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莅临参观! 欢迎【 免费注册为新会员 】 一般访客请将鼠标指针移动到〔主要选单〕即可显示下拉式选单,点选您要参观之选项,即可进入本站参观!会员请先登入。  
 帐 号  密 码
 
欢迎参观 中国会馆
站内搜寻
登入 | 注册 首页会馆新闻资料下载会馆文化会馆之家会馆政务会馆图片排行榜

当前位置: 首 页 >> 会馆新闻 >> 会馆民俗

 会馆民俗: 文学与民俗



文学与民俗 

作者:李剑
 

一定的文化总是和一定的民俗联系在一起的。“文化”是一个普遍概念,它存在于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无数具体的生活之中。民俗是形成一定文化的因素之一;因此,一个民族的文化不论多么发达,其间总能寻出其内含的民俗特质。这里,民俗已经不是一种独立的生活现象了。它作为一种影响、习俗和心理素质,水乳交融般地和文化揉在一起。 
文学是文化的组成部分,它更多地也更直接地吸取着民俗营养。民俗不是一种单纯的生活模式,它是和社会与自然环境、心理素质、经济形态等等内部和外部原因联系在一起的。现在流行的“西北风”之类的歌曲,实际上是陕北民歌的升华和发展—— 
我家住在黄士高坡, 
大风从坡上刮过, 
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 
都是我的歌我的歌……。 
这支歌目前几乎“普及”了,大人小孩都会唱、都爱唱,而不论谁唱,也不论唱得如何,都能从歌声中传达出一种粗犷、豪迈的气质。这气质(亦即歌词和曲调的震憾力量),不是用嗓子吼出来的,也不是凭着丹田的真气,而是靠着“黄土高坡”上真实的历史和真实的生活。那里,确确实实有着数不清的“黄土高坡”,有着无尽无休的“东北风”和“西南风”。那里的人们世世代代在黄土地上生活,每天迎接日出,每年迎接春天的灿漫和秋天的丰收。土地使他们诚真沉厚,大风使他们健壮而豪迈。他们什么也不怕,就怕对不起别人。千百年来,先人们的白骨埋在黄土地里,这白骨又支撑着沉厚的大地,催发着绿色的新芽。这就是历史,就是生活,就是他们出口成曲的歌。这歌唱出了他们的情怀,也唱出了当地的民俗,那就是:不论婚丧嫁娶,还是衣食住行,都蕴含着一种高亢的奋发、激情,都显露着心底的真情,——象他们敞露着的结实的胸肌那样。 
塞外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我国最寒冷的地域之一。严冬,气温可到零下四十多度,当地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 
冬天白毛呼呼(风雪), 
夏天黄毛呼呼(飞沙), 
身上羊毛乎乎(皮袄), 
锅里莜面糊糊(粘粥)。 
这四句顺口溜,基本上概况了当地人的生活环境,他们确实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的。冬天,大雪封立,地冻如铁,很多地方特别是山沟,并无充足的煤可供取暖,多是烧些山柴和牛粪。吃的呢,主要是土豆和莜面,品种虽然少,但做得十分精细,如莜面窝窝,其做法是:手臂上驮一块面,从食指和中指缝中挤出一点,往腿上或小臂上一搓,即搓成一条面片。一揭一抖,那面片便发条似的卷左食指上。往笼上一戳,一个圆淄淄的小窝窝便立在上面。很快,小窝窝们整整齐齐地排在一起,象一个莜面做的蜂窝,再把土豆丝、干肉丝、山菲菜沫等东西撤在小窝窝中,蒸熟后吃吧,别提有多么香啦!寒冷和与寒冷的斗争,锤炼了他们的意志。环境作为一种客观机制,深深地铸进了他们的气质和人格,他们既豪迈又坚强,似乎不存在什么困难。他们不善于大喊大叫,只是默默地耕作和付出,这就是生活本身,欢乐也就在其间了。这样的地域,便产生特定的民俗,从语言中的“俄(我)”到歌声中的“甚(啥)”,无处不在。 
文学离不开生活,而生活中的民俗已经使生活显示它们的固有特性。借助于民俗,文学可以更快也更深地扎根到生活之中。一些作家并没有到过某某地方去,或者并没有在那里长期生活,但他们却可以写出那里的生活,有时还写得真切感人。他们靠什么呢?这里,很重要的原因是吸收了那里的民俗营养,特定的民俗是对特定的生活的第一次概括。 
民俗不单是一种可触可见的生活程式,常见的如多种多样的婚丧嫁娶和衣食住行。从根本上说:它是某一地域的心理特质。这心理特质是环境和历史的产物,既不能一下子创造出来,也不能一下子让它泯灭。同世间任何事物一样,有一个复杂的生成过程,只不过这过程是伴随着生产和生活而显得悠远而已。 
常言所说的“尘缘俗念”,也就是说:生活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从一定的民俗中走出来的,都打着特定的民俗烙印。不论你怎样的“脱胎换骨”,你总得有“衣食住行”和“举止言谈”吧!一有了这些,也就有了一个“俗”字。这里的“俗”是一种生活特性和地域性习,不论对谁都不是可怕的,正如吃辨椒和喝白干一样,爱吃则吃,爱喝则喝。 
文学是研究生活的,是用形象表现人物个性的,不论有多少新的探索和追求人,生活中的人,总是不能脱俗的。应当“脱”的是“庸俗”,而不是“民俗”,民俗是文化的组成部分。 
由此说来,研究文学和民间文艺就离不开对民俗的研究,这是一门很深的学问,也是一个十分伟大的工程。我国有十亿之众,民俗的表现形式也五光十色、千差万别,民俗研究将是大有可为的。 
时代在前进,民俗之河也随着生活之河常流常新。在改革开放的八十年代,民俗的发展变化是很大的,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新的课题。 

(作者:北京作家<东方龙>副主编) 

发表于《东方龙》1989年1月第一期(总第1期)


本文章来自 中国会馆http://huiguan.org.cn

这份报导的永久网址是: http://huiguan.org.cn/modules.php?name=News&file=article&sid=1936


贴出者为 Anonymous    贴出时间为 2010-01-29 17:12:31
[ 选择新的主题 | 添加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相关分类文章相关主题文章
·野外婚礼
·山东潍坊民间婚俗琐谈
·绛县《龙舞》甲天下
·“友方”到“偷婚”
·剪纸浅说
·读《荆楚岁时记》杂谈民俗
·野外婚礼
·源於一次對話
·南北流(三)
·宣武区文化委行政执法队、宣武区工商分局执法检查队联合执法成功打击盗版书
·临川大文化论坛正式成立
·山东潍坊民间婚俗琐谈

相关的链结
· 更多相关的
· 新闻来源为 Anonymous


相关报道-- :
· 《东方龙》全集汇编完成,将正式出版
· 凤凰——图腾的产生与五彩的寓意 · 福建四座清真寺 · 川滇(滇川)公路为抗战作出巨大贡献 · 抚州商帮 · 北京粤东新馆与革命家 · 清真之国的枪与枪城
文章评分
平均分数: 0
投票: 0

请花一秒钟给这篇文章一个分数:

完美
非常好
好
一般
差

选项

 友善列印格式 友善列印格式




Copyright © 2011 www.huiguan.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会馆网 |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You can syndicate our news using the file backend.php or ultramode.txt

HuiGuan Copyright © 2007 by TT. 本页产生时间: 0.0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