亦可叹矣。”当时被誉为“神医”的太医使赵文魁,见光绪帝病疾日甚一日,甚为惊恐,查遍明、清医案,好不容易发现有治疗痨疾的奇方妙术,但却在遗失了的《明宫秘方》中。可惜,年长日久,薛太医早巳在九宫山毙命,《明宫秘方》无疑已流落民间,后曾派人到九宫山—带多方打听调查,终无下落,只好不了了之。
    花香引蝶、魁宝招贼。日本情报机关不知道通过何种渠道竟获悉这部被视为国宝的《明宫秘方》落在张郎中父亲手里,便将他父亲抓去当作人质,以《明宫秘方》做为交换条件。张郎中的母亲为使《明宫秘方》不致落入日寇之手,并保住张家的唯一的一条血脉,遂让张郎中带着《明宫秘方》背井离乡,一路隐名埋姓、餐风露宿,流落到此……。
    且说“一品红”的鼠疮经张郎中施治了几次,不足—月功夫,疮口便已完全愈合,光洁如初,竟然连个疤痕都没有,这使得初时对张郎中抱有偏见的徐世雄大吃一惊,想不到这位衣貌平平的江湖郎中,医道却好好生了得;从此,对张郎中另眼相看、待为上宾。
    那天,张郎中登门来为“一品红”做诊后观察时,徐世雄备下盛宴非要拉住他喝酒不可;张郎中平日很少喝酒,偏遇上徐世雄是个海量,三杯酒落肚,便喝得满脸通红,架不住徐世雄又—个地劝酒,不一会儿就有些迷三倒四了。席间,徐世雄对张郎中大加赞赏一番道:“我徐某有眼不识金镶玉,以往对你这位名医圣手多有待慢,还请张先生多多见谅。”
    张郎中因酒喝得多了,说话就有些把握不住:“徐局长过奖,鄙人哪称的起圣手名医,只不过是根据祖传下来的《明宫秘方》……。”话一出口,自知失言,即刻停住,又应付了一阵,遂起身告辞。张郎中回到镖局,待酒醒后,其想起刚才的失言之事,仍有些懊悔不已。
第五回 石桥上,徐世雄图谋掠宝
    说话已到初夏时节,绿树葱茏,碧水潺潺,奇花竟放,异草织锦。
    这一天,时近薄暮、红日西坠,张郎中从镇外出诊归来,穿过那条繁华热闹的横街,行到镇首一座小石桥上,冷不防儿打对面树丛中窜出几个警察,凶神恶煞般的堵住了他的去路,亮出几把手枪直直的逼住了他。
    张郎中愕然一怔,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张先生一一。”随着一声招呼,树丛中又走出一个人来。张郎中定晴一看,原来却是警察局长徐世雄,心里顿时有了八九分明白,料到凶多吉少。其一面上前施礼搭茬,一面想着脱身之计:“张局长,请问这是……?”
   徐世雄冷冷一笑道:“我们早已恭侯多时了,想朝张先生讨件东西,不知张先生给不给面子?
   张郎中沉着的说:“徐局长所言却是何物?
  “《明宫秘方》!”张郎中心头一紧,果然不出所料,好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我为你的姨太太治好了老鼠疮,你非但知恩不报,反而见利忘义,欲要夺取我的《明宫秘方》,这不是欺人太甚吗?本待发作,细一想切莫坏了大事。于是,他按下心中怒火,强陪着笑脸道:“我一个江湖郎中,哪来的什么《明宫秘方》呀?”
    徐世雄哪里肯听,依旧冷笑道:“张先生,别再跟我徐某兜圈子了,你的身份我已经调查的一清二楚,只要你交出此物,看在你为我太太医好病的份上,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不然,莫怪我徐某不讲仁义了!
    原来,前几日,驻安邑的日军宪兵队接到上级情报机关“关于缉查张郎中,追出《明宫秘方》”的通辑令,特地传来警察局长徐世雄,命其协助追查此案。徐世雄便根据张郎中的相貌、口音及那次酒后失言,断定他就是日军通辑的挟《明宫秘方》出逃的要犯。但由于张郎中平素住在德胜镖局,碍于仝振华的面子,不好下手;于是他便找来李三孬一伙痞子当眼线,时时追踪张郎中。今下午张郎中出诊,被李三孬等看见,遂向徐世雄报告,设下了这个埋伏……。
    正当张郎中无法脱身之时,迎面走来—支出殡归来的队伍,张郎中一看心中顿喜,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趁那队伍临近桥头的当儿,张郎中犹如惊免跃起—般,挥拳击倒身边一个警察,疾迅穿过人群,奔入对面的树林中去了。徐世雄愣怔了一下,遂想到掏枪射击,又怕伤着出殡的人群,只得朝天鸣枪。枪声一响,周围顿时大乱,桥身原本窄小,这一来你拥我撞,更是乱成一团糟;待他们冲出人群时,张郎中早已不见踪影。徐世雄气急败坏的朝着几个愣神警察厉声吼道:“混蛋!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追!
第六回 敌忾同仇,仝振华斥凶顽
    却说此时此刻,仝振华正带着一帮徒弟在镖局习拳练武。忽听得“哐”一声门响,循声望去,只见张郎中推开院门,脸色苍白,跌跌撞撞地从外面奔了进来,见着他喊了一声“仝师傅!便一头栽倒在地上。”
    仝振华见状吃了一惊,慌忙上前将他扶了起来,急切地询问如何原因?张郎中喘着粗气把方才的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仝振华一听此话,气得咬牙切齿、浑身抖颤。
这时,远处已隐闻嘈杂的喧嚣声,仝振华急忙吩咐一徒弟赶快到外面察看动静,随即对张郎中说道:“张先生,看来你是不能再留在这里了,马上收拾东西快走!”正说着,那位徒弟飞快地跑了回来对仝振华急促地说道:“仝师付,快!徐世雄带着人朝这里来啦!怎么办。仝振华心头一颤,知道一场恶战断难避免了;因而,反倒冷静下来,不慌不忙地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为师我自有主张。你先带张先生暂且到房里躲避一下,让我来对付他们。”说完,径直朝门口走去。刚来至大门口,徐世雄已带着那帮荷枪实弹的警察闯了进来,见着仝振华便满脸堆笑、拱手施礼道:“仝师傅,打搅了。小弟是奉日本宪兵的命令,特地前来捉拿—位共党嫌疑,还望你能给予方便!
仝派华强压怒火,神色不露的道:“徐局长,此话差矣,我仝某人与众弟子平生只知护镖为业,从不过问国事,你跑这儿来抓共党嫌疑,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徐世雄闻听此言,一收笑脸,打起官腔道:“好啦,仝师傅,明人不讲暗话,小弟向你实话说了吧,那位共党嫌疑不是别人,正是住在你这里的那个姓张的郎中。刚才有人看到他已经跑进这里边来了,如果没有什么不方便的话,能否让小弟带人进去看上一看,小弟回去也好有个交待。”
  仝振华一听勃然大怒、虎目圆睁喝斥道:“徐世雄,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张先生费尽力气为你姨太太治好鼠疮,你不但知恩不报,反而与日本人勾结在一起加害于他,还有点中国人的良心么?
“少废话!”徐世雄恼羞成怒,显出狰狞面目,其朝手下一挥手:“进去给我搜!”那队警察掂着枪便朝房里闯去。仝振华大吼一声道:“哪个敢动,话音一落,众徒弟操起了家伙,齐刷刷立在仝振华的左右。双方对峙着,形成一种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且慢!”在这危急关头,张郎中泰然自若的从屋中走了出来。
第七回 战镖局,张郎中饮恨九泉
    却说张郎中为使仝振华与整个镖局免遭劫难,不顾自己安危挺身走了出来。这一举动,令在场的众人都吃了—惊。
    仝振华更是甚感意外,带着埋怨的语气说道:“你……你出来做甚?!
    张郎中动情地回道:“仝师傅,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而让你们都受到牵连……。”
    徐世雄见张郎中自投罗网,甚为得意,命令手下人道:“给我带走。”有两个警察立刻象恶虎似的扑了上来,便要绑架张郎中;却被仝振华举手一掌,先打倒了—个,随即—腿,又将另一个踢出了丈外。徐世雄见状,气急败坏地拔出手枪对准仝振华就要抠动板机,张郎中见情况不好,侧身一挡,“砰”的一枪,一颗罪恶的子弹击在了张郎中的胸上.只听他“哎哟”一声,手按胸膛软绵绵地瘫了下去,一股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没等徐世雄再开第二枪,身旁一个徒弟手疾眼快,抢先把他的手枪打掉了。
    此时,仝振华怒火中烧,犹如一头发了狂的雄狮,—个箭步跨了过来,左手一晃,右手一掌,掌带风声,势急力猛。徐世雄曾在仝振华跟前学过几个招式,其见势不妙,急来个缩颈藏头,躲过这一击。仝振华腾身一丈多高,身子平悬在空中,使了个“铁拐李单足下云梯”,用脚直奔徐世雄的头顶,若是击中,必定要脑浆进裂死于非命。徐世雄慌忙就地来了一个翻滚,再次躲过,但他毕竟武功泛泛,焉是仝振华的对手,仅招架了几个回合,便气力不济,额头鼻尖冒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
    仝振华趁机寻了个空,伸出铁掌狠狠朝着徐世雄的头顶劈去,风到掌到,“咔”的一声,徐世雄的头上红花飞溅,颓然倒地毙命。其余的警察拔腿要溜,哪儿还能走得脱,早被众徒弟围了起来,枪刺刀劈,杀了个—干二净。仝振华转回身,扶起尚有一丝气的张郎中,连声呼唤。片刻,张郎中缓缓睁开了双眼,望着仝振华断断续续说道:“仝师傅,那部……《明宫秘方》被我藏在卧室炕角的地砖下面啦,望你……好好保存,日后造福……黎民百……姓!”说完,闭上眼睛,气绝身亡。
    仝振华忍泪含悲来到张郎中的卧室处,正欲寻找《明宫秘方》,猛然听到远处枪声骤起。原来,张郎中从石桥走脱后,徐世雄已料定他会逃回镖局,因而指派李三孬前去日本宪兵队报告。这会儿,李三孬正带着宪兵队的人马朝这方向赶来了,情况紧急。仝振华一面吩咐众徒弟赶快撤离,一面继续寻找《明宫秘方》,就在他刚刚找见《明官秘方》的当儿,门外已传来杂沓的脚步声。仝振华情知不好,急忙揣起《明宫秘方》,越墙而出,朝中条山方向奔去。登上山坡,回首一望,只见沉沉黑夜,德胜镖局火光冲起,映红了半个天空。
第八回 重见天日,璀灿明珠放异彩
    光阴荏苒,白驹过隙。仝振华自逃离镖局后,背井离乡、隐姓埋名。直到解放后,他才返回故里,继续习武传艺,一面行医治病。
且说这年春季,运城市某家大医院,仝丽芳与丈夫李守信接诊了一个颈项淋巴患者,为其做了手术治疗,病灶清除彻底,并使用了抗痨西药。然而,缝线尚未拆除,淋巴结核又在原位复发了。当晚,仝丽芳与丈夫李守信为抢救患者生命,急忙赶到乡下去向父亲仝振华求教。仝振华从一个秘密所在取出一个小包,内中藏着一部精致的古装书,书上留有自明洪武以来,明朝历代皇帝御批的药书,对他俩说:“这是部《明宫秘方》,内里藏有九十九种疑难病症的治疗妙方,现传于你俩,望你俩精心研究,以造福于人类。”
“《明宫秘方》怎么会到了你手里呢?”仝丽芳、李守信二人惊讶的问父亲。“唉,说来话长啊!”仝振华长叹—声,慢慢讲述了那段曲折而悲壮的故事。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仝丽芳、李守信夫妇二人做梦也不会想到,这部被历代医学界视为国粹的《明宫秘方》,几经沧桑竟落入她俩的手中,顿时喜出望外,如获至宝。她俩纵观细看,用药皆为草木虫兽,法则反治正治,协调阴阳;与近代出版的《中药大典》及中医方剂学进行对照,尽皆奇方妙药。”于是,她俩从医治结核病着手,根据《明宫秘方》所载,运用现代医学技术进行反复研究,创造出“中药攻娩消散疗法”治疗结核病获得成功。应用此种疗法治疗淋巴结核,只需局部施药,结核即可自行分离脱落;治疗肺结核,患者口服“抗痨散”,病灶即可吸收钙化;用以治疗其他体内和体表结核,也都获得了满意疗效。八年来,他俩接诊淋巴结核2013例,肺结核1041例,其他类型结核664例,总有效率9991%;治愈率9738%,经省内外专家鉴定,居国内先进水平。
    19886月,新华通讯社向全国发电,报道了此项新闻。继之,来自长城内外,大江南北的求治信件象雪片—样纷纷飞来:南京玻璃钢厂高红珠颈淋巴结核术后久治不合,忧虑过度而精神失常;山西襄汾县张礼地质队大龄青年秦海洋颈淋巴结核溃脓14年,求偶屡遭失败;陕西渭阳柴油机厂陈建国患脑肺淋巴、附四种结核,花费万元,久治不愈、痛苦万状;山西绛县陈村王庚宝患空洞肺结核反复咯血、卧床不起;山西临猗县许家窑张月英患腰椎结核,手术两次,花费万元未愈;天津市海洋渔业公司高贵山患附结核久治不愈,失去家庭温暖;上海市广播器材厂吴钟鸣患多发性淋巴结核,碾转治疗十余年不愈;山西临汾市枕头村徐雪燕患腹腔淋巴结核,阵发腹痛,反复发作,久治不愈;天津市宝坻县中郝庄张文静臀部软组织结核,被大医院判为不治之症;山西介休化肥厂李自起患浸润性肺结核久治不愈,失去生活信心;太原市磷肥厂李继莲患肺门结核,长期药物注射而致臀部皮肉硬化;山西乡宁县东坡村郭秀萍肺结核久用西药,肝肾损害,面浮肢肿,头发脱落……等等。在改用本疗法治疗后,先后痊愈。
    武昌造船厂袁光前患肺结核30年,访全国各地名医,用过多种秘方,然而毫无疗效;后用本疗法治愈,惊叹不已!特设立了结核病家庭义务咨询处推广此疗法。接着,四川攀钢纳西族青年和正学、赤峰市蒙古族白玉峰、广西钟山县珊瑚矿壮族李位琼、贵州台江县纺器厂苗族马丽、吉林安图县医药公司朝鲜族金虎……等等,经本疗法治愈后,在家乡也相继建立了结核病家庭义务咨询处,为患者传送福音。更有说服力的是辽宁丹东市精神病院主治医师陈科,山西万荣县中医院医师畅翠云均患了结核病,曾经中西药、进口西药及手术治疗而未愈,在改用本疗法后,竟奇迹般地痊愈了。他们连声称赞李守信、仝丽芳为同行中的姣姣者,分别向省评奖办公室发信为李守信、仝丽芳医师请功授奖。
    199012月,李守信、仝丽芳夫妇荣获了山西省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他俩研究的科研成果,经卫生部组织专家评审推荐编入《中国技术成果大全》,国内40余家报刊杂志及中央、省、市电台先后报道了这一新闻。
    不久前,山西省卫生厅越级晋升李守信为中西医结合副主任医师、仝丽芳为主治医师,并行文拨款80万元,建设运城市结核病医院。他俩急病人所急,想病人所想,在运城市内北大街207号建立了结核病通讯治疗咨询处,为全国各地患者咨询寄药,使病人不出家门即可治愈。
    历经沧桑,明珠放彩。为了继续挖掘《明宫秘方》,李守信夫妇决定成立疑难病研究所,从痛苦大、发病率高的癫病、眼疾、关节炎、骨刺、阳萎……开始,逐项攻克,完成《明宫秘方》先辈传人,造福于人类的夙愿。
 

 

本文发表于《东方龙》19913月总第8
 

 

 



本文章来自 中国会馆http://huiguan.org.cn

这份报导的永久网址是: http://huiguan.org.cn/modules.php?name=News&file=article&sid=274


贴出者为 Anonymous    贴出时间为 2007-06-05 06:48:36
[ 选择新的主题 | 添加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相关分类文章相关主题文章
·东方龙诗会(一)
·桃花潭畔群英会--作者:汤锦程
·会馆社团在英国华人中的团结作用
·民族与文化思札
·鼓山“坐韦驮”史实
·十三马街书会
·神奇的铜喷洗与公道杯
·弘扬茶文化 振兴茶经济
·孔子和如来佛


Re: 《明宫秘方》传奇 (分数: 1)
由 ozaki399 与 2016-07-02 11:18:46
(使用者资讯 | 寄出讯息)
寶寶團拍 [goo.gl]
婚紗照 [goo.gl]
婚禮錄影 [goo.gl]
婚禮攝影 [goo.gl]
新娘秘書 [goo.gl] 
結婚包套 [goo.gl]
婚紗禮服 [goo.gl]
寵物攝影 [goo.gl] 
寵物寫真 [goo.gl]
兒童攝影 [goo.gl]
兒童寫真 [goo.gl]
寶寶攝影 [goo.gl] 
嬰兒攝影 [goo.gl]
藝術照 [goo.gl] 
孕婦寫真 [goo.gl]
孕婦照 [goo.gl]



Re: 《明宫秘方》传奇 (分数: 1)
wty123 (18650393349@163.com) 与 2016-09-28 14:32:14
(使用者资讯 | 寄出讯息)
bloom.Slowly omega watches [www.cheap-omega-watches.com] chewing polo ralph lauren outlet [www.poloralphlaurenoutlet.net.co] Autumn michael kors handbags [www.michael-korsbags.co.uk] Whispers, pandora charms [www.pandoracharms-canada.ca] on air max 2015 [www.nikeair--max.fr] the michael kors [www.michael-kors.com.es] fleeting giuseppe shoes [www.giuseppe-zanotti.net] melody tommy hilfiger [www.tommyhilfiger.net.co] playing, celine handbags [www.celine-bags.org] so jordan release dates [www.jordanrelease-dates.us.com] you michael kors outlet [www.cheap-michaelkors.com] say true religion jeans outlet [www.truereligion-outlet.us.org] you adidas shoes [www.adidas-shoes.cc] want ray ban [www.ray-bans.co.uk] to asics [www.asicsgels.de] turn oakley sungalsses outlet [www.oakleysoutletonline.cc] a nike store [www.nikestore.com.de] blind vans shoes [www.vans-shoes.net] eye.Because air max [www.nikeair-max.es] I nike roshe [www.nike-roshe-run.com.es] like converse [www.converse.net.co] a puma shoes [www.puma-shoesoutlet.com] little los angeles clippers jerseys [clippers.nba-jersey.us.com] bit longchamp outlet [www.longchamp-bags.us.com] before michael kors outlet online [www.michael-kors-outlet-online.us.org] spreading; kate spade outlet [www.kate-spadeoutlet.net] because ray ban sunglasses [www.raybans-outlet.cc] like, new balance [www.newbalancecanada.ca] I ralph lauren [www.ralphlauren-au.com] will ralph lauren [www.ralphlauren-au.com] think detroit pistons jerseys [pistons.nba-jersey.us.com] of pacers jersey [pacers.nba-jersey.us.com] you bcbg dresses [www.bcbg-dresses.com] encounter.So timberland shoes [www.timberlandshoes.net.co] squirming, nike store [www.nikestore.com.de] remembering chanel

阅览本评论的其余部份...


相关的链结
· 更多相关的
· 新闻来源为 Anonymous


相关报道-- :
· 《东方龙》全集汇编完成,将正式出版
· 凤凰——图腾的产生与五彩的寓意 · 福建四座清真寺 · 川滇(滇川)公路为抗战作出巨大贡献 · 抚州商帮 · 北京粤东新馆与革命家 · 清真之国的枪与枪城
文章评分
平均分数: 0
投票: 0

请花一秒钟给这篇文章一个分数:

完美
非常好
好
一般
差

选项

 友善列印格式 友善列印格式




Copyright © 2011 www.huiguan.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会馆网 |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You can syndicate our news using the file backend.php or ultramode.txt

HuiGuan Copyright © 2007 by TT. 本页产生时间: 0.10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