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莅临参观! 欢迎【 免费注册为新会员 】 一般访客请将鼠标指针移动到〔主要选单〕即可显示下拉式选单,点选您要参观之选项,即可进入本站参观!会员请先登入。  
 帐 号  密 码
 
欢迎参观 中国会馆
站内搜寻
登入 | 注册 首页会馆新闻资料下载会馆文化会馆之家会馆政务会馆图片排行榜

当前位置: 首 页 >> 会馆新闻 >> 会馆民俗

 会馆民俗: 云和县崇头镇南山村田野调查



云和县崇头镇南山村田野调查
 
作者:王全吉(浙江省群众艺术馆)
 
概 况
 

2006年3月下旬,我踏上了去云和县崇头镇南山村的路。同行的有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的邱真土副局长、县文化馆音乐干部陈江涛,镇文化站干部王霏开着小车接我们进镇。这是浙江省百村农民文化生活调查课题的预调查之一,我选择了山区的村子。村长在离村不远的镇上早早地等候着我们。 云和县在浙江西南部,丽水市中心。崇头镇离云和县城,大概20分钟的车程,交通很方便,到晚上九点钟还有公交车。镇子在两面蜿蜒的山脉间一片面积不大的谷地,一条清澈的河流从镇上流过。 这里处于东南丘陵,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南山村座落在崇头镇一脉青葱的南山坡上,村以山名。南山村有324户人家,户籍人口936人,畲族人口430人。年轻人中,学历多为中学和小学;老年人中绝大多数不识字。村民们分散在里南山、上南山、下圩、上堂、叶家、梅家、陈家、沙梧、马车后9个高低错落的自然村子里。屋子很多都是泥打墙,看上去有些古朴。南山村人均年收入2000元。村里一年只有3000元的茶山承包费收入,村长、支书一年到头没有误工补贴。 与我想象中不同的是,这个山村里的年轻人很少出门打工。云和县是香菇之乡,崇头镇是云和县食用菌生产大镇,镇上农民每年种植香菇和黑木耳1000多万袋,人均1000多袋。先前该镇农业的主导产业是袋料香菇,袋料黑木耳生产是云和县崇头镇近两年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的一大方向,镇政府专门成立了“崇头镇袋料黑木耳标准化生产示范基地”领导小组,建立三望栏村、岩下村、南山村袋料黑木耳标准化生产示范基地,镇政府拿出资金予以补助,扶持菇农发展该产业。 香菇和黑木耳种植是南山村村民主要的收入来源。坡上搭着一个个香菇棚,村民们正忙着活儿,空气中夹杂着青草味儿,还有好闻的香菇的清香。 文化生活现状 村子里家家户户贴着春联,虽然春节已经过去,但眼前鲜红醒目的春联,让人想起刚刚过去的春节。节日文化在山村里典型的表现,就是家家门口大红的春联了,有“财运亨通通四海,富水长流流万年。”有“富如旭日腾腾起,财似春草滚滚来。”读着这样的文字,我感受到山村里盈盈的喜气和村民们新的一年里对富裕生活的祈盼和向往。 村里的大会堂曾经是南山村民精神文化生活的一个场所,几百平方米的建筑。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建造的房子,现在看上去已经很破旧,外墙前两年新抹了一层水泥,窗户基本上没有玻璃。屋顶有好几处漏了,露出一小片一小片亮亮的天空。大会堂里面空荡荡的,朝南的一面,砌了一米高、六七十平方大小的舞台,早些年开会时是讲台,演出时就是简易舞台。 村长叫王建盈,一个36岁的年轻人,热情能干,云和县人大代表。他说1980年之前,村民大会都在村里的大会堂开。以前村里的演出都在这里,有地方戏演出,有歌舞表演,看的人很多。王建盈十七八岁时在这里跳霹雳舞,那时候村里跳的人挺多,几十个人。后来,都成家立业,不再跳跳唱唱了。王建盈觉得现在村里没有文艺活动,就觉得生活中少了些什么。 2001年,他当副村长的时候,开村民代表大会,就有人提建议,村里应该搞一些文化活动。畲族村民善唱歌,有人出嫁、过世的时候,都唱山歌,唱起来很好听。村里有文艺活动场所,他们平时都会来唱的,如果有卡拉OK设备,就更有吸引力了。现在村里文化活动没有组织,主要是经济比较困难。五十来年的大会堂漏了好几个地方,没有钱去维修。他的话语里,我能感受到他对文化的热望,同时隐含着一丝无奈。 南山村民风淳朴,村民们业余时间打麻将的人比较少,要打麻将得到山下的镇上去。平时,村民们都在家里看会儿电视,就早早地睡了。村子里大多数人家都装上了有线电视,初装费最初的时候是600多元,现在初装费360元,一年有线电视收费168元。没有装的话,只能看中央一套和浙江卫视。村子里没有装有线电视的,有百分之十左右,这些人家有些就买来铁锅一般大小的卫星接收设备,多收看几个电视台节目。经济比较困难的村民,家里没有电视机,有时就跑到邻居家看会儿电视。村里家里的广播喇叭,近十年来已经没有了。 村里文化活动少,村民们平时文化生活又是如何?在走访中,我了解到看电视成为村民们晚上主要的文化生活内容。花鼓戏老艺人吴盛勋晚上看中央台、浙江台和丽水台的新闻,最喜欢看侦探破案的。年轻的村民中,不少人喜欢看杭州电视台《1818黄金眼》、浙江电视台的《纪实》、中央台的《同一首歌》,喜欢看电视连续剧。看报纸和书的村民数量不是很多,吴盛勋平时爱看书,他喜欢看小说,古代小说,从山下的镇文化站借来的,他看《三国演义》、《东周列国志》、《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也会翻阅一下看相方面的书。在镇上开着一家联通公司在崇头镇代理店的村长爱人,平时看书看报,《云和日报》和《丽水日报》每个村都要订的,看看报,灵灵市面。 南山村的夜晚很宁静。也有年轻人偶尔去云和县城里跳舞、唱歌、看电影,或者上网吧的,但是在问卷调查时发现,受访中这样的人极少。我在那里见到了36岁的村民蓝土田,他有一辆两吨的彪马卡车,跑运输,还种香菇。他是村民代表,村里11个队的队长之一。蓝土田是畲族人,畲家的孩子,从小学唱歌,老人教孩子唱。他没有练过,只能唱几句。他最喜欢看电影,盼望县上年年送电影到村里来。去年县里组织来村里放电影时,各队长通知村民来看,都很开心的。以前镇里有电影院,现在那座破旧的电影院成了种植香菇的地方。蓝土田每年都会到城里看电影,一年大概三、四次,或者四、五次,喜欢看武打片。他常常把彪马卡车停在县城中山街那里,一个人去看电影。今年比较忙,忙着种香菇、拉货,还没有去看过一场电影。 我是2006年3月22日来到南山村的,一连几天我就在村里走访,村民们的热情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这是一个与我想像中完全不一样的山村,村民们生活在古老的村庄里,不像有些寂寞的山村,年轻人都出门打工,只留下老人和孩子。南山村不少村民喜欢唱歌、跳舞。如果经常有文化宣传活动,人都会开心活泼许多的,有受访者这样对我说。 问卷调查情况 在南山村,我发放了30份问卷,回收30份,其中18—40岁的村民10份,40—60岁的村民10份,60岁以上村民10份,男女比例各为50%。25人从事种植业,2人从事商业零售,还有3人选择了“其他”。在问卷调查“平时的文化生活内容”多项选择中,平时“看电视”的有29人,有时去“看戏”、“看电影”和“看书报”的分别是14、16、16人,选择“打麻将扑克”的6人,去“上网”的有2人。在“最迫切的文化需求”一栏,选择“看戏看演出”的23人,接下来依次为“文艺辅导”、“学习科技知识”、“观看电影”、“健身锻炼”;访谈中也有年轻的妇女,觉得健身锻炼很必要,她说健美操也会比较受欢迎的,她笑着说,女人嘛,爱美。在“希望送文化下乡的内容”一栏里,66%以上的村民欢迎“电影放映”、“歌舞演出”、“地方戏剧演出”和“文艺辅导培训”。 在问卷调查中,许多村民对自己文化生活的满意度偏低,在“很满意”、“比较满意”、“基本满意”、“不满意”和“很不满意”5项中,普遍选择了“很不满意”,以“很满意”为5分,“很不满意”为1分,30位村民文化生活满意度平均为1·3分。“对村级文化活动设施满意度”平均分为1分,属于“很不满意”,“对村文化活动满意度”平均为1·5分;对上级文化部门送文化下乡的满意度打分中,平均分为1·76分,属于“不满意”,只有1个受访者打了4分,她认为去年县里送电影进村,应该打个比较高的分,每年送文艺演出到镇上,她都还记着的。去年县委宣传部组织送电影下乡,到村大会堂免费放映一场,两部影片,一部是《黄飞鸿》,全村百分之八十的村民都来观看了,自己带凳子。村民们喜欢武打片,喜欢喜剧片。村长王建盈说:“当然,还是村民自己参与文艺活动,唱唱歌,跳跳舞,更有意思。” 问卷调查中,受访的所有村民都认为村里应该要有一个文化活动室,希望上级部门拨出专款建造文化活动室,添置卡拉OK设备,送二胡等一些乐器,村民们会很喜欢的。畲族民歌手雷吾花也表示,如果村里有文化活动室的话,她和一些村民们都会去那里唱歌、活动的。村长王建盈说,我们村里的吹号、拉二胡,在镇上都算好的。目前村大会堂维修的话,要3万元钱。新建文化活动室,没有4、5万元钱,看来不行。 南山花鼓戏 在南山村,我看到了村民表演的花鼓戏。云和县的花鼓戏起源于安徽省凤阳县,清朝时期传入云和县,其中云坛乡包山村花鼓戏比较著名。民国7—8年间,包山花鼓戏名噪处州,演出极为红火,演出节目有《打花鼓》、《篾篱阵》、《卖花扇》等20多个群众喜闻乐见的传统剧目。花鼓戏经当地民间艺人修改加工后四处传唱,自成风格,从而形成本土文化,是浙江省文化厅公布的民族民间文化艺术之一。“旧俗于年前,村里由公选的灯头任事,筹资制办花灯,并召集十余岁的少年教习。正月初二起灯,率班出村巡回献艺,至正月二十日回村烧灯停演。演员年纪稍长就改学乐器,充实乐队,一般非春节期间不演,如遇迎神赛会时,亦在村中夫人庙或张氏祠堂等处演出酬神。”这是我从《丽水市民族民间舞蹈集成》一书中查到的相关资料。 南山村的花鼓戏是镇文化站汤姓的站长,去年在全省范围内进行民族民间艺术地毯式普查中发现的,这些日子进行恢复性排练,下个星期,县里文化部门要来拍录像。 我在南山村见到了花鼓戏老艺人吴盛勋和梅春跃两位老人。吴盛勋老人今年65岁,患着比较严重的高血压,提起花鼓戏,就很有精神。他说南山花鼓戏很早就有的,1951年庆祝土改,就演花鼓戏,演出的都是一帮少年。吴盛勋当年13岁,邻乡一个姓季的老师教少年们演花鼓戏。那时候,我们演花鼓戏演到天亮,看的人跟在后面,看到天亮。当时还是少年的吴盛勋演旦角,到镇上去演,还到其他乡镇去演。演员4个人,连后台伴奏的有20多人。那时候观众很多,常到村民家的中堂去演,中堂里里外外都是人,很热闹的。演出的有《卖草灯》等七八个戏。花鼓戏一般多在春节里演出。“文革”期间停了。1978年演过一次,到崇头镇各个村里演,1991年也演过。2002年春节,在村子里演《大花鼓》,演《卖花线》、《补缸》、《凤阳看相》、《打纱窗》。春节里基本上每天都演,村民家中堂稍大一点的,演出《大花鼓》,家里地方小一点的,演花鼓戏。《大花鼓》一演就是一个小时;演花鼓戏的,半个小时。正月十五之前,天天都在演,很是热闹。 吴盛勋老人内心有个想法,他说村里的花鼓戏剧团,再不搞的话,可能就失传了,他真的希望能让花鼓戏在民间流传下去。一是要培养接班人,村里能搞起俱乐部,下一班人可以教起来。最好村里有文艺活动室,要不如果在家里搞,就不太方便。现在村里的大会堂很破烂了,如果上级政府部门拨款在大会堂那里辟出个房间,积极性高的文艺骨干,会经常来村里搞文化活动。村里的花鼓戏剧团能得到一些经费上的补助,添置服装、乐器、服装,以及部分道具,大家积极性会更高。春节的时候,演花鼓戏,把村里的春节搞得热热闹闹的。 吴盛勋老人手头有一本南山花鼓戏《卖草灯》,封面上写着“吴盛勋抄于二00五年七月,崇头镇文化站翻印”的字样,说的是一个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的故事。角色不多,生、丑、旦等三、四个角色,故事也很单纯,有白有唱,结尾还着祝福、讨彩头的意思: “过了九个十个月, 生下一个小后生, 送他书堂读五经。 送他上京求功名, 皇帝老子看他年纪轻, 给他皇榜第一名, 奖他一个大红顶, 旗牌插在前三门。 ……” 村长王建盈14、5岁时,演过花鼓戏里的小丑,演过的本子有《大花鼓》、《卖花线》、《补缸》,村子里演,还到云和城里去演过。一个晚上演二十多户到三十户。每到一家演出,主人会给个红包。四个人演,连后台也有20多号人。一个晚上下来,每人一元多元钱,那时很开心的。 那天,吴盛勋、梅春跃两位老人和邱日龙、刘家后等拉二胡的几个年轻人,在有着破旧和落寞的村大会堂里,排练着花鼓戏《卖草灯》。吴盛勋老人先是用稻草扎了两个圆圆的道具草灯,上系一根细麻绳,挑在小巧的小扁担两端,让满头白发、神清气爽的梅正跃老人担在肩上。看上去两位老人是很好的搭档了。在邱日龙他们悠扬的曲调里,两位民间老艺人双脚向正前方“碎步”走着圆场,边演边唱。许是很久没有演了,演出显得不够娴熟,吴盛勋老人不时会停下来,进行必要的指点和调整。 花鼓分大花鼓和小花鼓。大花鼓是一出大戏,在各家的中堂摆开演出阵势,在乐队的伴奏中表演,演出时间大约半个小时。小花鼓人物较少,演出大约五、六分钟,最多不超过十分钟。过去乡村正月里热热闹闹图个吉利,走村串户,天黑起灯,鸣锣敲鼓,天亮前回村,到正月十五就“刹灯”,再演要待来年了。南山村的花鼓戏表演朴实、谐趣,以二胡伴奏为主,以小丑、小旦和小生的表演最有特色。旁边的云和县文化馆音乐干部陈江涛告诉我,像这样念白一句、唱一句的形式,在花鼓戏中还是很少见的。 五个儿郎(小孩)扮演相公、丫环、小姐、花鼓公、花鼓婆,在众场(如宽阔的堂屋、旧时的祠堂、后来的会堂等)蹭摆开,乐队伴奏,小孩说学逗唱,趣味横生。小花鼓则由花鼓公、花鼓婆、相公三个角色边走边唱,即兴编唱词。凉岭下花鼓戏在与乡村民情的糅合中,泛化为村民们自娱自乐的一种表演形式,正月里图个热闹与吉利。他们从正月初三、四开始挑选儿郎(小孩),到初九,花鼓开始走村串户,天黑起灯,鸣锣敲鼓开道,一个晚上往往要串四五个村落,但必定要在天亮前回村。一直到正月十七“刹灯”,一年的热闹就此而止,来年一切从头再来。花鼓戏在南山村,基本上保持着它本真的面貌。 在村大会堂花鼓戏排练现场,邱日龙、雷少忠拉二胡伴奏。邱日龙今年46岁,以前跟着村里一个老艺人学拉二胡。他父亲拉二胡拉得很好,耳濡目染,自己就学会了。没有谱子,都是靠耳朵听、心里默记的。邱日龙十七八岁开始学拉二胡,1985年春节开始,结伴演出村花鼓戏。花鼓戏曲子叫什么,他叫不出来,只知道是乡间很熟悉的那些曲调。昨天吴盛勋老人叫他来伴奏。邱日龙觉得排练一段时间便熟练了,第一次合奏,有时还合不起来。35岁的刘家后,拉二胡,吹唢呐,样样在行,现在主要以此为生。他前两年种香菇,现在乡间的红白喜事,大多少不了他和雷少忠他们。有时,也去附近的庙里做功德,已经连续三个晚上没有休息了,一个晚上200块钱,至少有170、180块钱。山区里的丧事一般两个晚上,三个人一班,一个敲鼓,两个人拉琴。今晚村里要排花鼓戏《大花鼓》,他就不去庙里做功德了。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主要就是演花鼓戏,一演就是好几个晚上。那时有村里有俱乐部,村里有个老师,他很能干,根据形势需要,创作一些文艺节目,宣传党的政策,唱的多是花鼓调,内容是新创作的。村俱乐部就在学校里,白天是学校,晚上是俱乐部,进行演出活动。 “文革”期间就不再演花鼓戏,八十年代始重新露面,这些年偶尔演,次数不多,且主要演员年纪都六十多岁了。 南山畲族民歌 畲族迁徒并定居云和已有700余年的历史。云和县与景宁畲族自治县相邻,原先就是一个县,1984年分县而治。畲族村民长于歌唱,在日常生活中,把学歌唱歌作为一种重要文化生活,在调查中,我了解到,畲族青年这一辈中,小时候他们的奶奶就教他们唱歌,许多畲族村民都会唱民歌。畲族歌手雷吾花说,以前畲家人都会唱山歌,现在三十岁以下的都不会唱了。 以前南山村的畲族女子出嫁,更像是一场赛歌会,喜庆而热闹。有资料记载:迎亲的人来到女方家村口,赤娘(伴娘)和女方姑嫂用长刺的杉树拦路,放了鞭炮递上红包还不行,一定要对歌,对不上来可进不了村子。畲族的山歌远近闻名,畲族的山歌是用独特的畲语演唱的,且用假声歌唱,曲调很特别。调查中,畲族歌手雷吾花笑着说,以前,畲家姑娘出嫁的时候,男方宾客来,进门就要对唱,一直唱到他们认输了,她们就会很得意地用歌声把他们奚落一通。近些年来,畲族村民婚嫁的时候不再唱民歌了。 丧葬的时候,以歌代哭,这是畲族丧事中别具一格的习俗,这个畲族习俗还在南山村保留着。唱的哭歌有“守孝歌”、“大离别”、“小离别”、“二十四更歌”、“思亲歌”等,歌词悲哀凄切,愀然动容,催人泪下。歌手雷吾花说,往往一帮人在一起唱着,唱一些很苦的歌词,整整一个晚上都在唱,唱到第二天天亮。歌唱的内容多为对死者的缅怀,都是挑最苦的唱,很伤心的,让人听了流眼泪的歌词。这些唱词随编随唱,用不着歌本的。在南山村,若有畲族村民去世,雷吾花和村里的歌手会被邀请着去唱,没有报酬。 今年53岁的雷吾花,是南山村著名的畲族歌手。还是三十七、八岁的时候,雷吾花就到福建闽东,参加闽东畲族文化艺术节,她在那里住了十几天,唱歌比赛结束,就回来了,她说也不知获得什么奖。那次是副县长带队去的,县里面有她的演出照片,身穿凤 凰装,很漂亮的。十多年前鲜红的文化艺术节代表证,她还精心地保存着。同时保存着的,还有自己写的歌词:“祖国解放四十春,电视广播响灵令,北京演戏房间看,唱支山歌谢党情。”雷吾花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参加镇里的文艺演出,有时路途太远了,年幼的她走不动,父亲就背着她,到每个村去演出,唱山歌。 南山夫人庙 南山脚下,村头大溪边,有一座夫人庙,庙宇不大,平时外面大门紧锁着。黑瓦粉墙,白色的院墙上,绘着简洁的装饰画,庙门正上方写着“夫人殿”三个字,两边有一副对联:“神灵依旧千年显,庙貌又见一翻(番)新。”朱漆的门上,有一方金属牌,蓝底白字:文物保护点。 庙门进去是一方长方形的天井,左边一房间,前面就是庙宇,正中供奉着马夫人、陈夫人、汤夫人,都是古装打扮,头发上簪着花,陈夫人手上握着龙角。三位夫人的左侧供着关公,红脸长髯,手握兵器;右侧供着徐厚王,右侧供着土地公,拄着拐杖,一副慈厚的模样。 这座庙最早是建造在南山村高垟,离南山村两里地。从那里搬到南山下的溪边,有两种说法:一是传说庙里的香炉飞到了现在南山下夫人庙的位置,说明那里风水好,天意安排如此;另一种说法,夫人庙原先所在的高垟,地下有铁砂矿,光天化日的把庙移个地方不好意思,有人就在夜里偷着把香炉放到下面。结果,夫人庙就从南山的高垟,搬到了南山脚下。 崇头镇文化站汤站长找到庙里的一块石碑,虽然年代久远,其中一部分字迹依稀可辨: “乾隆28年,南山汤福隆夫人庙庙基……”上面写着村里许多乐助的人捐助的田多少丘,东西多少秤,“落款:光绪十五年小阳月吉旦。”汤站长对照南山村民的口述,推测就是光绪年间,山上的夫人庙移到了南山脚下。1987年春月重新修葺。 庙里平时少有人来,农历初一、十五时节,一些村民就会来这里供奉。夫人庙供奉的六个神像前,各有一座香炉。供奉时,香烛是必不可少的,每个香炉插三支,大门口两边,各插一支,剩余的,插到门口的大香炉里。正月初一时的供品,是褪净毛的全鸡,或是猪头,也有用红布覆盖其上,红布上书写着“有求必应”的字样,下跪叩头,祈求各位夫人、菩萨保佑阖家平安、心想事成。每年农历七月初七,是马夫人的生辰,一些村民也会在这个时节去夫人庙里祭拜。村民去祭拜的话,须全身沐浴后,才去祭拜。同时还有妇女经期不能去夫人庙祭拜的说法。 若是遇到迎神年,迎神祭拜的景象壮观。迎神年每六年一次。夫人庙原先在南山的高垟,南山人自然成了夫人的娘家人。迎神时节,须由南山人把夫人们打扮一新,隆重地接到轿里,四位健壮的村民抬着去南山看戏,看戏的地方就在现在的村大会堂。村里有花鼓会、狮子会、龙头会、天字会、地字会、仁字会、华字会等民间组织,这时就组织规模盛大的花鼓戏演出、舞狮舞龙灯等民间文化活动。农历的正月里要演好多天戏,娱神娱己。供品摆放在并排放在一起的两三张桌子上,供品挺多,给夫人们吃。若是香菇等比较贵的菜,有时用米垫起来,香菇放在上面。 云和县文物办主任汤晓宽给我发来的邮件中,也证实夫人庙“始建于清乾隆二十八年。祀唐孝妇马氏、五代闽中女子陈氏和宋代景宁籍女子汤氏。”汤主任告诉我,据清同治七年版《云和县志》载:“孝妇即护国夫人,今景宁县人。陈氏名靖姑,闽古田县人。《十国春秋》云:靖姑,陈守元女弟也。尝饷守元于山中,遇馁妪,饭之。遂授以符篆,驱使五丁。永福有白蛇为孽,惠宗召靖姑驱之。靖姑斩蛇为三。诏曰:蛇魅行妖术隐沧后宫。诳欺百姓。靖姑亲率神兵以安元元,功莫大焉。其封为‘顺懿夫人’。食古田三百户。以一子为舍人”。 关于汤氏夫人,景宁县文物办项主任寄送相关资料的同时,我从网上查阅到汤锦程先生著述的《广东汤氏源流》一文,里面有畲族人崇奉“汤夫人”的相关记录: 浙江《云和县志》记载曰:“因畲族也是槃瓠后裔,所以畲族先祖亦为汤姓,因而在浙江景宁畲族自治县有汤北、汤坑、汤绛等地名,而畲族人崇奉的也是宋代名神、畲族人“汤夫人”。 网上还有另一段相关的文字, 《宋神女传》有关“汤夫人”的记载:宋徽宗时,景宁有汤氏人家生下一女,温良纯粹,神异幽娴,修道好善,事亲至孝。祟宁元年(1102)壬午岁,结庐山之巅,偕亲而处,服劳奉养,备极殷勤。绍兴甲子(1144)秋七月十五日,白日飞升。至高宗建都临安临安县(今之杭州),经营宫室,筹划树木而不可得。神女运木显灵,以供国用。忽起清风一道,而不可见其迹,验厥木,皆有敕木二字。高宗大幸,降旨敕封:灵应神女惠泽夫人。诣之曰:敕木山遇有水旱疾苦,祷焉响应。至今人皆祀之,迄大元顺帝至正二年壬午岁,天然和尚开山供奉,募缘开创祠宁。后逐渐广受许多地区乡民的祭祀。 美国学者沃尔夫朗·艾博哈特在访问浙江南部的云和时,许多庙宇普遍流行着女神崇拜,让他非常吃惊。他调查研究后,写成《浙江南部的女神文化》一文。对于南山等地存在的女神崇拜现象,值得民俗学家和人类学家作进一步考证和研究。 文献征引 “在访问浙江南部的云和时,一个突如其来的冲击是,许多庙宇普遍流行着女神崇拜。云和虽然很小,只有较少的庙宇,但我看到一座巨大的庙宇奉供有龙母、天后,以及坐落在县城附近马鞍山上的其他女神。女神庙在丽水(处州)通常相似,但在北部的缙云变得少见,而在金华几乎没有这样的女神庙。女神崇拜的分布仅限于浙江最南部地区,并且越向北越少。当然不算佛教女神。其她各种类型的女神崇拜,也遍布中国,但不比在此地所起的巨大作用。此外,有些女神仅供特定目的被崇敬,譬如祛除天花和眼疾。” ——[美国]沃尔夫朗·艾博哈特著《浙江南部的女神文化》 “我们在这里(云和)找到了马夫人、陈夫人和林夫人的参考资料。我收到的关于马夫人的仅有的口述信息说,她是景宁一个孝顺的女孩。这里可以找到马夫人庙和关于她的许多行迹。景宁与福建省毗连,从民族志角度看是福建的一部分。没有比马夫人的传奇流传更远的了。在云和县城,她的生辰在七月七日庆祝。” ——[美国]沃尔夫朗·艾博哈特著《浙江南部的女神文化》


本文章来自 中国会馆http://huiguan.org.cn

这份报导的永久网址是: http://huiguan.org.cn/modules.php?name=News&file=article&sid=132


贴出者为 tjc800    贴出时间为 2007-05-01 21:53:05
[ 选择新的主题 | 添加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相关分类文章相关主题文章
·重庆江津窑业技术学校历史沿革
·国立女子师范学院历史沿革
·会馆五十年来的风雨历程
·为逝者营造“天界”公园——琅琊山公墓走向规范化园林化纪略
·访宝安文化艺术馆馆长陈树荣先生
·革命者荟萃之处——云南会馆

相关的链结
· 更多相关的
· 新闻来源为 tjc800


相关报道-- :
· 《东方龙》全集汇编完成,将正式出版
· 凤凰——图腾的产生与五彩的寓意 · 福建四座清真寺 · 川滇(滇川)公路为抗战作出巨大贡献 · 抚州商帮 · 北京粤东新馆与革命家 · 清真之国的枪与枪城
文章评分
平均分数: 5
投票: 1


请花一秒钟给这篇文章一个分数:

完美
非常好
好
一般
差

选项

 友善列印格式 友善列印格式




Copyright © 2011 www.huiguan.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会馆网 |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You can syndicate our news using the file backend.php or ultramode.txt

HuiGuan Copyright © 2007 by TT. 本页产生时间: 0.0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