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莅临参观! 欢迎【 免费注册为新会员 】 一般访客请将鼠标指针移动到〔主要选单〕即可显示下拉式选单,点选您要参观之选项,即可进入本站参观!会员请先登入。  
 帐 号  密 码
 
欢迎参观 中国会馆
站内搜寻
登入 | 注册 首页会馆新闻资料下载会馆文化会馆之家会馆政务会馆图片排行榜

当前位置: 首 页 >> 会馆专栏 >> 会馆原创

 会馆原创: 桃花娘子



桃花娘子

作者:西一


01前篇


今天晚上,苗秀家仍然是高朋满座。

这一天到这儿来聚集的年轻人,比上两天来的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一群年轻人,有苗秀的朋友,有苗伟的朋友,还有的是苗秀苗伟朋友的朋友。他们也算是山里见过些许世面的人,他们有的是外出打工的,有的是外出求学的,现在是趁着国庆小长假,回家来休假探亲。就算是现在不在外面打工或是上学了,他们起码也是热心外面花花世界的人。


上两天,他们听说苗伟从国外回来了,都想来瞧瞧,看看出国这么多年的人,到底有什么不同了,却没想到,在这儿还遇到方辰这样一个有趣的人。

在他们的眼里,这个方辰,不仅平易近人,而且还风趣幽默。他没有一点那种什么“海龟”派假洋鬼子恶心人的臭酸溜味道儿,也没有从大城市里来的人那种不可一世,不近人情的臭毛病。这人,同老人,有同老人的话语,同年轻人,有同年轻的话语。人们都爱同他说话,也都喜欢听他说话。


他跟年轻人说起他在国外的有趣经历,新奇异常,有时候还会被他逗得哈哈大笑,甚至笑得前仰后合。到了后来,他们来苗秀家的目的不再是只为了来找苗秀苗伟玩儿了,他们来苗秀家却只是为了找方辰,听方辰摆龙门阵来了。


而且,你看看堂屋中间的那张八仙桌上,除了摆满了山里时下的山果野味外,还有许多他们从外面带回来的糖果饮料,有一些瓜果,是他们见都没见过的新奇东西。在这儿,他们不仅可以饱耳福,还能饱口福、眼福——那些水灵灵的大姑娘小媳妇的,平日里哪能聚得这么齐全呢——有了这些缘由,苗秀家岂能不高朋满座?


不过,自从来了个叫秦瑛的女人后,方辰的话语很明显地减少了,即便说那么几句,也没有前几日的风趣幽默了。


人们都发现,方辰的注意力,完全被那个叫秦瑛的女人吸引去了。人们还发现,那个平日里爱与方辰抬杠的朱梦竹朱老师,在这一夜里,也不愿意跟方辰抬杠了,他的注意力,也被那个叫秦瑛的女人吸引了过去。

更奇怪的是,他们还发现,方辰看秦瑛的目光里,不像那个朱老师那样,赤裸裸的爱意写满在上面,方辰的目光里,有时充满爱意,有时却满含怨恨,但更多的时候,他的目光是迷茫的,是不知所措的。

人们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怎么会对像秦瑛这样一个既不时尚,也不风骚的女人这么感兴趣。而且,那女人并没有给他好脸色看。


这一切,男人们倒没什么,只是意味深长地笑笑,便也就过去了,不再理会。倒是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的心下却有许多的不平。有些姑娘家,从苗秀处得知这个叫方辰的出色男人还是单身一族,她们是抱有许多幻想来的。



秦瑛没有与那帮大姑娘小媳妇在一起,挤在男人们中间,听他们神侃大山,她是与苗秀的母亲,坐在堂屋一角落的矮凳上,一面将玉米棒子上的玉米剥离,一面与老人闲聊。不过,那边人的话,她们也能听得实实在在。


朱梦竹也蹲在一边,有一把没一把地搓着玉米棒子。苗秀一会儿跑来与秦瑛聊几句,一会儿又凑到姐妹圈里嬉闹一回,全场的人就数她最是忙碌。


这次,苗秀又跑到秦瑛的跟前,附着她的耳朵悄悄地嘀咕了几句。秦瑛脸上一红,但马上就换上了愠色,轻轻地摇了摇头。

苗秀不解地看了看她,抬起头来,又看了看正向这边张望的方辰,也摇了摇头。

方辰失望地转过头去。


这时,一个大眼睛的小伙子涎着脸,笑嘻嘻地望着方辰问道:“方大哥,你说说看,是外国娘们儿火辣,还是我们中国的娘儿们火辣。”

身边一个姑娘“啐”了他一口:“呸,东哥儿,你总是扯些没正经的话题。”

那个被叫作东哥儿的小伙儿挺不服气地梗着脖子强辩:“这怎么算是没正经的话题了?你问问这些哥们儿,他们之中有谁不想知道这些YY的?”


那些男人们嘻嘻哈哈直乐呵,有的点头,有的做鬼脸,有性急的干脆不理睬那些娘们,帮方辰回答了:“这还用问,外国娘们,那股子骚劲儿,啧啧,我们这里的娘们有谁比得过?”

“你说的这么逼真,难不成你也尝过洋味儿?”

“嘿嘿,嘿嘿,我哪有那福气!不过没尝过也看过啊,你看那电视里,还有城市里的大街上,那些外国女人,只穿那一点点,还一个劲地扭啊扭的,男人的心都被她扭酥了,别说还要跟那样的女人上床……”

“是咧,上次我出去打工,就遇上了一个外国娘们,穿的那个少啊,连奶子都快蹦出来了,哈哈哈哈,看得我的眼睛都直了,哈喇子也噼啪往下掉。那娘们不仅不嗔怪我,还冲着我笑,那骚劲……啧啧,我全身软绵绵的,迈不动步子了。”

“瞧你那点子出息!只看看你就这个熊样子了,要是让你摸上一把,你下面不是要尿尿了?”

“切,只是从穿衣服的多少来判断女人是否够味儿太欠了一点吧?现在的女娃娃们,露的地方比遮的地方多多了去,哪就分什么中国女人外国女人了?”

“唉,你们不要再在这儿胡扯海吹争个没完没了了,你们这些土包子,充其量也只是眼睛体验了一把那些个山外女人,更别说的外国女人了,人家方大哥,啧啧,可是在外国好好的混了十来年,还跟外国娘儿们结过婚,他的切身体验才来得真切呢。现在你们都给我住嘴,听方大哥的。”


那个叫东哥儿的小伙子见众人不再言语,才转身冲着方辰涎着脸色迷迷地问道:“方大哥,您老见识多,还得您来现身说法,告诉我们,到底是外国娘儿们火辣够味儿,还是我们中国娘儿们那……嘿嘿…….”


方辰扭过头来,瞅瞅秦瑛,见她正低着头在搓玉米,根本不管他们,他才放低声音说:“外国娘们有外国娘们的风味,中国娘们有中国娘们的不同。”

“你这样讲,不就等于没说嘛。”东哥儿失望了,“依我看哪,中国娘们,就是不如外国娘们够味儿!”

“东哥儿,你别这么说。外国娘们儿只辣在外皮,中国娘们儿要辣就辣在骨子里,那些浅表的辣,中国娘们不屑!”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听了东哥的话,不以为然地说。

“中国女人放不开,总是假装正经的,没味儿!”

“东哥儿你找死啊!”

“你他娘的才假正经!”

“你这死东哥,你喜欢那些外国骚娘们儿,就去找外国娘们儿上床,别整天围着我们这些中国娘们直转悠!还有,你有本事就去讨个外国娘们,不准你上中国女人的床!”

……

东哥儿的一句话,把一众女人惹恼,她们又是骂,又是打的,推推搡搡,弄得东哥儿直叫救命,可谁也不理他,直到他认错道歉还有求饶为止。


“我说我们这儿的女人辣到了骨子里,不是随便说说的,是有根据的哦。”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见众人安静下来了,才继续说。

“秋哥你说说看,我们这里的娘们儿怎么个辣法。我就知道,你老哥开了个商店,什么新奇的话题都能听得到,你就说来听听吧。”东哥儿见那男人如此反复地提这事儿,定是又有好听的故事要讲了,他忍不住催促道。



秋哥见大家都盯着他看,这下终于成主角了!他心下虽然十分得意,却不露声色。只见他不紧不慢地挑了一颗巧克力糖,有板有眼地剥去糖纸,缓缓地放进嘴里,用力地嚼了几下,咽下,又开了一听椰子汁,咕咚咕咚地灌了几口,抹抹嘴,才扫了大家一眼,慢条斯理地问道:“桃花坳上的桃花娘子,你们听说过么?”

“听说过,听说过,那是一个极标致极会来事儿的娘儿们,那小脸蛋,那大奶子,啧啧……八里十三乡都难找。听说垂涎她的美色的男人排成了长龙,可要想真正在她那儿占点便宜得点好,跟她有一腿子却难。不怕大伙儿笑话,有好几次,我也想去见识见识,可就是无缘见上一面。”东哥儿砸吧着嘴,色迷迷地说。

“见不着了,要见,到阎王爷那里见吧。”秋哥淡淡地说。

“怎么回事?难不成得了什么急病,死了?”一个快嘴的女人抢着问。“这下可好了,男人们不用再为她拼命了。”

“桃花娘子是死了,不过,不是病死的,是被她的男人杀死的。”秋哥还是淡淡地说。


这一下,旁边的人却淡定不了了,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这么个人间尤物,怎下得了那个辣手啊!这不是真正的辣手摧花吗?”

“我还没尝到那样的滋味呢……可惜了……可惜了……”

“那女人,那女人犯了什么天条?犯得着被杀死吗?”

“不用猜,定是那女人做下让人不齿的事了,要不,她男人怎舍得杀她?”方辰身边的一个长着一对水灵灵大眼睛的姑娘大声地说。


众人都点点头,之后又摇摇头,再之后,就是将目光又都集中在那个秋哥身上,以求证实。


“唉,也怪不得那女人,要怪,也得怪那男人。”秋哥有些幽怨地说。

“此话怎讲?”许久没吱声的苗秀的男友李涛,此时搭腔了。

“是怪那男人太残忍了吧?”那姑娘没等秋哥回答李涛,便抢着说。

“非也……非也……”那个叫秋哥的男人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地孔乙己了一回,然后又睁开眼睛,瞅了瞅李涛,淡淡地问他:“我问你,如果你同苗家妹子结了婚,就丢下她出去打工,不管她了,让这么漂亮的女人,领着个孩子在家,周围还围着一大群虎视眈眈的男人,这,你放心得下吗?”

“放心啊,只要苗秀坚定,再多的男人围着她又怎样?”

“兄弟啊,男人有七情六欲,女人同样也有的呢!何况那是桃花娘子!”秋哥不以为然地说。

“别闲扯了,秋哥你倒是快些说啊!吊人家的胃口,也不是这样个吊法的吧!”东哥儿不满地说。

秋哥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说:“好吧,就给你们说说原委。”

秋哥咳嗽一声,便不再耽搁,娓娓地讲起了桃花娘子的故事来了。



桃花娘子(续)

桃花娘子本名叫林青桃,是这八里十三乡中的最有名的美人儿。十五六岁上,就出落得如一朵鲜艳艳的桃花儿一般,惹得那野蜂浪蝶,围着她狂转乱飞。每天晚上,在她的木楼下面,都围满了小伙子,大男人的。他们都想用火辣辣的山歌,打动这个他们心目中的美丽的女神。


只可惜了,他们火辣辣的山歌,没有打动林青桃的芳心,却撩拨着了其她怀春女人的荡漾春心。那些怀春的女人们,听着那些不是为自己而唱的情歌,听着听着,就不由得身软心荡,难以自己了。她们有的是误以为那些情歌,是唱给自己听的,一时之间,把持不住自己,投身于唱歌男人的怀抱里,畅快一回。


男人得了这到嘴边的便宜,岂能不占!

激情过后,她们才明白过来,那些个情歌儿,不是为她们唱起的,那些惹火的情歌,是为一个叫做林青桃的女子唱起的。


于是,那些女人们熄了激情,添了妒恨,恨爹妈没给自己如桃花娘子般的粉嫩娇颜,恨爹妈没生自己桃花娘子般的玲珑身段。恨完了这些,这些娘儿们又恨上了那个惹得男人们为她疯狂的林青桃。


林青桃倒是很淡定,别人爱也好,别人恨也罢,似乎这些都与她无关,她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她向往的,不是像其他女人那样,在这个山里旮旯找个男人,嫁了,生儿育女,跟着那男人过一辈子就算了。她向往的是外面的花花世界,她要到外面的花花世界里,过着痛痛快快的,与山里人过的不一样的生活。


可是,她不是读书的那块料,初中毕业,连高中都没有考上,一个山里娃,想通过读书上大学走出大山去的这条路没有走通,她只好在家里静待机会,等着那个能带她走出这大山旮旯的命中男人。


林青桃有了这个心愿,那些个山里男人,又怎能轻易打动得了她呢!

桃花娘子十八岁那年,机会终于来了。

那一天,城里来了一个收山货的年轻男人,巧的是,那男人就将收购的地点定在了林青桃的家中。


无论是山里男人还是城市里的男人,在看到美丽女人时的心思是一样一样的:惊艳、艳羡、希望拥有、想办法占为己有……这个城里来的男人也没有逃脱这个窠臼。

在第一眼看到林春桃的时候,他惊为天人,睁大了那双有些浑浊但却仍还是挺漂亮的眼睛,呆呆地盯着这个已如熟透了,正等待攀摘的春桃似的女子,一瞬不瞬。



林青桃看着这个男人,心头也狂跳不已。看来,这缘分,就是来的如此突然,如此不近人情。这让那些整夜整夜地围着她的小木楼大唱情歌的男人们,不由得不气结——那个外来的小伙子,只那么的一眼,就勾去了这八里十三乡中的有名的美人儿的心!可是,气结又能怎样,人家姑娘就买那种男人的账,气也没辙!


从此后,姑娘的木楼上,有了一个年轻男人的身影,而且那高大粗犷的身影,经常与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重叠着,开合着……那些个重重叠叠,开开合合的身影,让那些悄悄躲在木楼下面偷窥的男人们的身体内起了很大的变化。在他们的身体内,有一种热热的,辣辣的东西潜入进了他们的血液里,让他们的血脉贲张,难以自持……

一阵无望地空泄,让偷窥的男人们萎顿在地。一阵轻微地松弛之后,便是一丝丝的羞愧,从心底泛出,他们低下了有些红晕了的脸庞。


他们抬头看了看天空,湛蓝湛蓝的天空上,月亮已经羞红了脸,早已钻进云层里去了,偷眼瞧瞧四周,四周黑黢黢的,你看不见我,我看不见你。于是,他们放下心来,在夜色的掩盖下,没有谁能看得清楚他们刚才的所为。他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抬起了头,又妒又恨又无奈地看了一眼木楼上的两条身影,悻悻地走了。


一个月以后,城里男人收够了他要收购的山货,便返回城里了。林青桃不顾父母的反对,也随着那男人进了城,过起了城里人的生活。

从此以后,这八里十三乡再也没看到过那个艳如春桃的女人的身影了。男人们开始还在津津有味地谈论着那个漂亮的女人的一切,后来,这样的谈论少了,淡了,没有了。他们转过身去,又开始追逐别的女人,别的姑娘了。

那些被林青桃的美艳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大姑娘小媳妇,现在松了一口气,她们终于能挺直了腰,扬起了头,在男人们的面前趾高气扬地走过来,走过去了,而男人们也再不拿她们跟那个叫林青桃的女子相比较了。


男人们啊,就是一群善于忘记的雄性动物。

当然,这些女人们也很会做,她们在趾高气昂地从男人们面前走过的时候,也会不失时宜地向男人们回眸一笑,魅惑魅惑那些男人们,让男人们对她们心存念想。


于是,这乡村,在没有桃花娘子的日子里,继续慢慢地前行着。

在人们渐渐忘记了那个美丽的姑娘的时候,那姑娘却又回来了,历时三年。这三年的时间,让一个清纯的姑娘,变成了一个美艳热辣的成熟妇人。三年的时间,林青桃在外面的世界里到底遭遇过什么,她闭口不谈,村人也就无从知晓。

有人看到,她回来后,那城里男人还来过两次,是来求她看在女儿的份上,跟他回去的。可是每一次,她都对那男人拳打脚踢,边哭边骂。第二次来,这个林青桃不仅连打带哭,还恶狠狠地骂出了更绝情的话:“滚你的妈蛋吧!你说的好听,是为了女儿,你还不是想用老娘的身子去为你赚钱!你也不想想,你用了那钱,嫌不嫌脏啊,亏不亏心哪!你也有老婆儿女,大姐老妹的,你何不让她们去,让她们去为你赚那些肮脏的昧心钱?……还说什么赚够了钱就娶我!我呸!再多的钱,也满足不了你那贪心!我等了你三年,你跟我说过的哪一句话兑现了?……你快给我滚吧,你的甜言蜜语老娘听腻味了!……你滚不滚,再不滚,我就拿猎枪来轰死你,再拖你的尸首去喂野狼!你这肮脏的臭人,连狼都不愿啃的……还不给老娘滚,滚回你的破城市里!滚!给我滚……”

男人看着气得变了形的那张凶狠的脸,再也说不出话来,只得仓皇而逃。

从此,他再也不敢来。



偷听了她这话的人,悄悄地跟亲朋好友说了,亲朋好友,又跟他们的亲朋好友说了,于是,林青桃的事,又在这八里十三乡引起了轰动。人们不禁在想:那个城里的男人,已经有了老婆仔女,那时在这里却扮成一个未婚的小伙子,目的是为了骗取这个单纯的林春桃的好感和信任,以达到他占有这个八里十三乡最美女子的目的。也许,那个时候,这个男人的目的就不仅仅是为了占有这个女子了,他还要从她的身上,得到更多的东西。

于是,人们便猜测开了:这个林青桃,是不是被那城里男人骗到城里,强迫她去接了客,卖了身子了?或者是,诱骗她去为他买毒贩毒去了?男人原来是有老婆的人了,却还是将这个八里十三乡最美的姑娘骗了去,却不将她珍惜,三年了,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却还没娶她为妻,给她一个名分,这样的男人,就该将他阉割了!


猜到这些情形后,淳朴的山里人,没有轻视这个可怜的女人,他们除了对林青桃美貌仍然垂涎外,还对她的遭遇,多了一份同情。现在,她已经不再是姑娘了,而是一个妇人,是一个生育过了的娘子了,是一个像红艳艳的桃花般的娘子了,于是,有人就开始叫她桃花娘子。

桃花娘子,对景对人,叫着叫着,便就传开了,到了后来,人们只知道桃花坳上有个桃花娘子,没人知道桃花坳上有个林青桃。


桃花娘子这次回来,已经没有过去的矜持和羞涩了,她变得豪爽,大方,甚至是泼辣。男人们对她的调侃、挑逗,她不仅不去避讳,她还大大咧咧地跟男人们打情骂俏,逗乐取笑,把那些个男人们,撩拨得心痒难熬,她却哈哈哈一乐,拔腿就走。

不过,有时看着对胃口,对眼缘的男人,也会让他去陪上她一宿半宿的。这更让那些男人们为她疯狂为她癫,他们都企盼着,自己也有那么一天,能对得上这桃花娘子的胃口,让她招了去,享受享受死在石榴裙下,桃花坞内的滋味儿。


桃花娘子回来尽情地玩乐了一年,一年之后,她开始收心了。她选择了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嫁了。

这老实巴交的男人,就是青竹坡村的万思竹。

万思竹是一个实诚诚的人,在家里排行老二。他上有哥,下有弟。哥哥成了家,早就分出去单过了。弟弟万思河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也没有出去打工,在家里闲呆着。有时候,也跟着镇上的建筑队,出去揽揽活儿,挣几个零花钱。田地里的农活儿,还有山林里的种树修枝种山货这一类的活儿,他更是不沾边,全甩给了还算硬朗的父母和那个老实巴交的二哥干了。他乐得东游西荡的,好不逍遥快活。



万思竹这个老实巴交的小伙子,怎么就能力排众男,俘获这个八里十三乡漂亮女人的芳心,并能够排排场场地将她娶回家来的呢?

众人不知,可万思竹的幺兄弟万思河却是心知肚明的。



本文章来自 中国会馆http://huiguan.org.cn

这份报导的永久网址是: http://huiguan.org.cn/modules.php?name=HuiGuan&file=article&sid=3933


贴出者为 Anonymous    贴出时间为 2017-05-11 21:32:47
[ 选择新的主题 | 添加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相关分类文章相关主题文章
·春游农业公园感赋
·嘉鱼行
·红尘梦短
·贺全国汤氏商筹盛会
·汤氏家园变通途
·世界汤氏家园庆祝三八妇女节诗词
·春游农业公园感赋
·嘉鱼行
·红尘梦短
·贺全国汤氏商筹盛会
·汤氏家园变通途
·世界汤氏家园庆祝三八妇女节诗词

"世界汤氏家园庆祝三八妇女节诗词"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1 项意见 | 搜寻讨论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Re: 桃花娘子 (分数: 1)
由 WQ123 与 2017-07-04 17:23:01
(使用者资讯 | 寄出讯息)
baseball jerseys [www.cheapjerseys.us.org], polo ralph lauren outlet [www.polos-outlets.com], mcm handbags [www.mcmhandbags.com.co], oakley sunglasses cheap [www.oakleys-sunglasses.com.co], salvatore ferragamo [www.salvatore-ferragamos.com], levis outlet store [www.levisjeans.com.co], jerseys from china [www.jerseys-store.com], nike free run [www.nikefree5.net], oakley outlet online [www.oakleys-2017.in.net], ralph lauren outlet online [www.polos-ralphlauren.com.co], kanye west shoes [www.air-yeezys.com], suns jerseys [suns.nba-jersey.com], nfl azcardinals [azcardinals.nfljersey.us.com], burberry sale [www.burberry-outlets.org.uk], ralph lauren shirts [www.ralph-laurenpolos.co.uk], burberry outlet online [www.burberrys-outlet.in.net], nfl packers [packers.nfljersey.us.com], asics gel [www.asicsoutlet.net], nike huaraches [www.air-huaracheshoes.co.uk], barbour women jackets [www.barbours.us.com], oakley outlet [www.ok-em.com], christian louboutin [www.christian-louboutinshoes.in.net], ray ban outlet [www.rayban-sunglasses.co], timberland homme [www.timberlandspaschere.fr], coach bags [www.coach-factory.com.co], mbt shoes outlet [www.mbt-outlet.com], red bottoms [www.christianlouboutin-shoes.ca], ralph lauren black friday [ralphlauren.blackofriday.com], kate spade outlet online [www.kate-spades.com.co], swarovski [www.swarovski-online-shop.de], philipp plein clothes [www.philipp-plein.us.com], kevin durant shoeskobe bryant shoes [www.nba-shoes.com], replica watches [www.cheap-watches.in.net], nike.se [www.nike-skors.com.se], michael kors [www.michaelkors-canadaoutlet.ca], burberry outlet online [www.burberrybags.com.co], barbour

阅览本评论的其余部份...


相关的链结
· 更多相关的
· 文章来源为 Anonymous


相关报道-- :
· 《东方龙》全集汇编完成,将正式出版
· 福建四座清真寺 · 凤凰——图腾的产生与五彩的寓意 · 川滇(滇川)公路为抗战作出巨大贡献 · 抚州商帮 · 北京粤东新馆与革命家 · 清真之国的枪与枪城
文章评分
平均分数: 0
投票: 0

请花一秒钟给这篇文章一个分数:

完美
非常好
好
一般
差

选项

 友善列印格式 友善列印格式




Copyright © 2011 www.huiguan.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会馆网 |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You can syndicate our news using the file backend.php or ultramode.txt

HuiGuan Copyright © 2007 by TT. 本页产生时间: 0.06 秒