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莅临参观! 欢迎【 免费注册为新会员 】 一般访客请将鼠标指针移动到〔主要选单〕即可显示下拉式选单,点选您要参观之选项,即可进入本站参观!会员请先登入。  
 帐 号  密 码
 
欢迎参观 中国会馆
站内搜寻
登入 | 注册 首页会馆新闻资料下载会馆文化会馆之家会馆政务会馆图片排行榜

当前位置: 首 页 >> 会馆专栏 >> 会馆原创

 会馆原创: 桃花娘子(续集)



桃花娘子

第三集

作者:西一


万思河记得很清楚,那天快近中午时分了,母亲还没有回来煮午饭,他一个人在家闲得无事,就想上山去摘些山桃来解馋。


这时节,正是山桃挂果成熟的季节。万思河上得山来,选了一棵挂果最多,果实最大,最红的山桃树,几下就爬上去。他选定了一个树杈,坐安稳了,才摘那些熟透了的山桃来痛快地吃了个够。

吃饱了山桃,他还坐在树杈上闭目养了好一阵子的神,这才慢慢溜下树来,准备回家。临走前,他又摘了满满的两大兜山桃,带回家去。


那一天,太阳红艳艳的,照得山里花儿朵儿,树儿藤儿,都涂上了一层阳光的色彩,映得人的心里暖洋洋的。

万思河心情大好,他对着大山,狂吼了几嗓子流行的歌曲。等山中回音渐渐散去了,他才慢慢地往山下走。


那一天也是鬼使神差,他回家的路途,本来不需要经过野狼坡的,他却偏要岔到那个山头去。

那个山坡名字虽叫野狼坡,却已经没有野狼出没了。但平日里,大家要是没有必要,是不会去那个山坡上的。因为那个山岭,虽没有野狼出没,却有比野狼更可怕的野猪出没。山里人谁都知道,野猪是一种出了名的执拗蠢畜生。那畜生,平日里不会主动进攻人类,但当它意识到人类对它形成威胁的时候,它就会发起进攻,而且只要它一发起进攻,那是相当可怕的。它会用它长长的鼻子和一对可怕的獠牙,不将对手置于死地,就绝不放弃。所以,在山里人之间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宁可与一群老虎斗,也不愿去惹毛一头成年野猪,特别是带仔的野猪。不过,那畜生,大白天的,是很少出来活动的,只有在早晨和傍晚,才会成群结队的出来觅食。


当万思河发现自己岔到了野狼坡,却又不想往回折返也是这个原因。他觉得现在已经近午,野猪早已躲进密林里,就是现在经过野狼坡,也没有关系,可以放心大胆地继续往前走。


万思河想虽然这样想,但心里还是挺忐忑的。特别在走进野狼坡,听到了前方有嘤嘤的哭声传来的时候,他更是毛骨悚然。停下了脚步,他细细地倾听,很显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声音离他不太远,就在前面那一片开得正旺的杜鹃花丛中。

万思河放慢脚步,悄悄地接近那哭声发出的地方。近了,他看到在一丛丛娇艳艳的杜鹃花丛中,一个玲珑姣好的身子正在起起伏伏地抽搐着,颤抖着,那嘤嘤的声音,就是从那个低伏着的身躯里发出来的。



一看到那个背影,万思河心头不由得一阵狂跳,前面那个哭泣的女人,不正是那个美冠群芳的桃花娘子吗?这个美丽狂放的女人,为什么会独自一人在这荒郊野地里痛哭呢?

看看她的身侧,横放着一大捧鲜艳的杜鹃花儿。看来,这女人是来这野狼坡采摘杜鹃花的。

这野狼坡,除了有让人闻风丧胆的野猪外,更多的还是那满山满岭的野杜鹃花。春天一到,杜鹃花就竞相开放,红的,紫的,粉的,各种颜色的杜鹃花在这儿都能找得到。不过,开的最好的,开得最多的还是红色的杜鹃花。那红艳艳的杜鹃花,真的像那伤心女子血泪凝成的,让人看了惊心。此时,堆放在桃花娘子身旁的杜鹃花儿,就是那种红得如血的。


不知怎么的,看着桃花娘子哭得如此伤心,万思河的心像被刀割似的疼。他还是个毛头小伙儿,还没有尝过男欢女爱的滋味。从前听别人说起桃花娘子的千般娇,万般好,他的心中也曾有过幻想,幻想着能有那么一天,自己也能将这个美艳的女人搂在怀中,哪怕什么也不干,心下也就满足了。今天,今天是不是老天爷眷顾,心愿就要实现了?

万思河看看四周,没见一个鬼影儿。他踟蹰了片刻,才慢慢靠近那个早已心仪了的女人身边。

女人并没有抬头,但哭声停了一会,不过也只是一小会儿,仍然继续伤心地哭着。万思河悄悄地坐在她的身边,静静地看着她,没有出声。过了好一会,他试探着伸出手去,轻轻地放在她的肩头上。那女人微微颤了一下,却没有了其他的动作。

万思河胆子大了些,手上加了一把劲,女人便靠在了他的怀里。

她停止了哭泣,在他的怀里,静靠了一会,才慢慢抬起身来。


她用泪眼,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半大男人。只见这个男人,长得清清秀秀,机机灵灵的,也许是第一次这样接近女人,他的脸上,还有一抹羞涩。此时,虽然他的全身上下都被局促,惶恐包围着,但他的眼睛里,却仍然充满着无法掩饰的渴望。

林青桃不由得破涕一笑。没成想到,那一笑,真如春花绽放,把个毛头小伙儿的一颗心都笑醉了,笑酥了。他猛地扑了上去,搂着那女人就是一阵猛啃,啃得那女人咯咯咯地乱笑,笑得如花枝乱颤。

这更诱得万思河欲火焚心,他干脆扯了那女人的衣服,脱了那女人的裤子,硬生生地上了……

女人似乎也正想找人发泄似的,她不仅不反抗,反而引领着这个雏儿,遍游那神秘的、令人痴狂的领地…….


一阵疯狂过后,他们双双瘫倒在草地上。

他们静静地躺着。林中小鸟的啁啾,坡下流水的淙淙,都衬托出了这个世界的静谧。头顶有白云飘过,一朵又一朵;清风送来花儿果儿的芳香,一阵又一阵。

他们有些醺醺然。



好久好久,万思河才从地上爬起来。他抬头望望头顶的太阳,太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偏西了,他推推身旁的女人,女人睁开了眼睛。

“饿了吗?快起来吧,我这儿有山桃呢,尝尝吧,挺好吃的。”

女人揉揉眼睛,眼睛还是红红的。她看看天,看看树,最后把目光定在万思河的身上。

万思河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别过脸去,到兜里去挑选山桃。他把一个最大,最红的山桃挑了出来,在身上用力地蹭了几蹭,才递给那女人。

女人接过山桃,狠命地咬了一口,满嘴的汁液,酸酸甜甜的。女人使劲地点着头,嘟嘟囔囔地说:“好吃……好吃,好久没吃到这么美味的东西了。在城里,哪有这么新鲜,这么美味的山桃吃啊……”

万思河痴痴地看着她,直到她吃完了那个桃子,他才举起衣袖,轻轻地擦拭去女人嘴角边的汁液:“你真美……”

女人看了他一眼,淡然地笑了笑。这种话,她听多了,没新意。

“走吧,时候不早了,回家去。”女人穿上衣服,缓缓地站起来,掸掸身上的草屑和泥土,转身就准备离去。


万思河赶紧拖住了她。她转过身来,询问地看着他。

“我们……我们…….”万思河嗫嚅着。

“我们怎么啦?”女人不解地问道。

“我……我们……我们刚才……刚才……”

那女人还是淡然一笑:“别往心里去,刚才……刚才只是各取所需,忘了吧。”

“不,我忘不了!我忘不了你!我要娶你!我要保护你!”万思河激动的狂叫着。


看着眼前这个半大小伙子,林青桃有些意外。她伸出手,轻轻地拍拍小伙子因激动而涨得通红的脸颊:“呵呵呵,小老弟,你还嫩了点呢。”

“你……你也没比我大多少!”万思河梗着脖子,强硬地说。

“可我的心老了……”女人疲倦地说。

“我……我会……我会让它年轻起来的!”万思河坚定地说。

女人看看他,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仍转过身去,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万思河气恼极了,他从兜里掏出山桃,狠狠地往林中掷去。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这赌气的一掷,却掷出了祸端。


秋哥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他又开了一听椰汁,咕嘟咕嘟一气喝完。在果盘里,他仍然挑了一颗巧克力,慢慢地剥去糖纸,放入嘴中,狠咬几口。

所有的人都没有出声,都在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下文。

这个秋哥倒还真沉得住气。他扫了一眼正在静待他下文的众人,然后傲慢地看着方辰,那神态似在告诉他:瞧,这地盘也不全是你的。

方辰明白那眼神里所包含的意思,他也看着秋哥,淡然一笑。

旁边大眼睛姑娘可沉不住气了,她催促道:“秋哥,到底惹出什么祸端来了,你倒是快说啊!”

东哥儿却没有催促,倒是还沉浸在另一个场景中:“这万思河,怎么就有这样的艳福呢?唉,这样的好处,怎不让我也碰上?”

“去!回去做你的白日梦去吧!秋哥,快往下说吧,出了什么祸事了?”大眼姑娘继续催促道。

秋哥摆出一副说书人的架势,将手中的空罐往桌面上一顿:“时候不早了,欲知后事,明日继续在此分解下回。”

“秋哥,没你这样吊人胃口的吧?”

“是啊,快些说吧,说完马上就走。”

“是啊,是啊,要不这一夜我就睡不着……”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无非是催秋哥继续讲下去。



秋哥掏出手机来看了看,抬起头来看着苗伟说:“今晚实在太晚了,阿伟家还有客人,我们得撤了。”

苗伟笑了笑,不置可否。

大眼睛姑娘有些不甘心:“好吧,你只说一句,当时那万思河掷山桃,会掷得出什么祸事啊?”

这时,苗秀妈妈站起来开口了:“山桃掷出去,惹怒了林中的野猪,野猪冲了出来了呗。”

姑娘扭过头来,吃惊地问道:“婶,你怎么知道的?”

苗秀妈妈淡淡地笑了笑:“谁都知道,那野狼坡上最让人害怕的就是野猪了。那畜生,谁惹了它,谁就倒霉。”

那姑娘难以置信,回头盯着秋哥求证:“秋哥,是这样吗?”

秋哥不得不点点头,承认道:“是这样。”

苗秀妈妈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野猪冲了出来,万思河不仅没有保护得了桃花娘子,他还吓得丢下她拔腿就跑,跑得比兔子还快呢。”

“怎么会有这种男人啊?刚刚还说要娶那女人,要保护那女人的,怎么只一个转身,就忘了自己的誓言呢?”那大眼姑娘愤愤不平地说。

“誓言那东西,说归说,做归做。”苗秀妈妈还是那淡淡的声音。


众人不再说话了。

方辰看了看还坐在矮凳上,拿着一根玉米棒子发呆的秦瑛,心中有说不出的苦涩。

“好了,今天就说到这儿吧,明天大伙儿再继续来听秋哥儿大摆龙门阵吧。”苗秀妈妈下逐客令了。

众人遗憾地站起来,陆续地从门背,从墙角处拿出预先带来火把,点燃了,然后与主人们打了一声招呼,三五成群地结伴离去了。


第四集


看着众人的火把出了山坳,又向四方散去后,苗家兄妹俩才转身回来。

李涛和方辰还坐在八仙桌旁,朱梦竹陪在秦瑛的身边,秦瑛继续剥离着手中的那一个玉米棒子。苗秀妈妈不在堂屋,估计是去了灶屋了,因为灶屋里亮起了灯。


方辰看看正低着头在专心剥玉米棒子的秦瑛,沉吟了片刻,便伏在苗秀的耳际嘀咕了几句。苗秀正在果盘里找糖吃,听了方辰的嘀咕,吃惊地抬起头来,看着方辰。方辰拍拍苗秀的肩膀,双手抱拳,满眼的祈求。苗秀不解地看了看他,但还是点了点头,来到了秦瑛的身边。她又像刚才那样,附在秦瑛的耳边嘀咕着。秦瑛还是摇了摇头。

朱梦竹发现他们的神色不对,忙问道:“苗秀,你在搞什么鬼?”

“谁搞鬼了?我只不过是帮别人传个话而已。”苗秀红着脸,嘟囔道。“真不知道方大哥搞什么鬼,既然这么急着约秦瑛姐,为什么不自己过来叫一声?难道他也知道瑛姐会拒绝他,不好意思当面约她?”

“苗秀——”秦瑛阻止道。

“好好好,我不说行了吧?我不管了,你们两人的事,你们自己解决。”苗秀赌气地说。

“秦老师,看样子,你与方先生早就认识的吧。”苗秀妈妈从灶屋里端了一簸箩煨红薯出来放在桌上,过来是准备叫秦瑛过去吃的,正巧听到苗秀的话,她故作漫不经心地问。


秦瑛的脸又一红,她猜想,一定是今天晚饭后,方辰想找她单独聊聊,被她没好气地拒绝了的情形,被苗秀妈看见了。别看苗秀妈病怏怏的,似老眼昏花的样子,可她心里一点也不糊涂,只看他们相处这么一会儿,她就明白了,这个方辰和秦瑛的关系不同一般,只是碍于面子,不好明白地问起。



“以前……以前,我们是大学里的同学……”秦瑛吞吞吐吐地说。

“什么?”朱梦竹吃惊地问道,“我怎么不知道呢?秦瑛,你怎么……你怎么不告诉我啊?”

“瑛姐也没告诉我,凭什么要告诉你?”苗秀毫不客气地反问。

“秦瑛不告诉你,你怎么会知道的?还要帮他们传话?传什么话?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话不能当面说?”朱梦竹气咻咻地说。

“我方大哥老在向我打听瑛姐,我当然不能白告诉他啊!我得让他用秘密来交换,呵呵呵呵,这不就知道了吗?”苗秀得意地说。

“苗秀,你都跟方辰说了些什么?”秦瑛焦急地说。她停止了搓揉玉米。

“我……”苗秀梗了梗脖子,才接着说,“我没跟他说什么,我只是把朱老师告诉李涛的,李涛又告诉我的事儿说了些。”

秦瑛瞪了朱梦竹一眼,朱梦竹有些心虚地缩了缩头:“我没跟李涛说什么啊。”

“你们这些孩子啊,心里就是放不下东西。”苗秀妈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谁的心里没藏着些不愿让外人知道的事儿呢?”

“方大哥也只是说他跟秦瑛姐姐是大学的同学,以前曾得罪过瑛姐。其他的,他什么也没说。不过啊,我看不只是这些哦,对吧,瑛姐?”苗秀才不管她母亲的那些话,照样捉狭地打听着。

秦瑛的脸更是热得难受,还好,她是背对着灯光,脸再红,也没人看到:“我们就是同学嘛……”

“嘿嘿嘿,瑛姐啊,我还是有些不信呢。”苗秀调皮地说。

“瑛姐,我信你!”朱梦竹却笃定地说。


苗秀妈妈笑眯眯地看着朱梦竹,突然,她像发现了一个重大的秘密,又细细地打量着朱梦竹,才有些惊异地说:“秦老师啊,你发现了没有?朱老师有些像那个方先生呢!”

苗秀听她妈妈这么一说,也细细地打量着朱梦竹:“是咧,姆妈,朱老师是有些像我方大哥呢!”

“胡说,我哪点像那个假洋鬼子?”朱梦竹听她母女这一嚷嚷,难以置信地摸摸自己的脸庞。“瑛姐,你说说看,像不像。”

秦瑛没有瞧他,朱梦竹到底像不像方辰,这个问题在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有了答案。现在,她只是淡淡地说:“他是他,你是你。”

“对,我是我,他是他。”朱梦竹赶紧附和着。

苗秀妈淡淡地笑了笑,摇了摇头,招呼道:“秦老师,别剥玉米了,我煨了红薯,你最爱吃的,我给你留着呢,刚才舍不得拿出来,现在才拿出来,过去吃吧。”

“婶,我剥了这一根就去吃。”秦瑛加快了速度,只几下,就把剩余的那一截玉米剥完了。


她揉了揉有些发疼了的手,站起身来,跟着苗秀妈妈来到八仙桌前。苗秀和朱梦竹也跟了过去。

苗秀妈挑了一个煨红薯,递给秦瑛。秦瑛接过,还是热乎乎的,她小心地把皮剥去,才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苗秀妈看着秦瑛吃得开心,也开心地笑了。她又招呼其他的人吃。

苗伟挑了一个,边剥皮边感慨地说:“我也是爱吃这煨红薯的,特香,可这几年想吃吃不到,可把我想苦了。”



苗秀撇撇嘴,还是在果盘里翻找,找了好一会,终于被她找到了一颗巧克力,她开心地笑了:“那红薯有什么好吃的,巧克力才好吃呢!还好,没让秋哥吃完。”

“阿姨,那秋哥讲的桃花娘子的事儿是不是真的啊?”朱梦竹拿了一个煨红薯,边剥皮边问。

“哪会是真的啊,那只不过是那男人编出来博你们一听的故事而已。”方辰没等苗秀妈回答,便抢着说了。此时,他正拿着一个红薯在把玩,看样子却没准备吃它。

苗秀妈正在剥一个红薯准备吃,听方辰这么说,她抬起了头,看着方辰,笑着说:“你还别这么说,那秋哥说的那一档子事,还确实是真的。”

“哪里会有这样的事啊!那桃花娘子要真的是如秋哥所讲的那样,人间的尤物似的女人,她的丈夫怎舍得杀她?还有,他先是与那个什么万思河发生了关系,怎么又会跟万思竹结的婚。万思竹和万思河是兄弟吧。兄夺弟之所爱,在国外,那么开放的环境里,也还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在国内,这么闭塞的环境里,哪里可能啊!”


尽管方辰说得一套一套的,苗秀妈妈还是淡定地笑着说:“就是在我们这样的环境里,它就真的出了这样的事情。而且那桃花坳离我们这儿也不过是二三十里地远近。”

“姆妈啊,你也知道桃花娘子这个人吗?我怎么没听说过呢?”苗秀不解地问。

“桃花娘子最风光的时候是十年前了,那时你还小,哪里会知道这种风流的事儿啊!桃花娘子结了婚以后,一直都是本本分分地生活,没闹出什么风流韵事来。特别是近几年,人们都快要把她给忘了。唉,没想到,隔了那么多年了,却又闹出了这样一场悲剧来。唉,什么都是命啊!孽缘孽债,该还的时候还是要还的啊!”苗秀妈妈无限感慨地说。


“妈,你就接着说完来听听吧,免得我们老把这事儿记在心上,睡也睡不安心。”苗伟也在一边搭腔了。看来,刚才他也在用心听秋哥讲故事了。

苗秀妈看着秦瑛,秦瑛马上明白过来:“婶,你别挂心我,我不累,能抵得住。其实,我也想知道呢。”

“你坐了一天的车了,怎会不累呢!”方辰看着秦瑛有些苍白的脸,担忧地说。

“坐车不累的,明天又不用上班,就算熬夜也无所谓。只是婶这身子骨,受得了吗?”

“呵呵,我这身子骨虽不硬朗,但却能熬夜呢。反正躺在床上也睡不着,睁着眼睛等天亮的也难受,给你们说说就给你们说说吧。”

“好好好,既然是这样,姆妈你就快说吧,我都等不及了。”

“其实,我也是那天在医疗室里听石医生的婆娘说起的。凑巧得很,石医生婆娘的娘家就是在青竹坡,而且与万家相距不远,所以,娘家里出了那么重大的事儿,她是能知道的。”苗秀的妈妈说着,三两下把手上的红薯吃掉。


李涛赶忙递上一块纸巾,老人冲着他笑了笑,接过纸巾,擦擦嘴,又擦擦手,才继续开腔。

“刚才秋哥讲了桃花娘子做姑娘时候的风光事儿,大致是真实的。那些个枝枝蔓蔓的细节如何,我就不得而知了,想来,秋哥儿也有些编造吧。”

说到这里,苗秀妈妈顿了一顿,叹了口气,继续道:“其实后来的事情也不复杂,万家老三被野猪吓得丢下桃花娘子,独自跑下山去,逃命了。那桃花娘子也被吓得花容失色,以为这次定是没命了。她一面逃,一面绝望地大呼救命,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定是万家老二路过,恰巧救了她。”秦瑛一面用纸巾擦着手,一面不经意地接过话头。



“你还真的说对了。那天万家老二万思竹上山砍毛竹,回来的路上听到了女人的呼救声,撂下毛竹,提着砍刀就循着呼救声赶来。正赶上野猪追上桃花娘子,要用大獠牙拱那女人呢。桃花娘子要是真的被野猪的獠牙拱中了要害,就别想活命了。那万思竹情急之下,也不顾那么多,他举起大砍刀,照着那野猪就砍。野猪负痛,丢了桃花娘子,转过身子来,就朝万思竹死命冲去……”

“怎么啦?万思竹死了?”苗秀紧张地问道。

“傻啊,万思竹要是被野猪拱死了,还能与桃花娘子结婚吗?之后还能杀死桃花娘子吗?”李涛嗔怪地说。

苗秀拍了拍前额:“哦,我是急糊涂了,倒忘了后来的事儿了。”

“那一战,万思竹是把那凶神恶煞的大野猪给活活地砍死了,可他也伤得不轻,特别是……特别是……”苗秀妈妈说到这儿,倒显得扭捏起来。

老人的这种不寻常的表情,倒让几个后辈觉得非常地奇怪。


第五集


大家都看着苗秀妈妈,老人显得更不自然,她嗫嚅半天“特别是……特别是……”却没能流利地说下去。

苗秀忍不住了,催促道:“姆妈,那万思竹到底伤得怎么样?伤在哪里了?你怎么不痛快地说出来啊?”

老人脸上泛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她抬眼看看眼前这几个年轻人,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憋足了劲,蹦了出来:“万思竹,那万思竹其他的伤倒没什么,关键是,那野猪的獠牙,把他的一个蛋蛋,一个蛋蛋给刺破了!”

大家都一愣,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她又开始结巴了:“就是那个……就是那个……”

还是苗伟反应过来了:“是不是那野猪,把万思竹的一只睾丸给刺破了?”

“对对对,就是那个,就是男人的那个。”苗秀妈终于透了一口气。

“啊?”所有的人都惊异出声,男生倒没什么,那两个女生却羞红了脸,特别是苗秀,她不由得娇嗔地冲着母亲撒娇:“妈啊,看你说什么啊……”


苗秀妈此时脸上已经没有羞涩之色了,有的,是一种凝重:“那凶神恶煞的野猪是被万思竹砍死了,桃花娘子也被救下了,可是万思竹也伤的不轻。他的身上,被野猪的獠牙刺得东一个洞,西一个洞的。还有野猪的长嘴,也把他拱得皮开肉绽,全身上下,难找得出几处完好的皮肉。当万思河被惊的魂魄安定下来以后,他才想到要叫上村里的人上山去救人。可是迟了点,当大家赶到的时候,万思竹已经昏死了过去。在他的身边,野猪却被他砍得稀烂。桃花娘子呢,也被吓得昏死过去。当时,那些上山救人的大老爷们,也被那个场景吓得不轻,大家都睁大了眼睛,看着那死猪和浑身是血,还压在野猪身上的万思竹,说不出半句话来。特别是万思河,更是吓得尿湿了裤子。过了好久,大伙儿才清醒过来,赶紧把万思竹和桃花娘子送往医院。桃花娘子的伤倒不碍事儿,只是些皮外伤。万思竹的伤却没那么容易医治,在医院里,他足足住了一个来月,才把命捡了回来。可是,男人最重要的那个东西,却失去了一个了。”

大家听得心惊胆寒,仿佛那血淋淋的场面,就摆在眼前,他们几乎是屏住呼吸来倾听的。



老人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会儿,看着孩子们都睁大眼睛看着自己,她叹了一口气,才接着往下说:“说起来,那桃花娘子倒还是一个有情有义,敢于担当的女子。她知道万思竹是为了救她,才弄成这副模样的,便毫不迟疑,坚持要嫁给万思竹。可万思竹生怕自己的东西没有用了,开始还拒绝,后来医生说了,那东西虽然少了一个,不过影响不会大的,他今后照样能生儿育女。万思竹听了,才答应了下来。”

听到这儿,大家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苗秀却蹙着眉头,万般不解地说:“既然万思竹和桃花娘子,是经历了这么一场生生死死的考验才走在一起的,按说,他们的感情应该是真实牢靠的。而且他们在一起,也经过十来年的婚姻生活的磨合,更应该是牢不可破的,可为什么还会发生后面杀妻的惨剧呢?”

苗秀妈妈瞪了苗秀一眼,嗔怪地说:“你这孩子,也忒性急了,你听我慢慢说下去嘛。”

“好好好,我不急了,让你慢慢道来。”苗秀调皮地伸了一下舌头,扮了个鬼脸,便不再吱声了。


苗秀妈妈叹了口气,又开始娓娓道来。

万思竹终于风风光光,得意洋洋地把这个八里十三乡最美的女人娶回了家。好些男人虽然不服气,觉得桃花娘子嫁给这个蔫不啦唧,半天不放个闷屁的万思竹实在是太憋屈了,那可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可是,不服气又能怎样?人家桃花娘子就是吵着嚷着要嫁给那蔫人,而且那蔫人曾那么不要命地救了桃花娘子的命,纵观这八里十三乡的男人们,谁有那个能耐?谁有那种勇气?别说这些个男人没逮着那个机会,就是逮着了那个机会的万思河,还不是在关键的时候,丢下人家桃花娘子,独自逃命去了?虽然后来也是因为他,桃花娘子和万思竹才让众乡亲救下山来的。可关键时刻啊,关键的时刻,男人怎么能丢下自己喜欢的女人,独自逃命呢?

万思竹与桃花娘子结婚,心里最不是滋味的当然就是万思河了。可万思河却不敢放一个屁!他心里有愧啊,他心里的愧疚,让他看着那曾经一度已经成为自己女人了的女人,眼睁睁地成了别人的新娘,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兄长!他没脸面对他们,于是,在他们要结婚之际,他背着包袱,离乡外出打工了。他这一去,就是八年。

八年里,万思竹和桃花娘子结了婚,生了孩子。孩子也渐渐长大了,万思竹却也背着行囊,抛妻别女,跟着村里的其他一些男人,外出打工了。


万思河用了八年的时间,平息了内心的愧疚不安和愤愤不平,重新回到了家乡。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再是那个青涩的毛头小伙了,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成熟健美的大男人了。只是这个时候的万思河,仍然还是光棍一条。


八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以前娇小姐似的桃花娘子,现在已经成了三十出头的半老徐娘了。但是当年的风采,仍没有从她的身上消退。也许是这几年,万思竹对她的照顾确实是不错吧,岁月的痕迹,几乎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什么印记,她还像八年前那样美艳无比。而且,比八年前更风韵,更成熟动人。不过,在她的眉眼间,万思河终还是发现了一样与过去不同的东西,那就是,在她的眉眼间添了些若隐若现的凛然不可侵犯的神色。大概就是这种神色,才让那一众因万思竹外出打工,又在企图窥视她的男人望而却步吧。



万家父母不知道这个最小的儿子常年出走,不愿回家是因为那个二媳妇儿。桃花娘子和万思河那天在野狼坡上的那件风流韵事,他们不说,村里也没有人知晓。那时候,乡亲们虽然也觉得奇怪,都在猜测,这万家老幺怎么会知道桃花娘子在野狼坡上遇上了野猪有了危险的。只不过,人们心中的那一点子疑惑,也被后来看到的那惨烈场面冲淡了,遗忘了。人们津津乐道的,不是他这个报信之人,而是那个勇战野猪,拿命救下美人儿的万思竹的光辉事迹了。


离开青竹坡八年后,这个报信之人回来了。看着眼前这个自己花了八年时间都无法忘怀的女人,还有女人身旁那个怯生生的,跟他有些挂相六七岁的女孩儿,万思河的眼睛有些许湿润。女人看着他,却是异常地淡定,仿佛从来没见过这个人似的,微微地点了点头,就进房里去了。小女孩儿却没有跟着母亲进去,仍然站在原地不动。

老母亲却搂着万思河,嗷嗷大哭。父亲也在一旁抹泪。那小小的秀气的姑娘,睁着一双如桃花娘子般美丽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不知为什么,万思河突然对这个小女孩儿有了一种无法言语的亲切感,仿佛那女孩儿就是自己的孩子般的亲切。

他挣脱母亲的搂抱,弯下腰去,伸手去捏了捏孩子粉嫩脸蛋儿。孩子开始还微微偏了一下脸蛋,到了后来,干脆任他抚摸捏揉,她不仅不怕眼前的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叔叔,而且只一会,就跟他熟稔起来了。


万思河回来不久,就知道了二哥已经把自己的山场、田地、果园全承包出去了,只留下几块菜地,还是两位老人在打理。万思竹这样做,很明显可以看出,那是不愿意累着自己的宝贝老婆。

桃花娘子整天无所事事,却天天早出晚归,而且连孩子都不愿理睬。万思河感到纳闷,这女人到底出去干什么。他忍不住了,便悄悄地去问老母亲。老母亲苦着个老脸,长叹了一口气说:“其实,秀儿妈嫁进这个家来后,还从没看见过她开心地大笑过。特别是你二哥出去打工了以后,她更是整个人都变了,家也不顾,孩子也不要,整天出去打牌赌钱消磨着光阴。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了啊……”

听了母亲的数落,万思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暗中注意上了那个女人。



第二天一早,桃花娘子起来随意吃了点饭,就离开家往外面走了。孩子是跟公公奶奶睡的,也由公公奶奶送去学校。

万思河尾随着桃花娘子,来到村东头的一家小商店里。这商店大概是近些年才新开的,万思河以前没见过。此时,在那里已经聚了好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从有些人的脸色神情来看,像是一夜未睡的样子。

桃花娘子径直走进商店的后面。万思河打量了一下地势,忙往较远处的菜园边绕到这商店的后面。他从一个窗户往里看,看到里面的空间还算宽敞。在那里,摆了三张桌子。万思河是内行的人,一看就知道,那三张都是赌桌。有一台麻将,有一台牌九,还有一台围着最多人的是在开宝字。


桃花娘子进了去,在三张桌前看了看。有男人在向她打招呼,她也不理睬,自顾自地在桌前巡视,大概是在作比较吧。最后,她选择了麻将,在麻将桌前坐了下来。

一个男人涎着脸,色迷迷地看着她,笑嘻嘻地说:“桃花啊,今天无论你输多少,都算是哥哥的,哥哥不要你付钱,你只要陪哥哥一个晚上就行啦。怎么样,这样划算吧?”

桃花娘子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寒声地骂道:“放你娘的狗屁!别说老娘还没输,就是输了,你也甭想挨老娘一根汗毛!”

那男人一听,也寒下了脸说:“你这个骚娘们儿,现在真的转了性子了,要为万思竹那蔫男人守活寡?好,你无情,我无义,咱们牌桌上见高低!我不让你输得叫爷爷,我就不姓熊!”

桃花娘子这时才抬起眼皮,瞥了他一眼,不屑地说:“熊万里,老娘不是被吓大的!”


未完待续


- 作者 -

西一,本名黄晨曦,广西桂林人,小学教师,文学爱好者。著有长篇小说《诱惑》《空巢》《一元二次爱:在轮回中找到你》《醉红》《倾城》《指尖上的伴侣》,还有一些短篇散见于文学网站上和出版丛书里,被评为精品文或是绝品文。



本文章来自 中国会馆http://huiguan.org.cn

这份报导的永久网址是: http://huiguan.org.cn/modules.php?name=HuiGuan&file=article&sid=3935


贴出者为 Anonymous    贴出时间为 2017-05-25 21:17:58
[ 选择新的主题 | 添加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相关分类文章相关主题文章
·桃花娘子
·春游农业公园感赋
·嘉鱼行
·红尘梦短
·贺全国汤氏商筹盛会
·汤氏家园变通途
·河南睢州汤氏祖坟立碑(复立),捐款人名单,目前捐款情况公布如下:
·桃花娘子
·春游农业公园感赋
·嘉鱼行
·红尘梦短
·贺全国汤氏商筹盛会

"贺全国汤氏商筹盛会"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1 项意见 | 搜寻讨论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Re: 桃花娘子(续集) (分数: 1)
由 WQ123 与 2017-07-04 17:22:58
(使用者资讯 | 寄出讯息)
baseball jerseys [www.cheapjerseys.us.org], polo ralph lauren outlet [www.polos-outlets.com], mcm handbags [www.mcmhandbags.com.co], oakley sunglasses cheap [www.oakleys-sunglasses.com.co], salvatore ferragamo [www.salvatore-ferragamos.com], levis outlet store [www.levisjeans.com.co], jerseys from china [www.jerseys-store.com], nike free run [www.nikefree5.net], oakley outlet online [www.oakleys-2017.in.net], ralph lauren outlet online [www.polos-ralphlauren.com.co], kanye west shoes [www.air-yeezys.com], suns jerseys [suns.nba-jersey.com], nfl azcardinals [azcardinals.nfljersey.us.com], burberry sale [www.burberry-outlets.org.uk], ralph lauren shirts [www.ralph-laurenpolos.co.uk], burberry outlet online [www.burberrys-outlet.in.net], nfl packers [packers.nfljersey.us.com], asics gel [www.asicsoutlet.net], nike huaraches [www.air-huaracheshoes.co.uk], barbour women jackets [www.barbours.us.com], oakley outlet [www.ok-em.com], christian louboutin [www.christian-louboutinshoes.in.net], ray ban outlet [www.rayban-sunglasses.co], timberland homme [www.timberlandspaschere.fr], coach bags [www.coach-factory.com.co], mbt shoes outlet [www.mbt-outlet.com], red bottoms [www.christianlouboutin-shoes.ca], ralph lauren black friday [ralphlauren.blackofriday.com], kate spade outlet online [www.kate-spades.com.co], swarovski [www.swarovski-online-shop.de], philipp plein clothes [www.philipp-plein.us.com], kevin durant shoeskobe bryant shoes [www.nba-shoes.com], replica watches [www.cheap-watches.in.net], nike.se [www.nike-skors.com.se], michael kors [www.michaelkors-canadaoutlet.ca], burberry outlet online [www.burberrybags.com.co], barbour

阅览本评论的其余部份...


相关的链结
· 更多相关的
· 文章来源为 Anonymous


相关报道-- :
· 《东方龙》全集汇编完成,将正式出版
· 福建四座清真寺 · 凤凰——图腾的产生与五彩的寓意 · 川滇(滇川)公路为抗战作出巨大贡献 · 抚州商帮 · 北京粤东新馆与革命家 · 清真之国的枪与枪城
文章评分
平均分数: 0
投票: 0

请花一秒钟给这篇文章一个分数:

完美
非常好
好
一般
差

选项

 友善列印格式 友善列印格式




Copyright © 2011 www.huiguan.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会馆网 |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You can syndicate our news using the file backend.php or ultramode.txt

HuiGuan Copyright © 2007 by TT. 本页产生时间: 0.0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