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莅临参观! 欢迎【 免费注册为新会员 】 一般访客请将鼠标指针移动到〔主要选单〕即可显示下拉式选单,点选您要参观之选项,即可进入本站参观!会员请先登入。  
 帐 号  密 码
 
欢迎参观 中国会馆
站内搜寻
登入 | 注册 首页会馆新闻资料下载会馆文化会馆之家会馆政务会馆图片排行榜

当前位置: 首 页 >> 会馆专栏 >> 会馆原创

 会馆原创: 桃花娘子(续)



桃花娘子(续)

原创 2017-05-31 西一 思维是一种信仰

让思想成为一种且行且远的力量听了桃花娘子的话,那个叫熊万里的男人不再说话了。他向在座的另外两个男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两个男人会意地点了点头,便开始稀里哗啦地洗牌码牌了。

熊万里他们的小动作,桃花娘子是没有看到,可躲在窗外偷看着的万思河却看得清清楚楚。他是个中老手,这些猫腻,怎能瞒得过他那双眼睛?他只要一看那熊万里的神情,就知道那熊万里一定是准备与其他的两个人联合起来搞桃花娘子的鬼怪了。


果不其然,接连几个回合,无论桃花娘子手上拿到再好的牌,也无法和牌。每一次,不是被上家拦去和,就是被下家抢了和。不需多长的时间,桃花娘子带来的钱悉数输光。桃花娘子将牌一推:“今天是邪门了,再好的牌也和不了!熊万里,你们没出老千吧?”

“桃花啊,哥哥向来是个光明正大的人,输就输,赢就赢,哪能耍鬼出老千呢!不信,你问问这两个兄弟。”

那两个男人也嘻嘻哈哈地笑着说:“是是是,熊哥打牌一贯光明磊落,我们信得过他。”

桃花娘子心中虽然疑惑,但没抓着别人的证据,也奈何不了他。

“今天就玩到这儿了,改天再玩。”桃花娘子说着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别啊,今天只玩这一会儿的功夫,哪里过瘾啊!反正你回去也是孤家寡人一个,还不如陪哥哥再玩玩。你没钱,吱一声,哥这儿有的是,要多少,拿去!”熊万里说得硬气,做也做得硬气。只见他从夹克的内袋里掏出两捆钱,“啪”的一声,将钱摔在桃花娘子的面前。

桃花娘子抓起一捆钱,在手中掂了掂,嘴角微微翘起,扯出了一个淡淡的笑意。她这一笑,把三个男人看傻了眼。桃花娘子却又将钱摔回到熊万里的面前:“你这钱,老娘不要!”

“为什么?”那男人睁圆了牛眼。

“脏!”桃花娘子说完,扭头就走了。


看着桃花娘子袅娜的身子,熊万里的眼珠都快掉出来了。

“大哥,这女人,软硬不吃,怎办?”一个穿着西服,却又显得猥猥琐琐的男人,在收回目光之后,悄声地问熊万里。

熊万里嘴角浮起了一丝阴笑:“软的不吃,硬的不怕,我就给她来一招阴的!”

“阴招?是不是……”另一个男人还没说完,熊万里急忙以食指压唇,发出“嘘——”的一声,制止了他。

“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另找地方商量去。”熊万里说完,带头出去了。



窗外的万思河知道,桃花娘子要是被这几个男人盯上了,那只能是凶多吉少。他赶紧退了出去,悄悄地回家了。

回到家中,还好,只有林青桃一个人在堂屋里看电视。万思河踟蹰片刻,还是硬着头皮凑了上去。

“那个……那个……呃,桃花姐——”万思河实在不愿叫她嫂子,他回来这些天了,还从未叫过她,也没与她说上两句话。因为那女人,根本就不理睬他。万思河吱唔了半天,还是觉得叫姐来得自然些。

桃花娘子静静地看着他,没有出声。

万思河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听说,听说你在村头的商店里玩牌是吧?”

桃花娘子淡淡地点了点头,仍没吱声。

“你得小心熊万里!”万思河干脆不拐弯抹角了,直接把想说的事儿点出来。

桃花娘子的嘴角又微微地往上翘起,扯起了一抹淡淡的笑。万思河心头一跳,但马上冷静下来:“你别不在意,那些个男人,要给你来阴的。”

“明的暗的,我见得多了。他,算什么?”桃花娘子毫不在意,淡淡地说。

“可你还是得小心点。你在明,人家在暗,防不胜防。”万思河担忧地说。

“万思河,你什么时候没怕过?野猪你怕,女人你怕,男人你也怕,还有什么是你不怕的?”桃花娘子沉声地说。听得出,那声音里含有怒。

“你——”万思河没料到,他的好心提醒,换来的却是一阵嘲讽。

“你不就是这样的胆小鬼吗?”桃花娘子挑衅地说。

万思河瞪着她,却说不出话来。他心虚啊,他愧疚啊,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八年了,可照此看来,这女人仍然没有忘记他甩下她独自逃命的那件事情。这也难怪,桃花娘子这一生虽然短暂,可是所经历的男人却是无数的,这些男人,有哪一个不是垂涎她的美貌,而只是在乎她这个人的啊。不,只有一个,只有那个叫万思竹的男人是在乎她,只有他,能够为了她舍弃生命。可是……

桃花娘子瞥了万思河一眼,扭过头去,不再理他。

万思河知道,多说无益,只是自讨没趣,他也干脆闭上了嘴,不再劝,可心底下却打定了主意。


这一天晚上,桃花娘子又是与熊万里几个凑在一桌的。这天晚上,她的手气特好,虽然赢得不大,却一直在赢。天色不早了,桃花娘子几次想要离去,可那几个男人硬是不准,说是要扳回本钱来,不能让她赢了就拿钱走人。桃花娘子拗不过他们,只好陪他们继续玩下去。

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了,商店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桃花娘子说什么也要走了,那三个男人这才勉强答应。

桃花娘子从商店出来,得走过一大片没有人家居住的树林子,出了树林子,还得转过一个山坳,才会有人家居住。平日里,也有几个喜欢赌两把的女人相伴,说说笑笑的,不觉得有甚么害怕的。只是今天实在是太晚了,人家早就走了,只剩下她一个人,虽然她胆儿大,手中还有火把照明,可一个女人在山岭上行走,还是有些胆寒的。




桃花娘子硬着头皮,壮着胆子,加快步伐匆匆往回赶。刚进入那一片林子,去路就被几个蒙面人挡住了。桃花娘子一见不妙,掉头就跑。可没跑几步,来路又被几个男人给封住了。

这一下,桃花娘子进退维谷,她这才知道,一定是被人暗算了。看来,那天万思河所说的话,是有所指的,只怪自己一心的只想着要嗔责他,没把他的话往心里放,这才有今天这一场的劫难。

“罢罢罢,今天就算是死在这儿也划算了,到底是多活了几年。”桃花娘子想到这儿,倒是静定了下来。

“没想到,你们这帮大老爷们居然为了我这个小女子,花这么多心思来候着,真是难得啊难得!”桃花娘子举着火把,站在当地,朗声地说。


那一帮男人,见这女人没有一丝怯意,倒犹豫起来了。

“桃花,你就别装硬气了,乖乖地从了哥哥们吧!哥哥也是怜花惜玉之人啊。”堵住了桃花娘子回路的一个高大男人嘎声地说。

这男人虽然捏着嗓子在说那话的,可桃花娘子一听就听出是谁了:“好你个熊万里,牌桌上你赢不了老娘,你现在却给老娘玩阴招啊!看来,说你猪狗不如还抬举了你,你简直卑鄙龌龊到了极点。”

“哈哈哈哈,桃花娘子,既然你听出了我的声音,我也不再瞒你了。以前你拽得要死,哥哥软招硬招你都不吃,今夜,可就由不得你了!乖乖儿地从了哥哥,哥哥还能让你舒服舒服。你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得到男人的滋润了吧?今夜,哥哥就让你滋润滋润,哈哈……”

熊万里说完,放肆地淫笑起来。其他的男人,也跟着嘻嘻哈哈地笑起来,那笑声里,分明有无尽的深意。

桃花娘子也哈哈地大笑起来。她这一笑,倒把所有男人的声音给压下去了,男人们惊奇地望着火光下的女人,越发觉得这个女人不可思议了。


“熊万里你听着,老娘就是跟猪,跟狗交配,也不会跟你这样的男人交配!想要老娘的身子吗?除非我死了!”桃花娘子斩钉截铁地说。

熊万里也恼羞成怒地说:“桃花娘子你还别说,就是你死了,我奸尸也要奸了你!”

“熊万里你不是人!”桃花娘子怒骂道。

“别同这女人啰嗦,上!”熊万里嚎叫着,第一个冲了上去。其他的男人也在缩小包围圈。

“站住!谁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打死谁!”在包围圈外,一个男人雄浑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家不由得愣住了,所有的目光,都不由得投向了发声处。在火把光亮的映照下,一个高大的男人,双手端着一支猎枪,威风凛凛地挺立着。

桃花娘子一看,就知道是谁来救她了。她心下万分地感慨,却无法在这样的场合下说出。

“朋友,你是谁?我劝你还是少趟这趟浑水,对你没有好处的。”熊万里不认识万思河,他一边掂量着万思河手中猎枪的分量,一边试图劝退他。

“你别管我是谁!今夜谁要是敢动林青桃的一根汗毛,就让谁先试试这支枪的威力!”万思河朗声地说。

“万思河!他是万思河!桃花娘子的小叔子!”还是有人认出这端着枪的男人来了。

这人一嚷,众人就再也无心做那猎艳的美梦了,他们纷纷往后退去。


熊万里一看,到了口边的肉就要飞走了,他心有不甘地嚷道:“他只一个人一杆枪,怕他个鸟!谅他也不敢打!兄弟们,上!完事后,一人奖一万块钱!立马兑现!”

熊万里说着,第一个先蹿了上去。

“青桃闪开!”万思河大叫一声。

桃花娘子忙往旁边一闪,让过了万思河的枪口。万思河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轰”的一声巨响,熊万里熊一般的身躯也轰然倒地。

众男人有三秒钟的静默,然后发出了惊天的喊声:“杀人啦!杀人啦!……”

他们一边喊,一边全做了鸟兽之散。地上,只落下了几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和刀戟。

桃花娘子(续)

原创 2017-06-06 西一 思维是一种信仰

让思想成为一种且行且远的力量


07真相

苗秀妈说到这里,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她以手抚胸,轻轻地来回摩挲。

李涛见机得早,等老人喘息略定,他已经把一听开起了盖的椰汁递了上去。老人接过,咕咚咕咚地灌了几大口,人才开始觉得清爽些了。

此时,苗秀也缓过一口气来了:“那坏蛋……那坏蛋真的死了吗?”

“死了!”苗秀妈回答得干干脆脆。

“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啊!这份胆量,岂是常人能比的!”方辰由衷地说。

其他的男人纷纷点头表示同意,就连一贯与他抬杠的朱梦竹也附和他了:“确实如此!一个弱质女流,能有这份勇气面对着那一帮子心怀鬼胎的男人就已经不错了,别说还如此静定自若,嬉笑怒骂,这实在少见。”


大家都在唏嘘慨叹,只有秦瑛还在愣神,苗秀推了她一把,她才醒过神来。见大家都望着她,她的脸不由一红,忙掩饰地捋了捋额上的秀发,之后才看定老人,有些神伤地说:“婶,这一下,那桃花娘子又要与那个万思河纠缠不清了。”

“唉,谁说不是呢。不过,光是这件事,还不会促使桃花娘子迈出那可怕的一步。”苗秀妈妈放下椰汁,轻轻地叹了口气说。

“那万思河杀死人了,事情一定是闹大了,这件事不会轻易了结的吧?”李涛担忧地问。

“谁说不是呢?村上很快就有人知道了这件事情,马上报了案,天刚亮,警车就来了,万思河当即就被警察抓住,关了起来。当时啊,万家的两个老人急得像丢了魂似的。这幺儿子在外面浪荡了八年了,好不容易才回家来,可他一回来,就出了这等大事,怎不让人揪心啊!大儿子虽然在家,可是一个窝囊废,连出个头,露个面也不敢;老二在外地打工,怎么联系都联系不上。最后还是多亏了桃花娘子,跑前跑后,还替万思河请了律师,花了一笔钱,最后打赢了这场官司,万思河被无罪释放了。”


“万思河本来就无罪,根本不需要打官司,还得奖励他为民除害才是,怎么还要花那冤枉钱?”苗秀愤愤不平地说。

“谁知道呢?公安说了,像这样的事情,得先报告给有关部门,要不然,法律要起来干什么?”苗秀妈顿了顿,才接着说下去,“能花点钱,把这场官司了了,而且还是无罪释放,这是最好的结果了,哪个还去计较那么些呢?”

听了老人这话,除了方辰和苗伟不以为然外,其他的人都点头同意。

“妈,后来怎么样了,你快往下说啊!”苗秀性急地催促着母亲。

“唉,还能怎么样呢?桃花娘子,也算得上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了。这一次,万思河为她杀了人,坐了一段时间的牢,过去心里对他的那些怨与恨,早就抛开了。万思河从牢里放出来以后,桃花娘子就再也没给过臭脸子给他看了,有时候,还对他嘘寒问暖的,这倒让万思河感到不安起来。”


这有什么不心安的,一家子人,互相关心关心,本来是正常的事啊!”苗秀不以为然地说。

“你知道什么?那万思河心里还放不下桃花娘子啊!”李涛笑着说。

“八年时间了,不是说他已经放下了那女人他才回来的吗?”苗秀睁大眼睛看着李涛,大声地说。

“说你傻你还不承认!你看看,你看看,万思河他连一句嫂子都不肯叫桃花娘子,这叫做放下了?他为什么不叫嫂子,还不是在他的心里,根本就不想让她做自己的嫂子!”

“不叫她嫂子不等于他放不下她啊……”苗秀仍不服气的嚷道。


“喂,是听你们两人争辩,还是继续听婶婶说下去?要是听你们争辩,我可不奉陪,我就去睡觉了;想听婶婶讲完去的,你俩就赶快闭嘴!”朱梦竹没好气地打断那小两口的争论。

“好好,听婶婶说下去,听婶婶说下去。”李涛赶紧缴械投降。


苗秀妈妈看着那一对小儿女,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你们不打岔,我就说下去,你们再打岔,我们就回去睡觉了。”

“好好好,你说下去,我们不再打岔了还不行吗?”苗秀也想知道结果,于是,也息战了。

苗秀妈扫了一眼其他的人,见他们都在静心等待着,她便喝了口椰汁,继续往下说。


万思河被无罪释放回家以后,也不想外出打工了,他与镇上的一个朋友一起合计之后,便又重新操起了旧业,弄了一个建筑队,专门承包镇上和周边乡下的建筑工程来做。

经过了这次变故,桃花娘子也不再迷恋玩牌了。她在家里闷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无聊极了,便想到要跟万思河他们的建筑队在邻近的地方找点事儿做,好打发时间。万思河一想,也对,便安排她在建筑队里做些个零星活儿。

桃花娘子做姑娘的时候,有爹妈疼着,不要她干活儿;出了嫁,跟了万思竹,万思竹心疼她,也舍不得让她干活,桃花娘子虽然生活在农村里,却也从没干过重活儿。现在,跟着万思河出去揽活儿,虽然安排给她做的只是些轻巧的活计,可她能吃得消的时候毕竟少。看着她干活那吃力的样子,万思河几次要她回去,可她就是不肯,万思河也奈何不了她。看不过去,万思河只得干完自己的活,又得帮她干她那一份,一来二去,惹来不少闲话。可这两个人,都是不怕闲言碎语的人。别人想说就说,他们照样我行我素。


这样一来二去,这两个人想要不日久生情也难办得到。可是,他们虽然情愫暗生,却还能把持得住自己,他们并没有做出越规过矩的事情来。可别人并不知道啊,特别是像桃花娘子这样的女人,是那样一个能叫男人想入非非,能让女人嫉妒眼红得要命的女人。别说她跟万思河是有些说不清道不白的情分在里面,就是两个人没有一丝瓜葛,别人都想扯出些瓜葛来呢。因而闲言碎语围在他们身边,没有消停过。

这闲言碎语传到万家老人的耳朵里,却万分的不好受。他们商量着,要给幺儿讨一房媳妇,这孩子年岁也不小了,三十出头的大老爷们,还没有个自己的家,这在当地,也是少有的。再说,有个媳妇儿管着,这个幺儿可以收心些了,也能堵了别人的嘴。

于是,老人到处托人做媒,给万思河介绍对象。可是人家带来了好几个姑娘,万思河就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他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把人家姑娘一个个气跑。媒人在他这里也没捞到好处,一气之下,也撂下他的事儿不管了。如此一来,他的婚事一拖再拖,万家两个老人也拿着个儿子没办法了,到了最后,他们也干脆撒手不管,随他去了。


要不是秀儿出了那场车祸,急需输血,暴露了秀儿的身世,也许,万思河心中对桃花娘子虽有一千个不舍,一万个放不下,也会这样子认命了,这一辈子,就只能把桃花娘子当他的嫂子来对待了。可是……

“什么,秀儿?秀儿还有什么身世隐瞒着众人的?难道,难道秀儿不是万思竹的女儿吗?”苗秀听母亲说到这儿,又忍不住插嘴了。

这一次,没有人责怪她。也许,她这一问,把大伙儿心中的疑问给问出来了。

“唉,谁能想得到啊!秀儿出了车祸了,要输血。可医生说秀儿的血是稀有的血,医院里没有库存,要不及时给孩子输血,孩子就没命了。当时桃花娘子也是急了,二话没说,拖着万思河就要他去给秀儿献血。万思河还莫名奇妙,怎自己的血就与秀儿的一致了呢?事后想来想去,越想越起疑心,于是,便逼着桃花娘子说实话。桃花娘子被逼得没法了,就将实话说了。

原来,那次野狼坡上与万思河的一次苟合,便怀有了孩子。当时,桃花娘子还不知道,只是后来推算日子才发现的。当时她要跟万思竹结婚了,不想把那层窗户纸捅破,便一个人默默地承受了下来。没想到,为了救那孩子的命,这个秘密还是没能保住。”苗秀妈一气说了这么多,又有些气喘了。她停顿片刻,又饮了一口椰汁,气才顺畅了些。


“我的天哪,这些纠纠缠缠,怎能理得清楚啊!”苗秀惊道。

“谁说不是呢!也真是作孽啊,自从那万思河知道这事以后,更是一刻也放不下桃花娘子了。他要桃花娘子跟万思竹离婚,他要跟桃花娘子结婚。他的父母当然不同意,再怎么说,桃花娘子都已经是他的嫂子了,哥哥还活得好好的,哪里有弟弟娶嫂嫂的道理啊!可万思河却不听,一味地要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他打算,只要桃花娘子跟万思竹一离了婚,他就带着孩子和桃花娘子离开青竹坡,到外面的世界寻找另一个落脚的地方。”

“这万思河也太过分了些!他只想到了自己,却没想到他的哥哥是怎么想的,没有想到那孩子秀儿是怎么想的,还有,他也没想一下桃花娘子的感受。那桃花娘子,能放得下万思竹,就这样跟他跑了吗?”还是苗秀在唧唧呱呱发表自己的感受。


桃花娘子(续)

原创 2017-06-18 西一 思维是一种信仰

让思维成为一种且行且远的力量


08 怒气冲天 


这一次,苗秀妈不再责怪女儿多嘴打岔了。她赞同地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谁说不是啊!可是,感情这东西,不是用常理能解释得清楚的。

那万思河,也是个死心眼的人,认定了的,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更何况,那桃花娘子,在跟万思竹结婚之前,就同他有过那样一次……那样一次,呃,挖心挖肺地……接触……这叫万思河那男人怎么能够把她放得下呢!

再有的就是那桃花娘子跟万思竹结婚,一来是因为感他的救命之恩,二来呢,就是万思河在关键的时候撂下她独自去逃命,更让她对所有的男人都失了望的缘故。她虽然与万思竹结婚这么多年,万思竹对她的好也是没话可说的了,可是在她的心里,却有说不出的苦楚。万思竹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平日里别说有什么情感上的交流了,就是要他多说几句话也不能。还有一件桃花娘子说不出口的事儿……”


说到这里,苗秀妈妈又打住了。

大家都奇怪地瞅着她,这老人又显得不自然起来。苗秀嘴快,又开口说话了:“姆妈啊,这次我可没插你的嘴,打你的岔了吧?你怎么又停下来,不往下说啊?难不成桃花娘子说不出口的事儿,又是那男女之间的事儿?”

“你这个死女娃,说那话,也不知道脸红。”苗秀妈妈骂道。

苗秀被她骂得有些莫名其妙:“我没说什么脏话丑话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你——”苗秀妈妈瞪了女儿一眼,却也真是找不出理由来骂她,便咬咬牙,把那羞耻放在了一边:“算了,说就说,你们也是成年人了,也是懂得一些夫妻之事了的,我也不用害羞了。那桃花娘子无法说得出口的事儿就是……就是跟万思竹结婚这么些年,她还从来没有过……没有过一次痛快地夫妻生活!”


这下,连苗秀也不说话了,她只是无法置信地看着老人。

老人红着脸,解释道:“这事是医生的婆娘说出来的,她从哪里听来的,我也不好多打听,不过可以想象得到。那万思竹为了救桃花娘子,被那野猪伤掉了一个蛋蛋,那可是男人的命根子啊!医生虽说对生育影响不大,可实际怎么样,谁也说不准,只有当事人自己才心知肚明。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桃花娘子这些年来也等于守了个活寡。那种守活寡的滋味,比我们这种真正守寡的人所尝到的滋味更苦吧。到底那种滋味是怎么样的,那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完全知道啊!”


“天哪,怎么这些纠纠缠缠的不幸都让那女人遇上了呢?”方辰发了一声感叹,引得众人齐齐地点头赞同。他们大都是经历过了男女之事了的人,如果面对着的是一个无法人事了的对象,个中滋味如何,实在是不用言喻了。

“那万思河正值青春壮年,桃花娘子哪能经得起他的死缠烂打的纠缠啊,久而久之,终于还是投降了。她也想到了要与万思竹离了婚,跟着万思河正正当当地过日子,可万思竹是跟着别人去大山里挖矿的,哪里知道他在哪个旮旯角落啊!他要是不跟家人联系,家里的人根本找不到他。没奈何,她与万思河也只能是偷偷摸摸,时分时合地这样过着日子。


万家的两位老人,见劝不了,只能睁一眼闭一眼,充当傻子和瞎子了。好在桃花娘子现在年岁长了,没有当年那种泼辣放肆劲儿了,她也学会了怎样掩人耳目。人前,他们还是保持应有的礼数,没有做得太过出格,村里虽然也有人怀疑过,可却抓不住把柄。而且那是别人家的家事儿,人家的老人都不管,外人怎好去多管那闲事呢。于是,这事儿也就这样拖了下来。”

“没想到,桃花娘子原先是那样一个个性张扬的女子,如今也变得会收敛了。生活啊,就是能教会人很多。”方辰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秦瑛一眼,秦瑛却瞪了他一眼。

方辰讪讪地扭过脸去,装着没有看到。


“唉,生活是能教会人很多东西,只可惜,生活就是生活,谁想糊弄生活,那生活可就对他不客气了。”苗秀妈妈无限感慨地说。

“妈妈,是不是那万思竹听到了什么流言蜚语,赶回来要找他的兄弟和老婆算账了?”一直没有吭声的苗伟,现在开腔了。

苗秀妈妈看了儿子一眼,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万思竹是回来了,不过不是听到什么流言蜚语才回来的,他是在外面赚了大钱,高高兴兴地回来,要让老婆孩子享福来了的。”

“那万思竹出去挖矿,能赚得到很多钱吗?”李涛不解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听人说,出去挖矿的,不仅要讲究技术,更讲究的是运气。运气好的,出去一年半载就可以发了大财回来。像村西头的阿财,去年出去挖了一年的矿,回来就可以起楼房了。运气不好的呢,出去几年了,也许还是颗粒无收,甚至还得赔上老本。”苗秀妈解释道。


“万思竹高高兴兴地回来与家人团聚了,家里的人,哪里能忍得下心去伤那个无辜的老实人啊!”秦瑛叹道。

苗秀妈妈点点头说:“谁说不是呢!万思竹一回到家,就把这两年所赚得的钱,悉数交给了桃花娘子。桃花娘子要他自己存着,他还不高兴呢。你想那桃花娘子,这种时候能把她跟万思河的事儿马上合盘托出来,伤了这个好不容易才回家来一趟的人的心吗?”

“可不说,不说让他从别人那里知道了,伤害不是更大吗?”方辰接着说。

“当时他们都没有这样想,他们只想让万思竹高高兴兴地在家里过完了这一个年,再找机会跟他说开这事儿的。没想到,这一份好心意,却让多嘴多舌的村里人破坏掉了。”


“众人的嘴,岂能堵得住啊!”李涛叹道。

“谁说不是呢,那万思竹刚回来不久,就有好事之人在他的耳边风言风语了。你们知道,那万思竹是个心思重的人,他虽然听说了老婆跟小兄弟之间的事儿,却没有动声色,他只是闷在心里。也许,他是不相信;也许,他是不想相信,或者是不敢相信。反正啊,他当时听到了,并没有马上去跟桃花娘子,或者是他的兄弟印证,更没有即时与他们翻脸,而是将这事放在了心里。”

李涛又想说什么,被苗秀抢先了:“这个万思竹的心机也忒深沉了些。后来怎么样了,姆妈,你继续讲下去吧,大家都不要打岔了。”

苗秀急着要听结果,催促母亲道。


苗秀妈瞪了女儿一眼,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那次万思竹在野狼坡救下桃花娘子,完全是事出偶然。按照万思竹的个性,就是别的人遇到危险,让他撞上了,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挺身相救的。救下桃花娘子,万思竹也不知道当时这个女子为什么要在那个野狼坡上,更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在这之前与桃花娘子还有那么的一回事。其实他们自己不说,就只有天知地知了。

也许,如果事发前将这些纠纠缠缠的事儿说开了,也许就没有后来的悲剧了。


按照万思河的想法,是马上想向万思竹摊牌的,可桃花娘子不同意,说是要找机会,找到机会再说。她心里的想法,是不是真的跟她所说的那样,谁也不知道。有时侯,女人的心啊,就是任神仙也难猜透。也许,很多时候,连女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心思吧。

万思河虽然每天都与心爱的女人在一处生活,他不仅不能跟这女人象从前那样地亲热,还要看着她跟别的男人亲热,特别让他难以忍受的是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她跟别的男人同床共枕而眠!他是再也无法忍受自己的女人与自己的兄长在一个被窝里睡觉了——他已经理所当然地把桃花娘子当成是自己的女人了——可他又拗不过桃花娘子。

于是,他只能一有机会,就缠着桃花娘子,要桃花娘子跟万思竹挑明了,要不然,他就要自己来挑明。


这一天,万思竹出去了,家里就剩下万思河跟桃花娘子。万思河又开始提起了老话题,桃花娘子还是用那等机会的借口来搪塞。万思河是又急又气,冲口说出了他不该说的话:“你这个女人,安的是什么心?难不成我一个大老爷们还不够伺候你?满足不了你?非要我兄弟两个来同时伺候你,你才能满足?”

桃花娘子听了万思河这话,气得粉面煞白,她也口不择言地骂开了:“放你娘的狗屁!我桃花娘子要找男人,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非要找你们两兄弟?你们两兄弟,一个是无用了的男人,一个是胆小的,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难道这就是我死皮懒脸缠着要要的男人?”

“你,你这个臭婆娘,怎么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谁是无用的男人了?谁?你给我说明白了!”也许大凡男人,最大的忌讳就是怕别人说他们那个无能了。这万思河也不例外,他在气急的时候,也没分辨出桃花娘子的所指,只是一味的认为她是在骂他,因而大声地朝她吼。

桃花娘子本来不想把万思竹的痛处说出来的,只是一时气急,口不择言地说了出来。还好,万思河没有听出来,还在一个劲地穷追问。


桃花娘子不愿继续挑明,她被万思河追问得一时语塞。她怔了片刻,才甩出了一句话:“我们俩,玩完了!”

万思河扑上去,死命的抓住桃花娘子的肩,将眼睛瞪得如铜铃般:“你这死女人,开始由着你,结束又要由着你,这可办不到!”

桃花娘子使劲地想要挣脱万思河的掌控,可怎么也挣不脱,她只能一面哭,一面握着两只小拳头,使劲地捶打着万思河的胸膛。万思河也随她捶打,没有放手。桃花娘子打累了,也就放弃了捶打,只软软地靠在男人的胸膛上,嗷嗷痛哭。

万思河紧紧地揽着女人柔软的身子,也在悄悄地流泪。

他们就这样相互依偎着,许久了,女人的哭声才渐渐地小下去,最后声音没有了,只有泪还在往下淌着。



“放开她!”一声低沉地吼声,在门口处响起。

两个紧紧依偎着的身子突然一颤,分开来了。他们同时望向了门口,门口处,只见万思竹门神似地立在那儿,脸上的表情如何,他们看不清楚,因为他是背对着光线的。可是,他们能感觉得出,门口站着的男人,一定是盛怒的。

“二哥,我…….”

万思河想要说什么,可还没等他说下去,万思竹就发了一声震天的大喊:“滚!你给我滚!”

万思河看看万思竹,又看看在一边有些惊慌失措的桃花娘子,咬咬牙,鼓起勇气继续说:“二哥,我跟青桃……”

“啪!”一声脆响,万思河的声音被这一巴掌打断了,随着这一巴掌,是一声低沉如闷雷的怒骂声随之响起:“你这个畜生,你还不给我滚!”


淋淋的鲜血,从万思河的嘴角边流下来。桃花娘子赶紧冲上去,拦在万思竹和万思河之间。她冲着万思河喊:“你快走吧!你快离开这儿!”

万思河犹豫了片刻,一跺脚,还是冲出门去了。


桃花娘子(终)

原创 2017-06-20 西一 思维是一种信仰

万思河冲出门去之后,朝着后山坡直往上跑,不知不觉中,他来到了野狼坡。野狼坡上,景色依旧,只是现在是初春,满山坡的杜鹃花还没有绽放,便少了往日的妩媚,多了几许萧瑟。


万思河跑上野狼坡,冲着密密层层的丛林,大声地吼叫起来:“畜生,你出来啊!你们快给我出来啊!老子今天要是怕了你们,就不是人养的!”

看他那个气势汹汹的样子,似乎是非找到当年让他丢尽了颜面的野猪报仇雪恨不可似的。

万思河吼了一阵子,哪里看得见野猪的半点影子,找得到野猪的半根毫毛啊。

他狂吼了一阵,累了,便仰倒在草地上。

万思河望着湛蓝湛蓝的天空,不由得喃喃自语:“老天啊,你是不是在耍我万思河啊!你当年就该让我死在这儿的啊!为什么还让我苟且逃命呢……我为什么要爱上那女人呢?那女人……那女人为什么会被万思竹救起,还要嫁给他呢?要是当初她死掉,她还能嫁万思竹吗……她,她,她……为什么要是我的嫂子啊……老天爷,你是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啊……”

万思河呢呢喃喃,语无伦次,说一阵,哭一阵,又癫狂地笑一阵,骂一阵,整个人,就像是疯癫了一样。骂累了,哭累了,声音也笑哑了,他才疲惫地闭上了眼睛。眼角上,两行浑浊的泪,缓缓地流下来……


时间悄悄地从身旁溜走了,天,也渐渐暗下来。山风吹起来了,松涛也开始怒吼起来,哗哗哗的,很是吓人。归巢的鸟儿,发出了呱呱的怪叫,让人听了,瘆得慌。

万思河睁开了眼睛,他打量着四周。四周阴沉沉的,已经没有了中午时的生气。树木被风吹得东倒西歪的,蒿草也俯伏在地面。万思河打了一个寒颤,他开始为桃花娘子担心了。这一个下午,万思竹跟桃花娘子谈得怎么样了?桃花娘子是不是已经把事情的原委跟万思竹说清楚了?万思竹会不会同意离婚呢?如果他能够答应离婚,这可是最好的结局啊。

“可是,二哥会同意吗?如果二哥不同意离婚又该怎么办呢?青桃会不会就这样就算了呢?仍然维持着现状?或者是……或者是今后干脆不理我了?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又该怎么办啊……”万思竹一面急忙往山下走,一面不住地在心里猜测着。

离家还老远,就听到自己家里传来惊天动地的哭声和喊叫声。万思河心头一颤,不由得狂奔起来。

万思竹的家门口已经围满了人,那些围观的人都在唏嘘感慨:“好可怜啊……好可怜……怎么就下得了这个狠手呢?女人做的再不对,也不该把她杀了啊!唉……冤孽啊……冤孽……还有,这个傻小子,喝了那么多的农药,还能不能救得活啊……”

“别弄了,快送医院吧……打110吧……”

“把孩子带走吧,别吓着孩子了……”

叽叽喳喳的喊声,叫声,还有老人孩子的哭声交织在一起,都快要把房顶给掀起来了。


万思河好不容易挤了进去,一幅惨绝人寰的画面出现在他的面前:桃花娘子血肉模糊地直挺挺地仰面躺在地上,看样子,她已经没有半死气息了。在她的旁边,是口吐白沫,搂着肚子满地打滚的万思竹。在他的四周,几个装农药的瓶子东倒西歪地散落在地上。万家的两位老人和孩子吓得在一边嘶声裂肺地哭喊着,他们几次想要冲上前去,可都被旁人给拖住了。万家的老大和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想要摁住万思竹,准备给他灌肥皂水,可怎么也摁不住他。看样子,他是喝了大量的农药,准备与桃花娘子一起去死的。

万思河看到这种情景,杵在当场,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愣了好一阵,都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当他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便发了一声狂叫,扑向了桃花娘子。

此时的桃花娘子,已经全身冰冷了。她的脸上,没有半丝血色,像一张白纸。可奇怪的是,在她苍白的唇角上,却挂着一丝诡异的笑。那一丝诡异的笑,让人看了,感觉有一股子寒凉之气,从手指尖一直蔓延到心里,叫人不再敢靠近半步。


在她的身上,五个刀口,瘆人地裸露在外,泛着白白的皮肉。很明显,这些刀口,都是由砍毛竹的砍刀所致。有的伤口上,鲜血已经凝固,变成死黑色,可有的伤口上,还在汩汩地往外冒着血水。在她身上,最致命的一刀,是白皙脖子上的那一刀。那一刀,砍得干脆利落,就像平日里万思竹砍毛竹似的,只一下,就把颈动脉给斩断了,还深及喉骨。奇怪的是,那处伤口,仍在不断地往外冒着鲜血。

万思河抱起桃花娘子冰凉的身子,他一边不住地用掌堵住那往外冒出的鲜血,一边反复地哭喊着一句话:“你们快救救她吧,你们快救救她吧……”

旁边有一个女人过来劝道:“你放下她吧,没得救啦……”

“不!青桃没有死!青桃还活着!青桃还活着……”

劝他的女人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只好蹲在他的身边,陪着掉眼泪。


万思竹终于被那几个男人摁住了,那几个男人,使劲地撬开他的嘴唇,拼命地往里灌肥皂水。一阵忙乱,万思竹终于呕吐了。

他狂吐了一阵后,整个人软塌塌地倒在他大哥的怀里,昏死过去了。

万思河紧紧地抱着桃花娘子逐渐变冷变硬了的尸身,任谁也夺不下。

尖利刺耳的警笛声由远而近,划破了山村的死寂。接着便是救护车撕心裂肺的“哇唔哇唔”的声音,扯开了深夜凝固着的空气。

 

万思竹被抓走了,其实,说得准确些,他是被担架抬走的。当时他还在昏死中,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个未知数。

桃花娘子的尸体,被几个身手不凡的警察,从万思河的怀抱里抢了下来,也被抬到了车上。万思河此时已经不哭不闹了。当警车和救护车离去的时候,他只是本能地追着车子紧跑了几步,便停下了脚步。他颓然地扑倒在地,久久不能起来。

老人和孩子已经被大家带往了万家老大的家,安顿了下来。


不久,县上传来了消息,万思竹被救活过来了,可是已经变得呆呆傻傻的了。他整天像傻子,像哑巴一样,别人给他吃的,他就吃;给他穿的,他就穿,可是再没有谁听他说过半句话了。尽管这样,他还是被判了刑,判了个死缓,被投进了监狱。


有一天早上,万家两位老人醒来,发现秀儿不见了。他们四处去寻找,没找着,却发现还有一个人也不见了,那就是万家的老幺万思河。

有人说,是万家的老幺带走了秀儿,离开了青竹坡,离开了这块伤心地,到城里去生活了。也有的人说,万家老幺是带着孩子进了山里,到深山老林里去生活了。因为自从出了那件惨事以后,万思河就再也不愿见其他的人了。

到底万思河去了哪,谁也说不清,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秀儿是被他带走的。


“唉,就这样,一个好端端的家,毁啦;一个美艳艳的妇人,死啦……真是冤孽啊,冤孽……”苗秀妈抹了抹眼泪,结束了故事。


堂屋里一片寂静,谁也没有再说话,就连平日里最爱咋咋呼呼的苗秀,此时也变得非常地沉静了。

昏黄的灯光,为四壁的墙,涂上了一层暗哑寂寞的蜡黄。屋外的山风,撕扯着树木竹林,发出呜呜地怪叫。白日里还能清晰可闻的瀑流声,现在再也听不见了。也许,它们已被山风的呜咽声掩盖了去,或是它们也附和着山风,变作了一曲山村特有的夜曲……

一声雄鸡高亢的鸣叫声,穿透了阵阵的山风声,从远处幽幽地传来。

“天色不早了,是凌晨了吧?去睡了吧,都去睡了吧。”苗秀妈妈又开腔了,打破了堂屋里的沉寂。

“嗯,是该睡了……”秦瑛轻声地说,但她却没有动弹。

“姆妈,我……我睡不着……我不想睡……”苗秀有些迷茫地说。

“真奇怪,万思河走了以后,万思竹跟桃花娘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他下得了那么狠的手。要知道,桃花娘子可是他最心爱的女人啊!”方辰仿佛没听到这几个女人的话,仍然沉浸在刚才的故事情节里。

“谁知道呢,桃花娘子死了,万思竹傻了,那事情的经过,没有谁能清楚。不过啊,像万思竹那样实诚的男人,爱和恨是非常鲜明的啊!”苗秀妈妈慨叹地说。

“可是,也不能因为自己的爱,夺去别人生存的权利吧!”方辰仍然很难相信地说。

“是啊,既然万思竹这么喜欢桃花娘子,那桃花娘子的快乐才是最重要的啊!自己的尊严,怎么能与心爱的女人的幸福相比啊!”朱梦竹此时也从那惨烈的故事中回过神来了。他蹙着眉,接过了方辰的话头。

“我们这里的男人,最讲究的就是个人的颜面。要是自己的颜面被女人丢了,是很要命的。”苗伟此时也说话了。

“哼,现在男人,不仅可以在家里有妻有子,还可以在外面有小二,有小三,而女人只是想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被视为……视为……哼,这算什么世道!”苗秀愤愤地说。

“你也别一棒子打倒一船的人!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那样的,那样的男人毕竟是少数。”李涛不以为意地说。

“我哪有!男人就是没几个好东西!”苗秀仍然愤愤不平。

“好啦好啦,别做无所谓地争论了。”苗秀妈妈阻止道。她站起身来,看看众人,“你们还是去睡了吧,天色不早了。”

苗秀忍住了,没再说什么。她也站起身来,看着秦瑛:“瑛姐,我们去睡了吧?”

秦瑛点了点头:“嗯……”

“瑛……”方辰欲言又止。

秦瑛不理他,跟着苗秀进房了。

朱梦竹疑惑地看看方辰,又看看秦瑛,他的心里,泛起了阵阵的不安。

这一夜,天空无星也无月,只有浓重的云层,将这些山山岭岭,流水人家罩得严严实实


- 作者 -

西一,本名黄晨曦,广西桂林人,小学教师,文学爱好者。著有长篇小说《诱惑》《空巢》《一元二次爱:在轮回中找到你》《醉红》《倾城》《指尖上的伴侣》,还有一些短篇散见于文学网站上和出版丛书里,被评为精品文或是绝品文。




本文章来自 中国会馆http://huiguan.org.cn

这份报导的永久网址是: http://huiguan.org.cn/modules.php?name=HuiGuan&file=article&sid=3937


贴出者为 Anonymous    贴出时间为 2017-06-21 15:59:18
[ 选择新的主题 | 添加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相关分类文章相关主题文章
·端午寄语(致屈大夫)
·桃花娘子(续集)
·桃花娘子
·春游农业公园感赋
·嘉鱼行
·红尘梦短
·端午寄语(致屈大夫)
·桃花娘子(续集)
·河南睢州汤氏祖坟立碑(复立),捐款人名单,目前捐款情况公布如下:
·桃花娘子
·春游农业公园感赋
·嘉鱼行

"嘉鱼行"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4 评论 | 搜寻讨论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Re: 桃花娘子(续) (分数: 1)
由 WQ123 与 2017-07-04 17:10:19
(使用者资讯 | 寄出讯息)
baseball jerseys [www.cheapjerseys.us.org], polo ralph lauren outlet [www.polos-outlets.com], mcm handbags [www.mcmhandbags.com.co], oakley sunglasses cheap [www.oakleys-sunglasses.com.co], salvatore ferragamo [www.salvatore-ferragamos.com], levis outlet store [www.levisjeans.com.co], jerseys from china [www.jerseys-store.com], nike free run [www.nikefree5.net], oakley outlet online [www.oakleys-2017.in.net], ralph lauren outlet online [www.polos-ralphlauren.com.co], kanye west shoes [www.air-yeezys.com], suns jerseys [suns.nba-jersey.com], nfl azcardinals [azcardinals.nfljersey.us.com], burberry sale [www.burberry-outlets.org.uk], ralph lauren shirts [www.ralph-laurenpolos.co.uk], burberry outlet online [www.burberrys-outlet.in.net], nfl packers [packers.nfljersey.us.com], asics gel [www.asicsoutlet.net], nike huaraches [www.air-huaracheshoes.co.uk], barbour women jackets [www.barbours.us.com], oakley outlet [www.ok-em.com], christian louboutin [www.christian-louboutinshoes.in.net], ray ban outlet [www.rayban-sunglasses.co], timberland homme [www.timberlandspaschere.fr], coach bags [www.coach-factory.com.co], mbt shoes outlet [www.mbt-outlet.com], red bottoms [www.christianlouboutin-shoes.ca], ralph lauren black friday [ralphlauren.blackofriday.com], kate spade outlet online [www.kate-spades.com.co], swarovski [www.swarovski-online-shop.de], philipp plein clothes [www.philipp-plein.us.com], kevin durant shoeskobe bryant shoes [www.nba-shoes.com], replica watches [www.cheap-watches.in.net], nike.se [www.nike-skors.com.se], michael kors [www.michaelkors-canadaoutlet.ca], burberry outlet online [www.burberrybags.com.co], barbour

阅览本评论的其余部份...



chenlili (分数: 1)
chenlixiang (chenlixiang@yahoo.com) 与 2017-08-14 16:53:31
(使用者资讯 | 寄出讯息)
cheap jordans [www.airjordan.us.org] coach factory outlet [www.coachoutletonlinecoachfactoryoutlet.com.co] adidas outlet online [www.adidasoutlet.us.org] adidas superstar [www.adidassuperstars.us.com] tory burch outlet [www.toryburch-outletonline.us.com] cheap nba jersey [www.nba-jerseyscheap.us.com] true religion outlet store [www.true-religionoutletstore.us.com] mlb jerseys [www.cheapmlb-jerseys.us] canada goose jackets [www.canadagoose.name] polo ralph lauren [www.poloralphlauren-uk.me.uk] michael kors outlet online [www.michaelkorsoutlet-onlinestores.us.com] michael kors outlet clearance [www.michael-korsoutlet.name] cheap jerseys wholesale [www.cheapnfljerseys.name] lacoste polo [www.lacosteoutlet.us.org] coach outlet online coach factory outlet [www.coachfactory-outlet.eu.com] christian louboutin outlet [www.christianlouboutin.net.co] fred perry polo shirts [www.fredperrypoloshirts.co.uk] oakley sunglasses [www.oakleysunglasseswholesaleok.us.com] coach outlet online [www.coachfactoryoutletmiami.us.com] coach outlet online [www.coachfactoryoutletmiami.us.com] moncler outlet [www.moncleroutletofficial.us.com] longchamp outlet online [www.longchampoutlet.us.org] polo shirts [www.poloralphlauren-uk.me.uk] christian louboutin shoes [www.christian-louboutinshoes.us] christian louboutin sale [www.christianlouboutinoutlet-store.us.com] coach outlet clearance [www.coach-outletonlineclearance.us.com] adidas yeezy [www.adidasyeezyshoes.name] uggs outlet [www.uggoutletclearance.com.co] mont blanc outlet [www.montblancpens-outlet.com] puma shoes [www.pumaoutletstore.us.com] ralph lauren [www.poloralphlauren-uk.org.uk] longchamp outlet [www.longchamp-bags.co.uk] cheap oakley sunglasses [www.oakleysunglasseswholesales.us.com]
阅览本评论的其余部份...



yaoxuemei (分数: 1)
yaoxuemei (nichen869@gmail.com) 与 2017-08-24 18:17:27
(使用者资讯 | 寄出讯息)
oakley sunglasses [www.oakleysunglasseswholesaleonline.us.com] lacoste shoes [www.lacosteoutlet.us.org] ralph lauren uk [www.ralphlaurenpolo-uk.org.uk] cheap nfl jerseys [www.cheapnfljerseys.name] ugg outlet [www.uggsoutlet-clearance.in.net] fitflops sale [www.fitflops-saleclearance.us] mcm bag [www.mcmoutlet.us.org] polo ralph lauren shirts [www.poloralphlauren-shirts.us.com] asics outlet [www.asicsrunningshoes.us.com] ralph lauren outlet [www.poloralphlauren-uk.org.uk] polo ralph lauren [www.poloralphlaurenfactorystores.us.com] christian louboutin sale [www.christian-louboutinshoes.us] coach outlet [www.coachfactoryoutlet-coachoutlet.us.com] ugg boots [www.uggboots-outlets.com.co] mulberry handbags [www.mulberryhandbags-uk.co.uk] coach outlet online [www.coachfactoryoutletmiami.us.com] ralph lauren outlet [www.poloralphlauren-uk.org.uk] cheap authentic nba jerseys [www.nba-jerseyscheap.us.com] cheap oakley sunglasses [www.oakley-sunglassesclearance.us.com] ray ban sunglasses on sale [www.raybansunglassesonsale90off.us.com] ralph lauren uk [www.ralphlaurenpolo-uk.org.uk] canada goose jackets [www.canadagooseoutletstores.com] coach outlet store online [www.coach-outletonlinecoachfactoryoutlet.us.com] michael kors outlet [www.michael-korsoutletofficial.us.com] michael kors outlet online [www.michael-korsoutletofficial.us.com] cheap jordans [www.airjordan.us.org] valentino shoes [www.valentino-outlet.us.com] polo outlet [www.polooutlet.us.org] michael kors outlet online [www.michael-korsoutletofficial.us.com] true religion outlet [www.truereligion-outletstore.us.com] prada outlet store [www.pradaoutletstore.us] christian louboutin shoes [www.christian-louboutinshoes.us] ugg outlet [www.uggsoutlet-clearance.in.net]阅览本评论的其余部份...


相关的链结
· 更多相关的
· 文章来源为 Anonymous


相关报道-- :
· 《东方龙》全集汇编完成,将正式出版
· 凤凰——图腾的产生与五彩的寓意 · 福建四座清真寺 · 川滇(滇川)公路为抗战作出巨大贡献 · 抚州商帮 · 北京粤东新馆与革命家 · 清真之国的枪与枪城
文章评分
平均分数: 0
投票: 0

请花一秒钟给这篇文章一个分数:

完美
非常好
好
一般
差

选项

 友善列印格式 友善列印格式




Copyright © 2011 www.huiguan.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会馆网 |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You can syndicate our news using the file backend.php or ultramode.txt

HuiGuan Copyright © 2007 by TT. 本页产生时间: 0.0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